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Jaehee×MC】双箭头

小姐姐线通关纪念,想跟小姐姐谈一场恋爱。

第一人称,双人视角交替,文风迷幻,私设略多,OOC可能有。

感谢阅读。


01

#MC

  她应该不知道我喜欢她。

 

  今天店休,我们依旧约在咖啡店研究即将推出的三月新品。因为有白色情人节,所以暂且将主题定为奶油蛋糕。我们在早餐后碰面,讨论着试吃的新品可以当午饭,再加点水果蔬菜沙拉——听起来还算是健康的菜单。把蛋糕胚从烤箱里拿出来之后,我们一起涂奶油和装点蛋糕。因为挨得很近,我刚好能一边工作一边偷瞄她。

  我们决定一起开咖啡店以后Jaehee就摘掉了眼镜,把头发留长,如今长度已经快蓄到手肘。Jaehee让我觉得很意外的一点是,跟她越熟悉总能发现她新的、可爱的一面。比如那双长时间被挡在镜片底下的琥珀色眼睛,比如她留到下巴的长度才显出自然卷的头发,还有在C&R上班时被工作耽误没法展现的厨艺,以及熟悉服务业工作后嗓音带上的那股像浸润了蜂蜜的甜腻。

  她真好看。

 

  现在想起来,情愫的种子应该在我们相识之初就埋下了。那时候尽管是因为觉得有趣就加入了RFA,答应下来我立刻就有些后怕。第一天还没有什么工作,为了放松心情我就在那个陌生的公寓里逛了一圈,屡次想拉出书桌的抽屉想起V的警告又收回手,最后无聊到打开手机翻聊天记录,随手往上划拉就看到了Seven发出来的那张她的照片。

  她跟我一点也不像。

  干脆利落的短发,戴着墨镜,淡淡的不抢眼的唇彩,一身职业套装,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文件夹,连员工证也不含糊地挂上。怎么说呢,虽然好看,但是给人感觉就是一个职业的、严谨的,也许还有点不好接近的精英白领……?想到这里,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打消了待会给她打个电话的念头——作为RFA里唯二两个女生来一场破冰对话。

  但我还是把那张照片存了下来,放进了一个叫“理想女性形象”的相册。

  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了她的第一个电话。听到那个温柔得能掐出水来的声音的一瞬间我愣了愣,放下手机看屏幕确认了一下联系人。在那场寒暄似的谈话里,我知道了她工作忙是常态,公司伙食很好,但午餐只吃了一个三明治,她会柔道,而且谈到Zen的话题就异常兴奋……?

  电话讲完,我听到自己还没平稳下来的心跳声,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好吧,那时候我没有什么认人的能力。但是我想跟她好好相处。

 

  蛋糕做得很成功。我们简单拍了一下照就直接拿起叉子开吃——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往往不用顾及什么切好再吃的礼仪。我们不约而同地感叹着它的味道,我偏头看到她嘴角沾着的奶油,没有多想就伸手过去帮她擦掉了。

  “嗯?”她一瞬间愣住眨了眨眼,脸颊飞红。

  我连忙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数落她:“你怎么吃得像小孩子一样啊。”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02

#Jaehee

  我一向对感情有些迟钝。

 

  读书的时候学习柔道,被教练推荐去参加全国比赛,有段时间天天跟同去参加的组员们练习,有一个男生经常找我切磋。比赛结束的那一天,他问我以后还有机会一起练习吗,我问比赛不是都结束了吗,他有些失落地走了。离开之后同组的女生拍拍我,说你不知道吗,他喜欢你,我一脸茫然。

  刚进C&R工作的时候我还在跟第一个男朋友交往。我通过面试的第二天,就根据着装要求剪了短发戴上眼镜,他十分不满我一声不吭就找了工作换了装扮。后来工作越来越忙,我们几乎没有时间联系,感情也淡下来就决定分手。分手的那天他跟我说,感觉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没有尝试依靠过他。也许就算分手了,我也不会哭。

  我确实没有哭,因为眼前的工作还堆积如山,我没有时间考虑太多自己的事情。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恋爱这种东西已经被我搁置了太久。

  等我再思考的时候,已经是被Mr.Han解雇之后了。

 

  我不知道这种算不算是恋爱感情。MC身上有太多我不具备的品质,她乐观、勇敢而且热情善良,在还没见面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她整个人身上洋溢着的那种只有在充满爱的家庭里成长起来才能具备的阳光明媚。也许是RFA里只有我们两位女性的缘故,她常常给我打电话,在讨论派对话题之外还会关心我的工作和身体健康,甚至会说笑话逗我笑。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主动说想跟我成为朋友,她们会夸我勤奋刻苦,却从没有说过我有趣有天赋。

  但是她这样说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文件压得暗无天日的一成不变的日子里,她轻巧地撬开了我心里的蚌壳,告诉我我是一颗珍珠,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发出更璀璨的光芒。

  因为她这样说了,所以我也想试着相信自己。

  我并不擅长工作之外的社交活动,所以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划分女生朋友之间正常和不正常的亲密。校园时代开始,女生们就有得天独厚的展现友情的天赋。她们上下课同行,牵着手在课间去上厕所,晚上钻进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其中一方感情遇到了挫折可以抱在一起哭。

  可是我都没有经历过,我只好猜想我想与她一起经营一家咖啡店也是在这个范畴里。

  RFA派对那天,我早早到了会场,攥着那把钥匙,手心都出了汗,终于在当着Jumin的面把钥匙交给她后,长舒了一口气。

  她的刘海稍长,眼里灵动的光却从发丝间透出。她眼睛骨碌碌转了一下,然后朝我笑:“好啊,交易成功!”

