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Touch! 感谢太太!

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精灵宝可梦|瞬遥】当你老了

这么久没爬上来还是只扔了2000字左右的旧文实在很惭愧。

其实初初写完自己看不太满意,但今天重翻来看,意外的从以前的自己身上得到了一些鼓舞(果然是最近太丧了吧。

首发瞬遥吧七夕贺。此版本略有修改。

我是真的很喜欢老夫老妻设定啊(。

 

01

  周防瞬说,他很庆幸在那么早的时光就遇见了千里遥。

  如果这句话出自十几岁时的他之口,千里遥大概会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那时的周防瞬几乎不会说这种与自身性格完全不符的话——即使心里真的这么想。而十几岁时的千里遥,大概也只会一脸天(chun)真(yang)地问一句“为什么”。

  如果说出这句话的是二十几岁时的他,千里遥则大概会认为,这是作为“男朋友”的周防瞬理所当然的情话技能,而那时他们的相处也早过了“要脸”的时期。然后,千里遥会两颊微微泛红,开开心心地回一句:“嗯,我也很喜欢瞬呢。”

  但是当说出这句话的瞬,头发花白,声音沉缓,身材不复少年时的挺拔、青年时的健壮,无论是与生俱来的阴柔气质还是年少成名时的锋芒都已被岁月收敛,变得英气而又沉稳,千里遥也只是安静与他对视,彼此间了然一笑,嘴角弯曲的浅浅弧度勾勒深了唇边的细纹。

  她也一样头发花白,甚至一天里的多数时间看起来睡眼惺忪。

  但这时他们才真正懂了这句话。

 

02

  年轻时,他们总是热衷于讨论未来,却不喜欢设想老去。

  或许是他们长了一张浪漫主义的脸,却把生活看得更现实主义些。

  十几岁的未来是二十几,二十几岁的未来是三十几,甚至之后的四十几岁,时光一路顺延,到这里似乎都尚算莽莽撞撞、行踪不定、大谈梦想的合理时期。再之后,人生大局已定,感慨会有,遗憾会有,力不从心会有,曲终人散也会有。

  对于还在燃烧的心来说,老去和尽头太遥远,是“未来”之后的事。

  所以关于“未来”的讨论就停止在这里——

  “老了的话,我们就在海边买所房子吧。”

  瞬会略微思考然后一脸较真地说:“不太好,海边潮湿,而且容易浸水。”

  遥也会边设想边一秒否定自己:“嗯有道理。等等……那时候我会不会都站不直走不动记不住东西了,精灵们也变得特别容易累,可能施展不懂技能……”然后忧心忡忡。

  最后被瞬及时打住:“你现在也记不住东西。看,菜快糊了。”

  不去设想,岁月曾经温柔,后来残酷。

 

03

  早川智前段时间住院了。

  瞬跟遥探望回来的路上,遥慢慢走着,只是唏嘘:“真是很奇怪啊,以前我们一群人里,反而是智旅行最多,去过最多地方的。要是有现在的步数统计软件,也该日行两万吧。现在反而因为感冒就住院了,霞真是担心得不得了。”

  “嗯。”瞬应和着,突然从口袋里拿出罗丝雷朵的精灵球摸了摸。光滑的精灵球表面尚存余温,草系精灵寿命偏短,童年从含羞苞模样陪伴他成长起来的罗丝雷朵现在嗜睡得厉害,不过天气好的时候精神会好一些,他提议,“不如以后有阳光的日子里,我们多出来散步吧。”

  遥瞄到了他的小动作,稍稍收回目光:“好啊。我想想,记得那边的商业街有家店……”

  “不能吃。”对于健康问题瞬从来不会退让,一如既往是略带强硬的语气。

  “……好。”

  路两边店面林立,广告牌甚至比以前的更夸张,近期华丽大赛的宣传海报也见缝插针地吸引着过路人的视线。瞬和遥这几年依旧关注着华丽大赛,现场的直播的。在他们还参赛的时间里,华丽大赛已经从颇受争议的支流文化渐渐并入主流被接受,现在显然舞台化和体制化都更加成熟,据说协调训练家学校也开办得如火如荼。

  透过川流不息的车辆和来来往往的人群望向对面,视线停留在某对牵着手的年轻情侣上,千里遥仿佛还能看到她和瞬当年相处的图景。瞬手插口袋走在前面,沉默时的表情稍显桀骜,像是一走就不会回头的样子,脚步却并不快;千里遥和罗丝雷朵走在后面,遥一只手拿着不知该放到哪里的一支玫瑰,一边张望一边轻松地跟上步伐,时不时会笑着絮絮叨叨,尽管前面传来的回复大多是单音节。

  他们名气最盛的那段时间走在街上还会被频频注目礼。

  瞬和遥都曾经被评价为“天才少年协调训练家”,瞬的想法不得而知,但遥还是因为这个高调的称号满足了小小的虚荣心有些开心。反而对于现在所谓“德高望重”的协调训练家说法,两人都不太认同。

  用瞬的话说,华丽是绚烂而短暂的,华丽大赛的舞台其实变得很快,才能让所有训练家倾尽全力,所以每一个时代的协调训练家是继承者,更是开荒者。

  但如同每一个经历过曾经时光的人,他们坚信自己经历过的时光总是最好的。

  他们永远不会遗忘舞台,即使他们的身影湮灭于人们的记忆。

  遥点点头,她能懂。

  然后在街道喧嚣中,瞬回头拉了她一把。出神的时候他们不知不觉隔得远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点被吓到,遥心跳了一下,一瞬间想起当年的悸动。

 

04

  第一次相遇,周防瞬接下她失手扔飞的粉色飞盘,一点不客气地跟她和智一行人说:“这里是私人海滩。”

  然后变成此生第一次相遇。

  任谁也在困惑的时候想过人生真是艰难啊。

  瞬觉得遥曾经或许是无意间说过最有哲理的一句话是,人生最艰难的不是巧合吗,除了只能依赖巧合的事情,其他都会显得简单一些吧。所以离别很简单,坚持很简单,放弃也很简单,最难的可能是相遇了吧。

  忽视她当时在啃面包这一点,真的很像在对他讲道理。

  是啊,岁月编织了所有的相遇和巧合。

  他当时可能就想说了,他很庆幸在那么早的时光就遇见了独一无二的千里遥。

  然后他们一起坚持梦想,一起张望未来,一起珍惜每一段时光。当他们都老去,还能感谢彼此是岁月最美好的赠礼。


Fin.


19 Nov 2017
 
评论(5)
 
热度(26)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