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Touch! 感谢太太!

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Jumin×MC/我】他的缺点

终于凑齐了猫总的脑洞,既是作为情人节贺文,也是作为之前的通关纪念。

文里也试着放了自己对角色的理解,但或许想法会因人而异吧。

情人节快乐~!

食用须知---

MC第一人称独白向。老年(误)温馨风。热衷私设,每天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

感谢阅读。


01

  他在情人节前一天的夜晚还没有回来,其实我是有些失落的。

 

  此时已经是深夜,距离我上一次看表已经隔了一段时间,那时时钟显示十一点二十三分。于是我关上手机回到房间,只在门口留一盏昏暗浅淡的橘色夜灯,洗漱完毕后躺上床。

  原本床就很大,我只睡在其中的一侧,就显得更加空阔。我依稀记得上一年情人节的早晨我也有过相似的体会,不同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搬到了新家,不过要说住在这里有什么不一样,也许只是房子更大了些,装修的时候为我和伊丽莎白三世考虑的设计更多了些,以及位置更偏僻了些。房子的隔音也很好,所以即使我知道外面安保严密,也依然觉得这里安静得有点过分,没有年前的气氛,更没有将过情人节的预感。

  伊丽莎白三世已经在她的小窝入睡,我的思绪却还抵御着困意。毕竟连续两年他都在情人节的时间出差,我知悉这是他的工作,也理解他的无奈,更重要是在他离开前句末的那声带着英伦腔的“my love”,已经能把我所有藏在心里的埋怨都清扫殆尽。但是当温情应该分享的时刻,我发觉他不在身边,就会感到思念、寂寞甚至失落。

  人们都说情人节是商家的阴谋,是资本家的计策。好吧,资本家固然可恶,但资本家的妻子却因此可能在情人节见不上他一面。

  Zen不止一次地提醒我,这种时候我是应该生气的,因为我有理由要求他陪伴在我身边。如果我表现不出气愤,他更有可能会得寸进尺。然后他说——像所有情侣夫妇吵架的时候那样,为了感到生气,你可以思考他的缺点,一一列举。

  于是我真的思考起来了。

 

02

   “每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这个原话出自《傲慢与偏见》,并被后世打磨流传下来的句子,至今依然被很多人认可。从他在RFA的派对上向我求婚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被投以这样的目光。但他绝对不会这样说,也不会让我这样做,他不会让我站在他的背后,他只会说,“你要习惯,我留给你的是站在我身旁的位置。”

  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想过要过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当然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不切实际,我只会在心里默默地想,我应该按部就班地学习、工作、成长,找到自己喜欢的事物,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努力让自己过上喜欢的生活。然而自从加入RFA,自从与他相识,我的人生路途猛然走到了我从未预料过的方向。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却把其他按部就班的流程一下子打乱,我确实有一段时间感到幸福而又迷茫,我算不清一笔账——如果我要走进他的世界里,我要放弃什么,我要面对什么,就只好有些懦弱地想,我能不能只是站到他的身后,不用应付机场镁光灯的照射和杂志新闻的猜疑。

  我自知这是一种奢侈的痛苦。RFA的大家也会在祝贺之余安慰我,不好的事情都会过去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让他保护你。

  但他说:“你什么也不用放弃。下次我会给你准备好墨镜和帽子,我会继续带你出门,你可以戴上它们,自信地走在我的身边。”

  包括我只想维持现状不想做更多修饰的及腰长发,包括我从小时候到现在都爱穿的镂花毛衣,包括我那些细小又繁杂的爱好,他都不需要我做出任何改变。

  当然,我也从未要求他做出过任何改变,但是我在早晨热乎乎的草莓松饼里,衣柜里偶尔多出的一件新衣服里,加了两颗糖的红茶里,那双不掺杂质的墨色眼睛里,发觉了一些潜移默化

  所以我会带着墨镜和帽子出门,研究牛排的切法和几分熟,研究红茶的品质,甚至有什么适合开展的猫咪业务。

  我们都发现了彼此的变化。但是他不说,我也不说。

 

03

  我经常听见人们形容他的比喻是,他像一个机器人,冷漠谨慎,不近人情。跟Zen那种带着热情锻炼体能和演技的工作方式不同,他对工作的热衷表现在无限延伸的工作时长,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对错误的零容忍。所以有向往他敬重他的员工,自然也有害怕他讨厌他的员工,但他们都会选择远离他,站在那条其实并不存在但完全可以感知的交际线外不敢逾越。

  而且尝试逾越的人,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也经历过纠结在他面前打招呼,应该讲“Hello.”还是“Hiya~”的日子。但至少,RFA的起跑线让我不会一开始就想去远离他,所以我有很好的角度和足够的时间去发现,不论我用哪种打招呼的方式,他或许会不在意,但至少不会从一开始就讨厌我。渐渐地我也能够感知,看到冰山的一角,不要理所当然地认为下面是面积更大的冰山,也许下面有一汪泉眼,正在涌出汩汩热流。我能看到的是,得知RFA陷入困境,他会立即增派安保却不过问V一句话;尽管他看不惯父亲应对空虚的方式,更看不惯父亲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在被触犯底线前他也会给出一个挑不出毛病的微笑。

