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向。小透明。瞬遥亲妈,沉迷全职。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瞬遥】深海

话唠Time与食用指南:

双视角双时间线,世界观更换,心理咨询师遥*高中生瞬(其实不对)

同旧作,因为觉得设定特别有趣写得也很开心。

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和邮轮失事的场景都是硬着头皮百科+脑补,误差比较多,欢迎指正。(好像暴露了什么)

(其实存在的)BGM--I'm yours, Jason Mraz

秘制有敏感词(。)试着拆开发。

感谢食用。


01

    你说,日常能持续多久呢。

    

  “瞬,我记得你今天没有社团活动吧?大家一起去那家新开的店?诶!人呢,瞬——”放学的铃声才响起不久,说着话的男生一转头,却只看到旁边空荡荡的座位,疑惑着刚刚还坐在这里的人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于是迈开脚步走到教室门口,探头在走廊寻找人影。

  隔壁班的几个女生走了过来,手里各自拿着一小袋被用心包装过的饼干,袋口处束着不知道怎样才能绑成的复杂蝴蝶结,蝴蝶结与发饰相同的粉嫩颜色肆意诉说着少女心。

       她们看到站在门口处的男生,眼睛似乎亮了亮,随即一人开口:“你好,渡边君在吗?这些是我们在家政课做的饼干,能帮我们转交给他吗?”袋子递到男生眼前,完全是不容拒绝的态度。

  “……”,男生并不想打破她们的期待,但还是摆摆手,无奈地说,“瞬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大概刚才就回家了。”

  “什么嘛……”

 

  与此同时,一位少年正在一条空旷的海边公路上骑着自行车。下午四点多的阳光依旧耀眼却少了侵略性,被海水浸润的风一阵阵轻柔拂过,少年浅绿色的发丝在风中跳动,发丝上阳光投射的光芒也在跳动。

  少年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下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下课铃一响他就趁大家都不注意离开了教室,踏上自行车,在骑过上学必经的大路后拐了几个弯,来到了这条少有车会经过的道路。

  公路的旁边,就是一个小型的海滩。

  没有人来很好,安静的氛围正合他意。

  少年踏上海滩,轻车熟路地找了个地方放下自行车,锁好,然后继续前行,爬上一块还算低矮平稳的海边礁石,坐了下来。

  他用手撑着岩石,平日里总是挺直的肩膀微微驼着,姿态放松,像是完全不担心晒黑而打算在此消磨时光的样子,在人前总是微扬的嘴角放了下来,让整个人在显出几分疲惫的同时增添了疏离的气质,只是上挑的眼角依然透露出青春独有的某种神采飞扬。他的目光漫过乳白色的细沙,静静到达海的方向。

  他用碧绿的眼,凝望碧蓝的海。

  良久,他叹了口气,像是抱怨一般地说:“引人注目,好麻烦……”

  “噗”,某人忍俊不禁的声音传来,少年猛地回头,岩石后走出一个女子,轻柔的脚步声几乎被浪涛的声音淹没。

  是一位像是OL的女性,身上穿着类似医生的白袍,除了她现身的时间地点怪异,倒也没什么看上去不正常的地方。

  她的声音清澈透亮,还隐含着强忍的笑意,她说:“真是奢侈的烦恼啊。”

  少年脸红起来,似乎想要辩解,却又觉得是对方多管闲事,一时无言。而女子却很自然地接了下去:“嗯,长得不错,引人注目是应该的。不过……小伙子,你不会是离家出走吧,不要想不开啊……”

  这突然变得像大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少年嘴角抽了抽,仍礼貌地笑着说:“劳烦您担心了,我现在就回家。”

  未等他动身,女子却叫住了他:“少年,你明天还会来吗?”

  “……哈?”

  “不,我的意思是,即使你不想见到我,我明天还是会出现在这里。”

  “……”

  “这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啊。”

  少年跃下了岩石,选择头也不回地离开。

  背后依旧传来她的声音:“如果明天还见面,就不必对我用敬语啦!叫我遥就好!顺便也告诉我你的名字!”

