杂食向。小透明。瞬遥亲妈,沉迷全职。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瞬遥】橘

在lof上放文总有各种意义上的时间差orz

一年前的旧文。因为习惯瞬遥根据设定会改变姓氏,比如PM世界观不变的话,遥遥的姓还是千里,但瞬瞬会根据不同文里设定的不同换一个姓;如果是更换世界观的同人,一般两个人都会换一下姓氏这样。

这一篇文比较正统地探讨了一下瞬遥两人的关系,以及遥的成长

文笔不足。

略微OOC。

感谢食用。


01

又一次被人问到“你们没有一起旅行吗”了呢。结束通话后,盯着手腕上实况转播器瞬间暗下来的屏幕,耳边还残余着朋友语气上扬的疑问句尾音,千里遥轻轻叹了口气,同时瞄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十八时二十三分。她再次把随身携带的地图平摊开来研究,如果按刚刚问路得来的路线走的话,应该还能在天黑前走出这个森林。

夏季的白天很长,时间不早,太阳却还懒洋洋地赖在天空一角。阳光已经失去中午时那股火辣辣的狠劲,却依然有足够的穿透力直直地刺过葱葱茏茏的树林,在干燥的土地上、小路上、她的地图上、手臂上留下光影斑驳若干,只是已变成温柔的橘黄色。大抵到了盛夏,快速拔高的气温之下所有地区的景观都大同小异,千里遥忽然有一瞬间联想起自己在丰缘旅行时的场景。与伙伴们一起旅行,陆陆续续地与很多人相遇,往往挥手别离的时刻就是在这样夕阳西下的背景之下,但那时甚少因为一层天幕的渲染去更加在意离别本身,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感伤之情。

而现在,她正独身一人位于一个偌大的森林,独身一人看着红色渐渐蔓延开来的天空,后知后觉地想起合众地区连森林里的树木和精灵种类都跟遥远的其他地区的有所区分,想起自己甚至是独身一人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当意识到在赶路时想得太多就意味着泄气,也意味着她可能将错过终点处七宝市的豪华千层面时,千里遥默默收起地图大步迈开步子,手指轻抚过地图上的标识,合众·矢车森林,不忘给自己说了句“加油”。

 

02

十六岁的少女,有着标致的容貌和出色的舞台表现力,华丽舞台上她与精心培育的精灵们一同表演与对战、在镁光灯下闪闪发光的模样成为观众心中一个美丽的记忆点,因而她拥有了“丰缘舞姬”的美誉,并作为一个有一定资历的协调训练家得到了认可。但舞台下的少女,在她的旅伴和协调训练家朋友们看来,则更是一个让人操心的家伙,舞台上明明很灵活,私下忙活料理时却总是笨手笨脚,虽然旅行的时间挺长,但认路的水平却没怎么提高。生活中这样的少女,也有人给予了称号,名曰“不华丽小姐”。

自从千里遥自行前往合众以来,对她的朋友们来说,不时接到她迷路或者烦恼菜谱时打来的求助电话也算是家常便饭。严格意义上说,完全独自一人到一个地区独自旅行,对遥而言还是第一次,所谓的“独自一人”,不但指一个人旅行,更是指没有熟悉的劲敌,没有纱织哈利若莱,也没有瞬。

知悉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大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往往避免不了一个略带惊讶的疑问句。就在不久前,立花瞬与千里遥这对养眼又强大的年轻协调训练家情侣的恋情曝光,让训练师界的新闻热度摆出了冲击娱乐新闻的架势。回忆起两人从丰缘地区的华丽大赛开始,便一直是在同一个地区的比赛中露脸,大家也就默认了之后他们依然会一同征战卡洛斯地区的比赛——没准还会一起旅行。

总的来说,遥的性格决定了她并不是一个适合独自旅行的人,大大咧咧的性格放在男孩子的身上关系不大,但女孩一个人出门在外就多了安全上的担忧。与此同时,她的性格也让她更容易交到朋友,就像在丰缘、关都以及城都等地,她的旅行时光大部分都是跟恰逢的旅伴一同度过的。

