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Yoosung×MC/我】星星与玫瑰

首先要佩服车厘子爸爸,原本只是想凑CG玩的ys线,结果玩到后半段加上看完After Ending和情人节DLC就被完全圈粉了……ys是天使!(躺。

没有爬墙,大家我都爱!

食用须知---

MC第一人称独白向。老年(误)温馨风。OOC有。全文借梗《小王子》。私设跟我立过的flag一样多。

MM使我秘制高产。感谢阅读。


01

  我的爱人名字里有一颗星星。因为这个我爱上整片夜空。

 

  我从少女时代开始就有仰望天空的习惯,在放学后即使有诸多作业还是要显得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喜欢在回家的路上或者家里的阳台,抬头看那渐渐沉下来的夜色。月亮总比星星要容易发现,但我总是固执地在发现月亮后,以它为中心在某个半径范围内寻找零落的闪烁着的星星,那种微小的光芒能带给我惊喜一样的几秒钟的快乐。

  不过很快就不一样了。因为他我发现看见夜空本身就会使我愉悦。我在Rika曾经居住的那个公寓度过十一天,一边筹划着突如其来的派对一边跟还是青涩时期的他一起学习从喜欢到爱的课程。我们隔着手机小小的屏幕掐着点聊天,明明无法见面,我却觉得他就像坐在我对桌对着一样的课本表情苦恼。因为他的面容稚嫩可爱,我便也觉得整片夜空可爱,不论哪个角度什么天气。

  从一开始我就能好好地将他从众人中识别开来,因为他的聊天室名字,带着星星的那个单词,后面有一个涂黑的星形符号。他那时的声线偏高偏软,短短念一句话都有让人开心的魔力。我知道他到了夜里肯定会给我打电话,鼓励我给派对做准备,要是遇到困难要跟他说,提醒我一个人住一定要记得吃晚饭,多喝热水,早点睡觉。如果我说了什么相同的话,他就会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试探地说一些他并不擅长的情话,像一颗星星悄悄在夜里探出头来眨巴眼睛——我总觉得有颗是他。就算天气不好,一颗星星也找不到,再糟糕一点,没看到他的头像在手机屏幕亮着,也没接到他不知犹豫了多久才打过来的电话,我也会盯着这个名字看着夜空安心地想,那么就明天吧,这些都会成为明天、下一个聊天室、下一通电话的话题。

 

  其实并没有这么安心,我也想知道他有没有按时吃饭,准点睡觉,会不会忘记给小测做准备,是不是玩游戏玩到忘了看表,能不能好好地认得我是谁。但是我想,星星也会有想藏起来的时候,星星也会躲在夜里歇息。

  所幸我明天还能看到他的名字在聊天室闪烁,就像星星缀在空中闪闪发亮。

 

02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他一个人计划好整个行程,计划之详尽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他说,我们可以先去看一部爱情电影,然后在公园散步吃便当,当然便当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你还不能看。我们还可以去喝咖啡,我会尽量在夜色深下来前送你到家。

  我一边点头一边关上里面的内容跟他的相似度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手机备忘录,笑着说那我们出发吧。

  那时我们还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若是说哪里要特别一点,也不过是我们都是第一次恋爱,他的视力没那么好,我不喜欢吃任何香菜。就连第一次约会也只想打保险牌,却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刻觉得去哪里都一样愉快。那时距离我们第一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间,我们的亲密接触也仅限于他在RFA的派对上执起我的手,落下一个蜻蜓点水却不知揉进了多少感情的吻。那个场合稍微有些特别,回到日常生活中,我们都是容易脸红的体质,严重的时候他还会红到耳根,所以整个约会下来,我已经记不清电影的情节,记不清便当的菜色,记不清咖啡是甜是苦,只记得我们在影院里从挨着到牵起的手,公园的长凳上他用筷子夹起然后递过来的那块鸡蛋卷,他试了试温度再拿给我的咖啡杯,以及做这些的时候红出了天际的那张脸——我估计我也是一样的。

  夜晚道别时,他看着我深栗色的头发,像是在思考,然后说:“我要不要把头发染回来呢——我原本也是一样的发色啊。”

  “不用”,我果断地回复,“如果只是出于这个理由的话——现在就很好。女孩子们最早喜欢的小人书里的王子,都是金发碧眼的——所以你现在就很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说实话,我喜欢他像星星一样的发色,喜欢跟他一起从早晨待到夜晚,在所有的风景与人群中我都能轻易锁定他。

  “好吧!”他开心地笑,表情又突然有些苦恼,“但是,我的眼睛也不是蓝色啊……”