  ……少年逃走了。

 

  渡边瞬,十六岁,高中一年生,生于一个沿海城市。因为不错的脸,不赖的成绩和不差的人前性格,在学校里成为了引人注目的存在。虽然很欠揍,但本人觉得这样很麻烦。

  尤其是,当今天他发现,他一直以来的避难场所似乎将要被一个人霸占。

 

  少年回到家,想起刚刚的一段对话,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随手把头发揉乱。

  啊,头发也变得乱糟糟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成年人啊。

  他突然想起对方的那双眼睛,如果沉静下来,或许会像平静无波的大海吧。

  像他喜欢的大海。

 

02

    她是个心理咨询师,工作为日常,帮助他人的感觉让她快乐。

    

  “谢谢您。非常抱歉,拖了您这么长时间。”

  “没关系没关系,这个疗程差不多结束了,你的状态调整得很不错。”小夏遥目送坐在对面的人起身离开,海一样的眼里盈满波光粼粼的温柔笑意。待咨询者关上咨询室的门,她揉了揉太阳穴,表情恢复认真,走到有办公桌的隔间,翻开了今天的工作安排表。

  有人敲了敲门,然后打开些许缝隙,提醒她:“这个咨询者的时间延长了挺久的,现在下一个的时间快到了,趁这会喘口气吧,fighting~”可爱的同事适时带来治愈。

  “好的,fighting!”遥也朝门口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门很快关上,她轻声叹了口气,拉开办公桌的一个装满巧克力棒的抽屉,拿出了一根,撕开包装后吃了起来。

  嘛,开心是真的,但是也会累啊。

  这时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她惊讶地看了看墙上的表,突然想起这东西这几天似乎慢了几分钟,于是急忙解决掉巧克力棒,扔掉了包装袋,坐回办公桌上,冷静地说了声“请进”。

  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

  开门走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清瘦男子,浅绿的发色跟漂亮的五官一样吸引视线,隔着一段距离她望去,他那双苍绿色的眼眸看不真切,像覆上了一层什么,朦朦胧胧的。

  男子在她对面坐下,现在惯例将要进行咨询前的一些谈话。

  遥突然觉得这男子的面容有些熟悉,像是在某本随手翻阅的精英杂志上看到过,但马上便停止了脑内搜索准备进入工作状态。

  坐在对面的男子抬眸,她仔细看了看,白皙的脸上青色黑眼圈的痕迹明显,然而上挑的眼角,与其说显出自信倒不如说锋芒毕露,眼神也是一样的锐利,但似乎在两人目光交汇的一刻变得有些戏谑。

  她正要散发职业笑容,对方便抛来一句:“小姐,我希望你工作前,能先整理好仪容仪表。”

  “啊?”遥快速拿出抽屉里的小镜子一看,嘴角还有巧克力的碎屑。

  ……糟了。

  “如果你对于工作也是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我们的对话就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要继续吗,还是我先行告退?”他起身,作出离开的准备。

  “请留步。”遥快速调整了情绪,站起来向他深深鞠躬,“对此我非常抱歉。但您前来这里肯定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问题,我希望能帮您解决,而不是在开头就不欢而散。”

  眼前的男子挑了挑眉,目光却渐渐柔和了下来,重新在她对面坐下。

  “渡边先生,请问您要咨询的问题是?”

  “失眠。”

 

  小夏遥,二十六岁,心理咨询师,定居在一个内陆城市。从内到外活泼开朗,人生中困扰很少,所以选择了能为他人解决困扰的职业。

  只是,现在,她好像遇到了一个会让她非常困扰的人。

 

  女子回到家,随手带上门并把钥匙扔在沙发,整个人也扑倒在沙发上。

  今天客人很多,她累到有点虚脱,但最让她觉得麻烦的,是一个……看上去就很麻烦的男子。

  失眠只是他心理问题最表层的表现,但他却迟迟无法透露出更多实际的因素。作为一个咨询师,她无法很好引导他的思维,敲开他的心门。

  他是个不够诚实的咨询者。

  她喜爱大自然,所以喜爱象征自然的绿色。

  可是他的绿色,是冷色调的。他苍绿色的眼眸像是沉淀了什么,深邃得看不到底。

  想问题想到心情烦躁,遥从不停地用手指卷卷卷自己的头发变成了把头发揉乱,却像因此获得了什么线索,马上拿出手机打开搜索页面。

  搜索关键词,渡边瞬。

 

03

  我的话,还是想坚持日常吧。

 

