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Zen×MC/我】四年一日

火速跳坑MM无法自拔。一周目Zen线GE,开了After Ending和情人节后续。其实官方糖已经管饱了我无欲无求(喂)但原作里Zenny实在是太好了,好到我觉得很亏欠qwq这里试着以MC第一人称的方式去讲述四年后的生活,试着对Zenny更好一点。

第一人称。篇幅短小。只会写流水账。MC心理活动很多。OOC我的锅。望周知。

感谢食用。


01

  加入RFA已有四年,要说起如今每天的生活,最合适的形容词是,一切如常。

  安稳地工作着,用心筹备每一年的RFA派对,登录聊天室与大家吵吵闹闹,互相提醒作息和一日三餐。虽然Zen随着人气上升工作愈加繁忙,但还是几乎每天能在家里见到他,与他分担家务,烦恼每天的菜单。最特殊的待遇,是感受这位人气明星每晚入睡前深深看着我的眼睛,例行的亲吻、“我爱你”以及“晚安”。

  虽然Zen这种常常过于直白,甚至略显浮夸的感情表达习惯不时被RFA成员们吐槽,但其实我非常感谢他用这种方式给了我充实的安全感。

  即使我看偶像剧时也常常受不了男女主们的煽情台词。

  不过,安定的日常里也偶有意外发生,比如今天新闻娱乐版上Zen的绯闻。不过更确切地说,主角是Jumin。

  大概要感谢这几年来始终致力于报道RFA这两位公众人物生活的记者们,如今就算是一位每天无聊刷刷新闻的普通读者,也已经十分熟悉他们的脸了。平时大多是些捕风捉影的花边新闻,大家也已经见惯不怪,只是今天的这则看下来,我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C&R总裁终于默认性向,倾心人气男星Zen已有多年。”大标题下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内容,林林总总地分析了他们的成长背景、相识过程,加上两人同是RFA成员以及Jumin对Zen演艺事业的支持的点,一条看似明朗的感情线俨然成立。

  我哭笑不得地打开了聊天室。

  意外的是全员到齐,大家已经就着这件事聊起来了的样子,而第一条飞到我眼前的,就是此刻理应在拍戏中的Zen的怒吼:“我为什么要跟这种人传绯闻啊!”

  Jumin的回复依然沉着冷静:“我希望你先弄清楚这与我毫无关系。……Kang秘书。”

  Jaehee那边迅速接话,表示公司已经开始公关,同时也在查找绯闻的来源——又是巨大的工作量。

  Seven在一旁打着为Elly鸣不平的名义大开脑洞打趣,这样看来真的很认真地在表示担心的就只有Yoosung。

  首先发现我在围观的还是Zen,抛来一个比心的表情包之后紧接着是哭泣脸,还十分入戏地表示:“亲爱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一下子笑了,一边敲字回应:“嗯!不管你和Jumin有多配,我还是会紧紧抓住你的。”

  聊天室里的众人一串省略号之后,Jumin果断退出了聊天室。

 

02

  聊天之后Zen给我打了通电话,其实也只是利用很短的片场休息时间。刚接通时背景音有点嘈杂,然后随着他那边的脚步渐渐安静下来,他轻咳两声,再说话时声音已经清朗,但还是带了点工作后的喑哑。我透过这亮晶晶的声线想到他的眼睛,然后视线落到无名指亮晶晶的戒指上,只是这样就莫名地温暖。

  我们的话题倒跟绯闻不太相关,这样的毕竟多说无益。非要说的话,我更宁愿Zen与Jumin而不是其他人传绯闻,当然这决不能被Jumin听到。Zen正在拍摄的是一部题材略沉重的古代剧,片场离家不远,但因为戏份集中,他最近大多时间还是待在剧组,而我抽空去探班。接下来要拍摄的是全剧最悲情的情节之一。然而Zen说完这个,话锋一转就提醒我记得吃晚饭。

  其实才下午四点多,但我还是仔仔细细地报了今晚菜单,最后在导演的催促声中认真地道别。挂电话的那刻Zen却突然说忘了点什么,然后私发给我一张他今天的自拍。

  Zen还是自恋得可怕。奈何我就是被吃得死死的,无比顺手地把图存进了署名为Zenny的相册。

  里面存满了有关他的图片。

  如果不是顺手把相册滑到顶端端详他的第一张照片,回忆或许也不会这样倾泻而来。那还是我误打误撞第一次进入RFA聊天室的时候,具体的聊天内容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大家稀里糊涂地开始自我介绍,Zen更是把个人信息全盘托出后直接附上照片。