  阳光明媚。

  我想,我对她的喜欢可能还是稍微超出了那个范畴。

 

  后来经营咖啡店的忙碌和快乐一拥而上,让我剩下的思索持续到今天。

  她随手擦过我嘴角的奶油时,我感觉到一种悄无声息的暧昧。

  这像是一个提醒——我需要确认自己的感情了。

  午饭之后我拨通了Zen的电话。

 

03

#MC

  她在下午急急忙忙套上大衣走出了店门。

 

  其实我听到了那通她打给Zen的电话。在只有一个人的空间里谨慎地压低声音,像是要讨论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我想了想,至少不是我的生日,然后她就急忙去赴约了。在平日里这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Jaehee还保留着一些在C&R时的工作习惯,比如工作的时候特别专注,一样工作没有做完的时候,基本不会中途放下去做其他事情。所以我猜想这是很重要的约会。很重要的,我不能出场的约会。

  我也不是没有担心过她变得开朗后也会变得更受欢迎,因为她完全具备这些条件。咖啡店里也有过男性常客在特定的节日给她送花,甚至附上一封厚度十足的信——不过她婉拒了。

  尽管我自认对Jaehee和Zen都十分了解,我也承认每个人总有别人看不到的另一面。我跟Jaehee常常约在其中一个人的家里,一人捧着一半西瓜用勺子挖着吃,看Zen从音乐剧演员出道至今的录像带。观剧过程中,尖叫、捂脸、手舞足蹈都会有。在这之前应该没有人能想象,这个平日里严肃正经的前总裁助理也会有做出这样举动的一天。

  我也很喜欢她表现出来的阳光开朗的那一面。记得有天我刷推特,问她:“Jaehee,你的二八分刘海留了多久?”

  她略微想了一下,“记不清了,很多年了吧。从高中开始……?”

  我把推特页面推到她面前,“据说留太久这样的发型发际线很危险哦。”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她不甘示弱地扯了扯我盖到眼睛的刘海,“就算是这样,你这也该剪一剪了吧。半张脸都没啦!”

  “啧,跟我妈说的话一样!”

 

  尽管很早之前,她就说过她对Zen只是普通的粉丝对明星的那种喜爱,但如今Zen在我们面前,更多扮演的是朋友的角色。每周他结束排练后,还会特地抽一两天来咖啡店光顾。感谢他日益增长的人气,和那张招蜂引蝶的脸,顺便也给咖啡店带来了不菲的营业额。

  对啊,他也那么好看。

  怎么说呢,如果这两个人能够得到幸福,也是个不错的结果吧。

  我用叉子戳着眼前的第二块奶油蛋糕,久久没有吃完。

 

04

#Jaehee

  Zen在电话里说,我们见一面吧。

 

  我们约在另一家咖啡店。大概是因为在MC面前我几乎没隐瞒过什么事情,从出门到此时我都带着好像做了错事的心虚,担心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想,出门的动作都变得风风火火。

  我比Zen要早到达约好的地点,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平复心情,我开始研究起这里的菜单,直到Zen在我面前坐下我才留意到他。他现在基本都会戴墨镜出门,不过那头秀丽的银发,和掩盖不住的美丽五官,还是处处宣扬着他是一个天生的魅力者。

  即使现在我们更像朋友,我还是忍不住欣赏他。

  “这位美丽的女士,请问我能在你对面坐下吗?”

  “乐意至极。”

  于是我详细跟他讲了我“一个朋友”的故事。

  最后我问他,“我的朋友问我,她的感情是友情还是爱情,我应该怎么跟她说呢?”