  次日,少年如往常一样上学,并依旧随口找理由搪塞了陆续而来的对自己放学后突然消失不见的追问。今日有社团活动,他无法再像昨天一样轻易脱身,最后骑着自行车出校门的时候,连校园里都是沉寂的氛围。已经是傍晚了。

  已经是傍晚了,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应该不会在了吧。他的心境就像一个要守护自己宝贵领土的国王。

  少年仍然骑行至那条海边公路。远眺海滩的方向,静静耸立的岩石,平坦空阔的沙滩,与天际连成一片的海域,都被低低垂挂在海平面上的夕阳染红,岩石上覆上了一层并不完整的鲜艳着色,愈显得斑驳嶙峋,沙滩的颜色却附和天色暗了下来,海上不甘就此退场的阳光成为浮光在隐隐约约地闪烁,遂了它吸引眼球的愿望。

  不过,吸引的大概也就我一个人的眼球吧。浪涛声持续而平静地萦绕耳畔,少年再次踏上了这个海滩。

  直到他走得更接近那堆岩石为止,他都觉得只有他一个人在这片海滩上。

 

  注意到女子的身影原来只是隐没在了背靠着的岩石中,少年停下了前行——实际上是向她靠近的脚步,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自称为遥的女子也注意到了他,却是开心地站直,招招手,说:“哟,你来了。”

  不要做出这副你在等我的样子好不好。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少年继续迈开了步伐。

  “少年,今天有点晚啊。”

  “社团活动。”

  “哦……什么社团?”

  “……网球。”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顺着她的问题答下去,但显然他不喜欢这种被盘问的感觉,女子却也像感受到了一样十分识相地不再问下去。

  少年在离女子有几步路的地方停下,没有继续面对着她而是面朝大海。连脚步声都没有了,两人间的沉默一下子显得有点尴尬。

  昨天回家后直到今天社团活动结束前,少年都在思索自己是否要暂时放弃自己的避难场所这个问题,但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倔强占据了上风,他决定了——不要。

  不过,这不意味着,他有跟眼前这个可以用没心没肺来形容的大人打好关系的打算。

  少年就这样沉默下去,女子却似乎耐不住了,再次开启了话题:“少年,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无关你隐私的那种。”

  我可以说不要吗。少年内心这么想,但并没有说出口。

  “什么人会害怕海洋呢?”

  “……不会游泳的人。”

  “什么人会讨厌海洋呢?”

  “在海里溺过水的人?”

  “那讨厌到吐呢?”

  “……”少年觉得对方的问题已经超出了常理,只是抽了抽嘴角,没有再答下去。

  “很难理解,对吧。”女子完全没有话题碰壁的失落感,反而自己回忆了起来,接下了话,“我啊,一直想跟一个人来这里看看大海,不过现在只能我一个人来了。”

  听完这段话,少年对她的一种倔强的抵抗突然柔和了下来,语气也放轻了,他说:“原来是失恋了啊,真可怜。”那个人为了不陪你来看海用了这么多借口,也是不容易。

  “喂,小鬼,虽然我说了你可以不对我用敬语,但对年长的人还是要尊重一点吧?!”

  “少年啊小鬼啊地叫烦死了,我有名字!”少年这样说着,也不禁转头对上她的视线,猛地停顿了下来,又闷闷地接上,“我叫……瞬。”

  “姓氏呢?”女子这样问,湛蓝的眼里狡黠的笑意暴露无遗。

  “你不是也没说吗。”

  “好,扯平了。嗯……那我叫你‘小瞬’?”捕捉到少年恶寒的眼神,女子笑得更肆无忌惮了,她说:“那还是‘瞬’吧。”

  就算是私心来说,她也想这么叫。

  “哦。”

  “有点晚了,我先走了。”这次女子没有再刻意展开话题,而是宣布离开,只是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从那件白大褂一样的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两根巧克力棒,扔了一根给少年,补充道,“今天的谢礼。别看姐姐我这样,我可是个心理咨询师,有什么青春心理问题欢迎来咨询。明天见~”

  少年倒也不客气地接下了巧克力棒,却盯着包装喃喃道:“牌子我知道,但是这个包装,有点奇怪?”