  “对诶”,我用着恍然大悟的语气趁机摸了摸他的头发,是想象中柔软的触感,然后一脸理所当然地回复,“不过我不介意。”

 

03

  其实我也知道他的生活并非他向我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他左眼失明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戴着眼镜,他的视力状况并不是那么好,还要定期去医院复检;他把游戏账号卸载了,却不舍得退出游戏的群聊,偶尔会跟以前的队友聊一聊天,然后看着电脑出神;他那段时间的学习压力甚至不比Jaehee的工作少,考试前的一摞书和卷子堆起来的数量让我怀疑能拿来圈地。

  所以我有空也会跑到他的家,担心他受创过的眼睛无法承受长时间阅读的压力,给他读过几本复习资料——其实我并不希望他对这些都表现得太感动。然后抽了一个空问他,他曾经喜欢游戏那么久,有没有想过自己未来要不要成为LOLOL比赛的职业选手,记得他在区里有很高的排位。

  “……”,他想了想然后指一指右眼,认真地说,“不要,我担心如果这只眼睛也弄坏,以后就看不清你了。而且——当兽医也是我从小时候就开始的梦想。”

  我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会说出这样让人感动的话,我甚至有些不好意思,只能为缓解情绪有点生硬地吐槽:“这种时候不是要说,因为比起游戏更喜欢医学吗?”

  他抚过我不知哪只眼睛落下来的一滴泪水,说:“但我也说过了,我现在更喜欢你啊。”

 

04

  我记得他在我眼前捧过三次玫瑰,第一次是在聊天室发着照片告白,第二次是求婚,第三次是上一个一起伪装大学生的情人节。后来我跟他说过,虽然我也很喜欢玫瑰,但我看过一本书,人们都说初恋的人们常常会像书里的玫瑰一样,心里装着爱情,但是表现得娇蛮矜持,伸着小小尖尖的刺互相试探互相伤害,最后只能在疲惫中忍痛分离。

  他说:“我也看过那本书。我们会不一样的,因为我们已经被彼此驯养。”

  他那时已经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兽医,好像动物们听见他的声音都会乖乖地听从指挥,从我们收养的小猫Lisa,偶尔被Jumin带过来的伊丽莎白三世,到主人带来的年迈田园犬,被义工照顾的流浪猫狗。

  大家说他真是擅长驯养动物啊。但他说,我们已经被彼此驯养。

 

  我们婚礼时用的是西方最经典的誓言。“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爱着你、珍惜你,对你忠实,直到永远。”说完“我愿意”的那个夜晚,我对他说,“这些有关于生命的誓言太抽象,我总觉得可以再具体一点。比如,不论你戴或不戴眼镜,不论你穿连帽衫还是西装夹克,不论你精通厨艺还是不善料理,不论你满足现状还是决心改变,不论你左眼以后能够视物与否,我都会支持你,并永远爱你。”

  他那只清透的紫色眼睛在灯光下亮晶晶的,这次是我捧起他的脸,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不要怪我抢白,我是真的想告诉你,我不希望你觉得要用生命来守护我一辈子,而是我们一起守护生活。”

  我吻了吻他那只还徜徉在黑暗中的眼睛,我说这片夜空底下肯定还藏着星星。

  他便近乎虔诚地吻上我的脖颈,我感受到几乎落到心口的温热。

  “没想到有一天,用‘Honey’这个单词,后面不用跟着黄油味薯片。”

 

05

  我把手上的《小王子》翻到最后一页时,他正好端着泡好的咖啡走进书房。

  他走过来把咖啡放在桌子上,用手在杯身试了试温度,然后把下巴抵在我的头上,手臂圈住我,头顶传来他的声音,“亲爱的,你在看什么?”

  我把书本合上露出书皮那面给他看,用轻快又带着怀念的语气说:“我在思考以后要给孩子看什么书,结果想到的都是我们以前的故事。”

  他低声笑,“好巧,我做咖啡的时候也一直想到你。”

  “如果我没有记错,厨房跟书房之间只隔着一堵墙?”

  “是啊”,他一手抚上我的发丝,“但是咖啡的颜色,跟你的发色很像。”

  我看了一眼插在书桌边上花瓶里的玫瑰花,看吧,我们果然被彼此完全驯养。

 

06

  我的爱人名字里有一颗星星。因为他我爱上整个世界。


Fin.


两句话甜饼。

MC:再过两天就是情人节了,今年也是大学生情侣的角色扮演…?

Yoosung:亲爱的,你觉得孩子父母这个设定怎么样?



11 Feb 2018
 
评论(20)
 
热度(61)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