  那时Jumin似乎还吐槽了一句“看来这个人对自己的隐私毫不在意”,现在想起来还会被逗笑,因为当时我也这么想。

  而我点开Zen的那张照片,像是闲暇聊天时被对面的人随手拍下的。和煦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明亮而温暖,他穿着淡蓝色的衬衫,左手随意扣在饮料杯上,右手则搭在颌下,肤色很白,相貌精致得惹眼,银发和红瞳更是有天然的吸引力,微微弯起的嘴角勾起我一瞬间的心神涟漪。

  在那一瞬间我想了想该用什么词语形容他。

  并非是什么一见钟情,只是我想,他或许天生适合生活在荧幕上,适合接受赞美。

 

03

  一个人生活时,我们都不是那么关心身体健康的人。初到Zen的公寓时,这里只有必要的家具,杂物很少,量最多的是零零散散堆在桌上的剧本,偶尔也会放着烟盒。厨具和调味料几乎没有,冰箱里常年只有啤酒和水。环视一圈,生活状态就一目了然。

  我们依然住在这里,不过已经用积蓄买下,并且重新装修过,添置了一些家具和装饰,让冰箱塞满食材和水果。在Zen独身一人时,这里、剧院和RFA是他仅有的最重要的容身之所,而现在我希望与他一起把这些经营成更好的模样,何况在这里,能从屋顶上看到美丽的星空,能在门外买到烤得酥脆的鲷鱼烧。

  我们努力把生活经营成理想中家庭的模样。

  桌上还放置着Zen从老家拿回来的相册,里面有很多他小时候的照片。那时的他与现在很不一样,小小的五官依然漂亮,但在所有照片里,坐姿都端正笔直,把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在小小的角落露出腼腆的微笑,似乎在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眼里的光彩天真而谨慎,像一只被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当然,Zen如今与家人已算和解,至少,把Zen主演的音乐剧的票寄给他们,他们偶尔会一声不吭地过来观看,我们偶尔也能与他们安静地吃一顿饭,被询问入籍后婚礼的打算,尽管完全的相互理解始终无法强求。他们在这方面都不是擅长表达的人。

  每当Zen谈到过去,还是会有些落寞。

  我曾经抱着相册无数次地告诉Zen:“小时候的你真的特别可爱。”

  “我们的孩子会更可爱的。”

  “希望他会像你。”

  “不,是像你。”

  我笑着摇摇头。我始终要感谢这个少年,自卑怯懦过,叛逆妄为过,到最后还是成长为努力坚持梦想,充满温情与爱意的人。

 

04

  今晚Zen回家了,我有点意外。

  他的心情非常低落,进门之后一言不发地紧紧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的颈窝,慢慢镇定下来才闷闷地说:“拍今天最后一场的时候,代入了些不好的回忆。”后面我才知道,今天的这场戏的内容是丈夫战后凯旋,却发现妻子已亡故。

  而此情此景也跟四年前的某一天很相像,看来今天不是只有我陷进了过去的回忆。我轻轻地把戴着戒指的手放在他的后背,故意语调轻快地说:“看来今天的晚饭要多一个人了呢。”

 

  入睡前,RFA聊天室里,Jaehee说已经查实绯闻起因,是Jumin连续拒绝了三次同一位小姐的邀约,而且原因都是因为要去跟进Zen拍的猫咪产品系列广告,那位小姐一气之下请了人写负面报道。

  不知道她如果得知Jumin只是为了去看另一个产品代言人,或者说代言猫——伊丽莎白三世,会有什么想法。

  退出聊天室之后,Zen转过头来跟我对视,我们靠得很近,略长的发丝似乎都能缠绕在一起。

  他亮眼的红色眸子里流露着的情绪一向温柔平静,今天却似乎有点紧张。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唔,虽然好像时机不怎么好,不、其实我想问你很久了,我很抱歉一直让你等待,但我希望能给你留下最美好的回忆……”他一口气急促地说下来,眼里又亮晶晶闪着坚定而又期待的光芒。

  “我想给你一个婚礼,可以吗?”

  “你说呢。”虽然我可以故意把回复拖得更长些,像有时看到他的绯闻后故意做出吃醋使坏作势要砸电视的模样让他着急,但我此刻只想更快看到他的笑容。

  抢在他前面,我凑近他的嘴角亲吻他,然后说:“Zenny,我爱你。晚安。”


Fin.


19 Jan 2018
 
评论(7)
 
热度(38)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