  女子的动作很悄无声息地迟疑了一下。

  幸好少年并没有刨根问底的习惯,他只是说:“我明天也有社团活动。”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没有说要等你。”女子没有回头,声音却略微在颤抖,清脆的声音带上了一点点哭腔已经显得十分不一样。

  女子的情绪突如其来,少年也迟疑了一下,说出口的却是:“我说,你都几岁了,失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听见女子小跑了几步,然后在一个他看不清她的脸的距离气急败坏地朝他大喊:“没大没小!”

  “噗”,少年笑了出来,笑得像他觉得很傻的,一个很普通的十六岁男孩。

 

04

  喂,我的日常被打破了,你肯定有责任的吧。

 

  按下搜索的一刻,手机白花花的搜索页面就被密密麻麻的字体占据。

  她惊叹着居然真的能搜索到,手指立即轻点开置顶的网页。

  果真是在精英杂志上出现过的人,她浏览着“渡边瞬”的词条,翻过了最基本的一些介绍,又惊叹起了他那串长长的履历表。

  只是到最后她也没有记住什么有用的信息,仅仅是他的年龄身高大学和出生城市。

  二十八岁?一米八?刚好符合我理想中的男友标准啊。

  这间大学?小时候以为只要努力无论什么学校都能考上的时候,排在我的理想学校第一位啊。

  出生城市?自从被“最适合和恋人出游的XX个地方”这种推送洗脑后,我就一直期待着能跟谁一起去那里看海啊。

  在她还在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的眼神,她的心悸了一下,接着马上摇了摇头,不不不,怎么可以因为对方条件太好就枉顾职业道德打起了这种念头,而且对方——是那样的人。

  是那样,把自己的内心小心翼翼地藏起来,只留锋芒对外的人。

 

  后来与渡边瞬的谈话没有再出现像初见一样让人不愉快的场景,只是依旧称不上顺利。遥不知道是对方没有做好觉悟还是在挣扎着什么,他给出的所有信息都很保守,至少遥能轻易地否定他失眠的原因是因为没日没夜工作的时间太长以至于身体无所适从。她习惯了坦率,于是直接指出这样下去咨询几乎不会起到效果,言外之意也是——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再过来了。

  渡边瞬只是自嘲般的笑了笑,眼里一瞬间却盛满了落寞,他说:“谢谢,我也不打算继续下去了。另外,你的工作态度并没有什么问题。”然后起身离开。

  她突然想起他一次次起身离开时的表情和动作。

  得到了客人的肯定,遥却开心不起来。他转过身去,突然听到她说:“你的家乡是个很不错的城市。”

  他动作霎时停滞,背对着她嘴唇翕动:“但是我害怕海洋。”然后打开门,离开,又关上门。

  害怕……海洋。

 

  渡边瞬没有再来预约,遥却焦躁不安起来,甚至想着他如果愿意去其他的咨询机构也不错,虽然她并不希望看到工作上的竞争对手抢走自己的客源。她同时也关注起了一些以往敬而远之的财经商业类杂志。

  她给自己做心理疏导,自言自语什么想要证明自己的意念太顽强了,弄得自己都魔怔了。

  ……

 

  再次与渡边瞬联系上是几周后。某个深夜,手机的震动声将她吵醒,她睡得迷迷糊糊,却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来电人名字的一刻清醒。

  麻烦的人。

  她揉了揉眼睛,想起这是她在跟他见面的第一天留下电话后设置的备注,接着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

  对方却似乎没有在听电话,她听到的是模模糊糊的声音,像是一个安静的空间内谁在慌忙地弄些什么,总之是一些物体碰撞的响声,然后传来剧烈的咳嗽以及干呕的声音。

  来电顿时挂断。

  她坐在床上抱着抱枕看着手机发呆,大约十几分钟后收到他的短信:“电话是误打的。非常抱歉,失态了。”

  她本打出了“没关系”一行字,却又缓慢地删掉,发过去一句:“我能询问原因吗?”

  不久她就抱着手机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屏幕闪烁着他的回复:“我厌恶海洋。”

 

05

  那么,你要走进我的生活吗?