而事实是,瞬选择了卡洛斯地区,而遥单独选择了合众地区。至于原因,应该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了。

 

03

一个人的旅行意味着什么呢?在这样的行程中,千里遥也多次问过自己。不是追求不受拘束的自由自在,也不是为了逃避什么。就像在一个傍晚的森林里,身边有渐渐西沉的红到了极致的太阳,有永远在土地上挺立着的一棵棵树木,有随风成群飘游的木棉球,有衔着食物归巢的波波鸽,还有成群巡逻的阳阳玛,但只有她大步朝着森林出口的方向前进,为在天黑前横穿森林努力着。

这是一个热闹却空旷的森林,植物很多,精灵很多,而行人很少。

所谓一个人的旅行,大概就是这样吧。眼前的小路慢慢被夕阳染成橘红,前后都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只有她,沿着自己的方向,走向自己的目标。

她的心中一直也是有着这样一条小路的。每次认识新的朋友,遇到新的同伴,他们就出现在这条小路上,会陪她走过一段距离。从前她还不知道这条小路通向何方,直到观看了惠美小姐与她的狩猎凤蝶的那场华丽大赛,她隐隐约约感受到了目标的方向,而在与瞬相遇后,这个方向变得越来越具体,到她发现的时候,少年的身影已经定格在她的前方,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既是咫尺,也是天涯。瞬对她而言是一个方向,这既能带来使人满足的安心感,也能让人因为这艰难的距离而坐立不安。在城都,在神奥,瞬两次问鼎奖杯,她则位于亚军,确实心服口服,但那一步之遥总像一道越来越深的分界线。当她抛开感情,审视瞬在她心中的地位,劲敌的纽带关系,不知从何时起,渐渐附上了一种依赖。

她或许过分依赖瞬的认可了。

这并非出自对少年的质疑,而是属于她的瓶颈。前期属于目标的事物,可能却恰恰是后期的障碍,看似矛盾但确实如此。追上一个人很难,但要跨越一个你并未想过要超越的人的障碍,更难。

瞬并非没有提出过一起旅行的提议,虽然方式十分含蓄,天知道他每次看到遥不敢恭维的料理水平和方向感的时候皱了多少次眉头。

但这次,千里遥很认真的思考了,然后说:“我想一个人,去合众。”

在说到“一个人”这个词时,她咬重了力度。她多少次没有碰触这个选项了呢。但这次必须是一个人。有些路,她只能一个人走过去。

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是瞬的意料之外还是设想之中,瞬略微顿了一下,但遥还没有开始解释,他已经轻声回答:“嗯,去吧。”

遥是知道的,不论是意料之外还是设想之中,瞬都会给予她的决定尊重与支持。

她不想流露出太多的遗憾和伤感,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眼神,声音带着斩钉截铁的意味:“我会加油的。”

 

橘色的天幕沉淀成红,渐渐融入了从天空另一角蔓延开来的灰蓝色中,路旁的植被逐渐稀疏,终于在连她服饰的颜色也开始难以辨认的时候,她看到了不远处城市的光亮。

 

04

那是神奥地区的华丽庆典落幕之际,作为年仅十六岁已夺得第二个缎带奖杯的天才协调训练家,立花瞬自然风头无两。再加上他与位居亚军的丰缘少女千里遥从劲敌成功晋升恋爱关系的消息被适时曝光,记者们怀着莫大的热情,纷纷摩拳擦掌,攥着手里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问题的纸条,对少年展开围追堵截。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只可惜他们围追堵截的对象是立花瞬,一个出了名不热心于采访的人。

华丽庆典闭幕后几天后记者们的采访浪潮总算消退,有趣的是电视机上还滚动回放着当时的比赛场景,连带各种采访镜头。

于是千里遥就饶有趣味地在目睹在这些镜头下瞬一次次简单回答两句或者直接花式躲避采访的景象,然后突然发现一个感兴趣的问题。

“据说瞬先生您跟遥小姐认识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那么可否说下您对她的第一印象,以及是被她什么地方吸引的呢?”