  他大多时候十分理性,他清楚自己的位置,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不需要强求自己人情练达,只需要自取所需,把他的员工看作能达成最大运营效率的道具,然后支付丰厚的报酬。他可以不在意他人的看法——他大多时候也是这么做的,不过一旦他对人情世故有兴趣,他就会果断地翻开硬币的另一面。

  那场RFA的派对后,Jaehee从夏威夷度假回来,给他的礼物是一罐咖啡豆。她说:“这种咖啡的品质很好,香气扑鼻,味道香醇,当然——亲测提神也很有效。”

  他拿着那罐咖啡豆回家,突然问我下次是不是该给她多一些假期。

  我忍俊不禁,说:“可以。她肯定比起加班工资更愿意收下这个,顺便,你可以多点微笑。”

  然后他嘴角弧度微微翘起,面容柔和俊朗,但是再上翘一点表情就有些诡异。

  “哈哈哈,不是这样,你需要多点练习。”

 

04

  大家还说他像一个老气横秋的老头子,常常说些不符合年龄但确实很有道理的说教。他恪守一些不知哪个年代流传下来的规则,又不知道为什么记得很多爱情小说和相关电视剧的台词,把奇奇怪怪的照片存进相册,爱说笑话,但是幽默点怪异,常常适得其反。

  我只觉得不认同。

  或许我恰好可以欣赏他独到的幽默感,也恰好理解他对于一些传统形式的执着,还有对尚且不知的事物近乎孩童的那种好奇和琢磨。

  第一次见完他的父亲后,虽然被亲切对待,我还是被长时间的紧张弄到几乎腿软。他问我感想如何,我实话实说,“这种场景,我之前只在电视和小说上看到过,毕竟公司总裁是男主们最常见的职业。最担心的是,主角的母亲会不会一甩脸色递过来一张支票,说,‘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他首先淡淡地说:“我没有母亲。”在我心里涌出抱歉的情绪时却话锋一转,神色复杂,“另外我希望你不要觉得我这么不值钱。”

  我马上笑了出来。

  “要不要把你公主抱回去?”

  我连忙摇头。

  然后我听见他说:“爱情小说和电视剧,我希望别人少看点,就不会来缠着我。不过你可以多看点,这样就会对我多些期待。”

  然而婚前一段时间我被接到他的房子居住,我们住在两个房间,每晚入睡前他都会提醒我锁门,然后一再申明他的立场。

  “其实我不支持婚前同居,不过你在我的身边,我会比较安心。”

 

  我还给他科普过“面瘫”这个单词,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如果有人这样形容你表情匮乏,你也可以理解成委婉地说你可爱。

  他沉默了一会,传给我搜索软件上复制的一串长长的介绍,他说,“这大概也是一种病。”

  我坚定地摇头说不是。

 

05

  有人说,难以理解他对猫咪倾注的爱意。

  但是我记得Yoosung去兽医院实习时照料的一只猫咪去世,在聊天室里跟我们说很难过的时候,我被影响到情绪,偷偷问他,

  “猫咪的寿命比较短,如果伊丽莎白三世有一天去世了,你会不会想养一只新的猫咪。”

  他说,“不会。我把她当作家人,所以更宁愿长久地思念。不过在这之前,我会保护好她。”

  他说这话时,眼里深情、脆弱而敏感。所以我想,最终,这也不过只是最普通不过的对重要事物的爱。

 

  还有人说,他习惯一个人决定很多事情,不考虑别人意见。

  ……

  我睡着了。

 

06

  醒来是因为轻微的开门声,和门口淡淡的橘色灯光。

  我感受到夜还深着,停顿了一会便只是稍稍直起身看他。

  他正在床前解领带,有些意外我醒来了。

  他走过来一只手抚过我的睫毛,略带歉意,“不好意思,把你吵醒。”

  我的眼神还迷蒙着,有点迟钝地摇头微笑。

  “明天给你做草莓松饼。”

  “不要。”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才会这样置气。

  他无奈地俯身看我,“那你早餐想吃什么?……说些我会做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试图伸手抱住他。

  他的眉毛微微一挑,唇边抿出一个微笑,“那么先不说这个。既然你醒来了,我们就还有事情可做。”

  然后他彻底俯身,吻了下来。

  我知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我回来了。情人节快乐,my love。”

 

07

  我始终觉得他没有缺点。那些所谓的缺陷,不过是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发现彼此合适的契机。

 

Fin.

 

没有考驾照,只敢嘴上开车。

我的MC不是刚睡醒就是准备入睡。(某种意义上的强烈代入感)

其实我觉得猫总最大的缺点是双标。


两句话甜饼。

MC:今天情人节你有什么要表示的吗?

猫总:我打电话问问那一车东西送到没有。


13 Feb 2018
 
评论(12)
 
热度(123)
  1. 一颗糖橘久。 转载了此文字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