 

  少年第三天到达的时候也是傍晚,遥依然是在这里呆了很久的样子。这次她坐在一块岩石上,在他先前坐着那块的旁边,也比那块高了不少,少年想象着如果自己坐回那个位置,旁边的人带来的莫名压迫感会让他觉得有点不爽。

  遥正戴着耳机听歌,头和从岩石上垂下的双腿应该是随着歌曲的旋律摆动着,栗色的短发翘起,看上去悠闲得不得了,倒真是像谁也没有在等。

  从侧面,少年能看到她的眼睛里映射出夕阳,眼波流转真的就像海水在缓慢流动。

  遥突然开始四处张望,目光与他对上的一刻眼里掀起了小波澜。

  她收起了耳机。她没有说话。

  他扔了一样东西过去,在她接住的同时解释道:“回礼。在学校的自动贩售机买的。”直接忽略了打招呼。

  “这样啊。”她看了眼手中的饮料,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从男高中生手上收到礼物,感觉好奇妙。不过小子你温柔起来,很奇怪啊。”

  “……”什么鬼啦。

  她拆开吸管的包装,把吸管戳进饮料盒里喝了起来,不过只一口就让她露出了可怕的表情。

  她定眼看了看饮料盒上的介绍……苦瓜优酪乳?

  被不善的目光扫射,他终于恶作剧得逞一样地笑了起来,也喝起手上的饮料,遥跳下石头,走过去一把拿过饮料盒看,居然是一样的口味,少年喝起来表情却云淡风轻。

  “……奇怪的味觉。”遥甚至失去了吐槽的兴致。

  少年默默喝完了饮料,把失去了重量的盒子拿在手上,接着他问:“你说过是心理咨询师吧?”

  她点点头。

  “我稍微……问几个问题?”

  真是别扭的修饰词啊,她想。

  “好的。”

 

  ……

  不知道是不是很多问题面对陌生人反而容易开口,至少遥感觉自己是被少年信任着的。她抿着唇,表情认真地听完了少年的说的话,眼里有隐隐的欣慰和关切,却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

  “大概,这就是我目前的状况。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嗯……”遥摆出十分专业的神情思索,然后说,“除了性格别扭了点,对恋爱没有兴趣之外,你还是个心理很健康的少年嘛。”

  “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啊。”

  “不是失望是失落啦,毕竟这样我就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了。”好像是站得太久了,她伸展了一下手臂,说,“没有人是完全不希望得到关注的,你只是不想应付太多人罢了。我觉得呢,虽然一个人到这种漂亮的地方独处很好,不过,你也尝试对其他人也变得坦率一点吧,况且你真实的性格也没有那么糟。”

  “虽然你的烦恼听起来有点欠揍,不过是你的朋友的话,还是可以理解的吧。不论是小孩还是大人,未必所有东西都要一个人扛,人生有一个选项叫做分享啊,要学会利用这个选项啊!再这样下去可是会孤独终老哦!”她越说表情越认真,似乎还有点激动起来。

  “果然……大人一说教起来就没完没了。还有,有咨询师会对咨询者说‘孤独终老’这样的话吗?”

  “当然不会。我这样说是把你当做……朋友。是的小朋友,要听姐姐的话。”

  “……”真是够了,明明他都说了自己的名字,称呼却还在被不断篡改。

  他盯着她,她的神色却因此变得不自然起来,有意无意地看了看表,就又像有什么是要做一样提前告别。

  “那就——明天见!”她挥挥手,继而又补充了一句令人火大的话,“小孩子也该早点回家了!”

  “哦,明天见。”他懒懒地回应。

 

06

  好像生活的火车一旦冲进了某条意外的轨道,就再也拐不回原来的路了。

 

  小夏遥坐在咖啡厅里,拿着小勺子的手不停搅拌着放在面前的一杯抹茶拿铁。约莫过了几分钟,咖啡厅的门被推开,门前的风铃稀疏地发出清脆响声,她抬起头来,拿着公文包的 渡边瞬走了进来,眉目清俊,形象依然是鹤立鸡群。

  他略微观察了一下咖啡厅的座位,确定了遥所在的位置后径直走了过来,向她微微颔首,然后在她对面落座。

  这次的见面,是遥提出的。

  渡边瞬点了一杯黑咖啡。在他跟服务员对话的过程中,遥没有注意女服务员过分热情的态度,而是观察起他的脸,黑眼圈好像又深了点。

  普通的寒暄后黑咖啡很快就端了上来,遥终于停止了搅拌,拿起抹茶拿铁喝了一口,说:“黑咖啡很符合你的性格。”

  他微笑,不语。

  遥继续说下去:“抱歉,正常情况下咨询师是不会与客人在外面单独会面的,只是我比较在意你的情况,请你勉强把这次的会面当做一次朋友间的见面。”

  “我就直说了,你的问题似乎已经拖了很久并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以私人角度给你一个忠告——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实在是很差劲啊。”

  她的语气游刃有余,内心却底气不足。她再次拿起手中的抹茶拿铁喝了起来,借以掩饰瞄准他的目光。

  他无奈地笑了笑,道了声“谢谢”,然后话锋一转,一下子咄咄逼人起来:“请问小夏小姐,为什么要这样执着于我的事呢?”