……

不出所料,屏幕里的瞬只是弯弯嘴角露出滴水不漏的笑容,然后摆了摆手表示离开。

“不华丽小姐,你那时候还是像太阳一样的红色物体。”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好像知道她好奇答案一样,自顾自地答起了问题,“一身红色的装束,毛毛躁躁的,虽然实力很弱但热情却旺盛。”

“谢谢夸奖。”习惯了瞬这种不客气的说话方式,遥已经练就了一对自动听取赞美的耳朵,“那形容一下现在的我?”

瞬像是很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她的装束,然后说:“橘色。”

“……”

遥只当他在敷衍,瞪了他一眼,目光转回电视,瞬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当他站在台上在镁光灯下接过缎带奖杯时,台下人群熙熙攘攘,他却轻松锁定了她的位置。她喜欢站在舞台右侧的角落,头顶柔和的橘黄色灯光照亮她的面容,她跟大家一样开心地鼓掌,眼里依然装着一丝落寞和迷茫,但到最后她眼里所有的情绪,总会被糅进坚定的光彩里,就这样默默的,闪耀但不刺眼。

目睹她的成长,看她变得越来越强大,这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抚慰。

她总会走出,更适合她自己的道路。

 

05

遥收到了瞬返寄回来的明信片。

这是她在合众刚开始旅行时寄过去的,不知道为什么又会通过乔伊小姐辗转回自己手里。里面只写了寥寥几句话,还是向他说明了此行的目的。

“不知从何时起,我好像已经习惯了跟随在瞬的身后。但我想做到的不仅仅是这样,不是寸步不离地跟随,而是到哪一天,我可以强大到与你并肩而立,就像……就像……嗯,我会努力的。”

遥盯着两个被草草划掉的两个“就像……”的句子,吐了吐舌头,写的时候是直接把心里所想的话倒了出来,却苦于一时词穷举不出例子。

视线却随着另一个笔迹画出的箭头下移,在她写的几句话之下,他替她添了一个例子。

“就像,橡树和木棉[i]。”

笔迹苍劲有力。

 

如果瞬对她的第一印象是一抹红色的话,那么她对瞬的印象呢?

一道碧绿。

绿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骄傲并有足以作为骄傲资本的强大,像张扬地生长着的某种植物,也能让她联想起她曾迷路过的森林。他们都一样难以招架,在各种意义上。

后来呢?后来,是一次次的相遇与离别。每次见到他,总会不由得回忆起上一次离别时的场景,比如他在黄昏中给获得缎带的她掷来一朵玫瑰,比如在夕阳下的一场谈话的最后说打算去城都地方挑战华丽大赛。每一次回忆,都让她很认真地思考,这次见面能不能自豪地对他说我又成长了。

记得她前往城都地区时,由于初次独自旅行,又紧张又兴奋,在搭乘的夜班轮船上翻来覆去也难以入睡,于是走到甲板上打发时间。海上笼罩着淡淡的海雾,视野之内皆是朦胧,唯有象征城都地区所在的光辉灯塔橘色的光芒穿透了夜色和雾,从远处直直映入她的眼眸,那一刻她想起了瞬,少年苍绿色的身影与这道光芒重叠。

重叠了,绿色和橘色,很多很多的回忆,以及她所面对的未来。

 

06

卡洛斯地区,清晨,瞬在与精灵们做完特训后返回神奇宝贝中心。

乔伊小姐在柜台处叫住他,然后向他递来一张明信片。

依旧没有标明寄信人,依旧是合众的邮戳,依旧是秀气却潦草的字迹,依旧是寥寥几句话,他依旧很清楚这是谁寄来的。

“等到哪一天,我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我想跟你一起旅行。”

他轻轻地笑了,轻声呢喃:“那么,我很期待。”

大抵所有地区的清晨都是大同小异的。朝阳的光芒渲染了一边的天空,静静宣告着,从夜晚到清晨的一场跨越。

他没有告诉她,他喜欢橘色。喜欢像她一样的,闪耀却不耀眼的,温暖的色调。

不过以后,她总会知道的吧。

 

 

END.


[i] 橡树与木棉,语出舒婷《致橡树》。


June
11
2017
 
评论(7)
热度(29)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