  “……”,他像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然后带着一种理解的笑意,“在你的朋友开始在意这个问题的时候,不是已经说明了这不仅仅是友情了吗。”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

  在这种沉默还在持续着的时候,Zen接到了一通简短的电话,很抱歉地跟我说导演临时有事找他。

  在他离开之前,他递给我两张音乐剧的票,“这是我一个朋友出演的剧目,你们有兴趣可以今晚去看。”

  “RFA的两位公主,我会作为身后的骑士支持你们的~”他拿下墨镜,朝我眨了眨眼。

  他走后我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演员的直觉有时候真是太可怕了。

 

05

#MC

  我拿到了Jaehee递过来的一张音乐剧的票。

 

  她说她刚刚去见了一个久违的朋友,这是朋友临时去不了送给她的。

  说实话,我对“久违的朋友”这个说法耿耿于怀。

  但是礼物是无罪的,况且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看。

 

  这是一场精彩的音乐剧。曾经辉煌,如今家道中落的家族突发一系列案件,作为家族独女的主角层层追查,最后发现幕后黑手是母亲曾经的贴身侍女。

  主角母亲是从渴望头衔的富裕人家嫁到这个家族的,但是仅仅被作为棋子,原本美丽温婉、内心善良的她目睹这个家族辉煌之下的一系列黑暗,试图做出改变却反被折磨迫害,最终在主角尚且年幼无知时就死去,从这个家族逃出来的随嫁侍女决心为她复仇。

  真相揭开的一刻,侍女坦诚了她对母亲的忠诚和爱意。剧目戛然而止,全场哗然。

  无非是,这样的剧本可能大胆又有些敏感。

 

  我跟Jaehee离开的时候,她似乎对这段剧情还略有所思。

  我在心里默念,自己的这份感情也许还是藏在心里最好。

 

06

#Jaehee

  故事的剧情让我感到意外。

 

  我不想过多评论剧目本身,而仅仅在思考那份,深沉而隐忍的爱意。

  如若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情感,是否也只能一个人吞下?

  走出剧院的时候人潮汹涌,我能清楚听见旁边一对情侣聊天的声音,女生正挽着男生的手,说:“你觉不觉得,虽然剧情很精彩,但是女生跟女生之间的爱情,想一想还是觉得有点恶心。”

  “……”

  身边的MC突然拉了拉我的手,大声说:“Jaehee,你觉不觉得,不论是什么感情,本身都是没有错,而且值得尊重的。所谓对错,也只有表现的方式而已。”

  “我还是,挺佩服那个侍女的。”

 

  我曾经怨恨过我的父母。

  我对于小时候幸福快乐的记忆非常短暂。他们在我年幼的时候就双双离开了人世,从那时开始,我不得不学会成长,不得不让自己坚强。就算面对他人的冷眼,也要告诉自己不要在意。

  我甚至曾经想过,如果母亲当时不是义无反顾与年长二十岁的父亲结婚,我会不会有一个更加愉快的童年,我能不能像其他的小孩一样无忧无虑地长大。

  但是没有如果。

  如果母亲没有跟父亲在一起,我如今就不会存在于世,不会牵着身边这个人的手。

  她会告诉我,感情本身是没有错的,是值得尊重的。

  我突然怀念起父亲那只覆在头顶的几乎不可回忆的大手。我想我终于原谅他们了。

  因为我发现,我也义无反顾地喜欢她。

 

07

#MC

  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咖啡店把新品菜单做完。

 

  今天尽是意料之外的提议啊。我望了眼她身后浓重的夜幕,又看到她在路灯下柔和的脸,点了点头。

  我们推开咖啡店的门,扑面而来的还是上午做完奶油蛋糕残余的香气。我们把原材料和厨具拿出来,又开始了上午的分工合作。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次我觉得她在看我,并且好几次试图挑起话题,又在开了个头后,在奶油搅拌的声音中声线缥缈。

  “嗯?Jaehee,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

  “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啊,饼干也烤出来了。”然后她匆匆拿起隔温手套走了过去。

 

  其实我知道她肯定藏着心事。

  会不会跟她下午与Zen的那场约会有关呢,我不知道。

  我没有再问下去。

 

  把事情都弄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我们都是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工作的类型,所以到最后都是累到快趴下。

  我们收好删删改改确定下来的新品菜单,快没有力气搭车回家。

  她从仓库里搬出一张折叠床,建议我先在这里躺下休息一会。她似乎说过,这是她刚进C&R工作的时候买的,以为在公司深夜加班的时候可以用上,结果发现这种假设根本不存在。

  我提议,“虽然床不大,不过我们一起,应该也没有关系?”

  她犹豫了一下,也一起躺了上来。

 

  ……

  过了很久,我听见她的呼吸声均匀沉缓。

  我的眼前是她的背部,浅棕色的卷发披散下来,盖住了她瘦到骨骼有点突出的肩膀。

  我到现在依然佩服她,明明外表是柔弱的类型,骨子里却如此好强。

  其实我还是想告诉她我的秘密,就算她不会知道。

  我不禁用食指在她的背上写下了一个字。

  “我”

  她的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

  我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继续写下去。

  “喜”

  “欢”

  “你”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沉默,我听到她的呼吸声清晰起来。

  她缓缓地转过来面对我,波光潋滟的琥珀色眼里温柔满溢,她说:

  “我也是。”

  我的心跳如擂鼓。


08

#Jaehee

  没想到我没能成为先告诉她的那个人。

  我觉得仪式感还是很重要的,下次我不能再犹豫,要好好地告诉她。

  我喜欢她。


Fin.


17 Feb 2018
 
评论(14)
 
热度(64)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