  她真的是挺执着的。

  是因为初见时的不愉快而执着地想要证明自己,抑或是因为不小心发现他内心柔弱的一面而放心不下,还是因为一个巧合的来电而无法让自己置身度外?

  她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心里的某种品质在隐隐作祟吧。”她是这样回答的。

 

  这场对话的最后,他们缔结了一种新的关系,他们成为了彼此的男女朋友。

  如果说其中有爱情的成分未免虚无缥缈,遥只知道不知为何自己放不下这个人,也就接受了这个同样不知从何而来的提议。她更多把这样的结果归因于氛围,一间气氛不错的咖啡店,双方奇异地点了与对方发色颜色雷同的饮料,以及一些很微妙的因素。男女感情从心理学的角度切入分析,很轻易地就丧失了只有感性能带来的浪漫感,描述当下感情的词汇只剩下一个“鬼使神差”。

  遥其实并没有什么恋爱经验。她想起恋爱小说中常出现的有着沉重过往的讳莫如深的男主角,和莽莽撞撞却突破了对方防守的女主角,如果不是作者早早用“爱情”定义了两人间的情感,是否也能用其他的方式解释。

  比如男主觉得,这个人虽然多管闲事但是条件不错;女主也觉得,这个人虽然捉摸不透但是条件不错。于是在一起,顺理成章,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啊,好像已经不是恋爱小说了。

  他和她是男女朋友,但未必是恋人。

 

       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其实挺平静,虽然相处得更像是朋友,但还是生出了一种让人愉快的默契感。她不再刻意去问清楚他的情况,他反而会主动提出一些小问题,总之状态似乎有所好转;他不知道何时介绍了一些客人到她工作的地方,她的业绩明显上升。

       顺理成章?各取所需?

 

某天遥在家吃晚饭的时候,在某研究所工作的弟弟突然说:“我们快要制作完一台很不可思议的机器了。”

“什么?”她随口问道。

“时光机。”

啊啊,就是小时候看动画片时人人向往的那台能用来消灭过去的遗憾的机器。还记得一集动画片结束后,意犹未尽的小胜拽着她的衣角说“姐姐,我以后想要做出一台时光机。”的场景。

动手能力极差的姐姐说:“哈哈哈那到时候就让我坐吧。”

遥放下碗,喝了口水,问:“到时候,你们会不会需要测试人员?”

 

07

原来“明天见”,是有期限的。

 

第四天,少年回忆起昨天傍晚的对话,发觉自己其实比想象中容易敞开心扉。

不知为何经过短短几天的相处,他和遥之间俨然出现了一种可以用默契形容的东西。少年刚站在她身后,她就转过头来打招呼,完全没有惊讶的表情。

少年发现,这次两人的位置,跟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刚好掉转。

她跟昨天一样在听歌,这次她取下了一边耳机,淡淡观察着少年一张比平时还要更加面瘫的脸,问:“精神不太好,考试考砸了?”

“……没有。”少年不甘心地说,“我的成绩比你想象中要好。”

但是他也说不上来原因。

“我猜也是。敢这么从容地消磨时间的人一般都不担心学习。”

“你这句话有歧义吧?”

“总之就打起精神来吧,年轻人。”她忽的想起了什么递出了手上的一只耳机,“这是当年我高三的时候每次心情不好就听的歌,虽然不是什么励志歌曲啦。”但递出去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像是犹豫着要不要缩回手。

少年却很自然地爬上岩石坐她旁边坐下,接过耳机戴上,轻快的音乐声流泻了出来,是一首英文歌,不知道歌词的情况下他只能凭借听力捕捉只言片语,后来干脆放弃,歌手轻柔的哼唱让人心情舒畅。

听着歌的话,似乎沉默也会显得微不足道起来。两人就这样一同平静地看着平静的潮起潮落。

这次是少年主动开启了话题:“话说,你很闲吗,每天都在这里待着。”

“度假啦。”

“来这里度假?”

“这里不是出名的能邂逅什么的城市嘛。”

“……我说的是,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

“哦哦,后来发现,这个地方也不错。”

“……”歌要听完了,少年取下耳机还给她,最后问,“你身上这件,是白袍吗?”

“防晒用。”遥像是很不爽地盯着他的脸看,“哪像你怎么晒都不怕黑。”

所有问题的答案,似乎都简单得超乎想象。

两人跳下岩石,女子鞋跟的几公分让她跟少年平起平坐,她忽然笑着说:“你的身高……这样下去,很不妙啊。多喝点牛奶吧。”

“……要你管。”

“好了好了我不管了。”遥这样说着,作势就要离开,像是就要头也不回地走掉。

少年叫住她,试探性地问:“明天见?”

她转过头来,笑容无敌灿烂,眼里有细微的闪光。她说:“可能不会再见了呢,瞬。”

“我的假期结束了,这个地方就还给你吧!Bye~”

她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向给别人留下背影的人都是他,角色反转,他忽然有点落寞。

怎么会有这样,不负责任的大人呢。

他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

 

晚上洗澡前,他脱下身上的白衬衫,从衬衫胸前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要成长为坦率的大人哦。”句子的最后画了一个笑脸。

怎么办,字迹很清秀,没法吐槽了呢。

他想起她的湛蓝色眼睛,像平静无波的大海。

他笑了出来。

 

08

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心情好到想赞扬天气。

 

虽然弟弟对她的想法表示难以置信,不过还是仔细想了想,说:“嗯,应该是需要的。”

小夏胜知道自家姐姐虽然随意的时候很随意,但是一认真起来,几乎是无可撼动的。

“那么,你想回到过去做什么呢。”

“我想……帮助一个人。”

 

在胜的牵线下遥顺利提交了申请,并且与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一番谈话,所幸他们似乎并不觉得她的理由不可接受。不过试用一下时光机似乎并没有想象中这样简单,她把原因道明后,研究人员们忙碌地计算着各种数据,最后胜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来跟她说:“按偏差值来说,似乎没有问题。”

“……小胜,说些我能听得懂的话。”

“我们研究所似乎也有把这个发明用于医药领域的目的。但是你知道,过去的事情,主干已经形成了,大至一个国家的命运,小至一个人某一天的生活,按如今被广泛认可的理论来说,过去是无法改变的,所谓回到过去,也要建立在不影响过去的前提下。回到过去,就要做好成为一个观望者的准备,最多被允许修改的只能是一些细枝末节——即使是这样,在未来也会产生很大的差别。你的案例还是有试验价值的,申请应该会被批准,不过如果你试图帮助一个人,不能过分介入他的生活。……就用你擅长的,帮助他改变心境吧。”

“那么,如果我成功了,改变的会是……?”

“大概是,你们之间的缘分吧。”

 

遥请了一周的假,对公司宣称探亲,对瞬宣称出差。

出行之前她忙碌地做准备,要买机票,要带地图,感觉倒更像是要去度假。

出发前的那个中午,她接到了他的来电。

电话那边的他好像午休刚醒,声音有点喑哑,说着:“我好像有点想你了。”

好像和有点,真是别扭的修饰词啊,她想。

“是吗。那么——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就度日如年地等待着我回来吧。”她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

“好啊。”他的声音里含有笑意。

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那个下午,遥回到了过去,去到了十二年前的他的家乡,她一直想去的那个沿海城市。

那一年,他十六岁。

遥估计着放学时间已经到了,拿着地图纠结还要不要去他的学校看看呢,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偏僻的海滩。

远处坐在海边礁石上的少年,有着浅绿色的头发,和青葱的年华。

她偷偷地从侧后方注视着,那时候少年的眼睛,还没有沉淀为深沉的苍绿色,柔和的碧绿犹如被一阵微风吹过的树林。她的内心涌起一阵感动。

她蹑手蹑脚走到他的身后,生怕打扰到他,抬头看着天空,内心快乐地说着天气真好。

她一直很安静,直到听见少年的自言自语:“引人注目,好麻烦……”

 

TBC

June
11
2017
 
评论
热度(12)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