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Touch! 感谢太太!

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Yoosung×MC/我】给小天使的生贺文

The First and Last One


食用须知:

*时间线大约在情人节ae前后,私设一堆,有借鉴其他线ys电话剧情。

*ooc属于我,文笔和剧情不足。

*想给小天使全世界的爱。


01

  他喝醉酒时会回到二十岁。

  我是在他去年的生日发现这个秘密的。

 

  去年的今天,恰好是他高中好友的婚礼前夜。新人们挽着彼此的手步入婚姻殿堂的前一天,总少不了各自一场轰轰烈烈的单身派对,好友列表排名靠前的他自然也在受邀之列——即使作为其中最早也是唯一成婚的。

  这样的场合我当然不适合过去,而他则在纠结几番后决定参加。其实他也并不擅长这样的活动,再加上生日时间的冲撞,所以征求我意见的时候反而更像在道歉,比如说会负责三天的洗碗工作,比如再三保证不会做奇怪的事情,如果我担心的话可以给他戴上手铐。

  等等,他好像一脸真诚地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可以啊——”我笑着听他讲完,“生日我们可以在白天庆祝,洗碗的话,我对猜拳赢你还是很有自信的。手铐什么的就——我知道的,那位是很重要的朋友。出门小心点就好啦。”

 

  我还记得收到这位朋友婚礼请柬的那天天气晴朗,因为他兴奋地眨着眼睛露出笑容的感觉,与午后暖洋洋的阳光相得益彰。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宴请宾客一栏下面用毛笔字工整书写的我们的名字,微微压低声线,说起他们高中时候的故事。

  高中那会他们常去同一个自习室,一来二往也就熟络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位朋友总爱问他有什么想喝的东西,可以帮他跑腿;就算帮他买了回来,隔几个小时又会重复同样的问题——这时候,即使是他也发觉不对劲。问起原因,朋友才说是想看楼下便利店工作的那个女孩,形容起来,女孩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偶尔会有遗漏的发丝拨到耳后,结账时对每个客人笑脸相迎,按计算器时的表情却格外认真。高中时代的情愫是这样热情又含蓄,虽然他作为旁观者清楚得不得了,他的朋友却始终无法将“想见她”的心情与“喜欢她”挂钩。直到女孩辞去便利店的工作,迟迟才感悟到的爱恋才随遗憾席卷而来。

  “这算是我第一次陪身边的朋友经历错过爱情的感觉吧。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想,如果我哪一天喜欢上一个女生,至少一定要鼓起勇气靠近她。”这样说着,他的眼瞳从向上看的回忆里转移到我的方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我们在大学一开始都挺消沉的,还经常一起打LOLOL,顺便探讨没有女朋友的原因。”

  “后来我很幸运,遇到了你。知道我眼睛受伤之后他来看我,听我讲起你时还拍着我肩膀说‘干得不错’。……之后他去服兵役了,我们的联系就少了很多,但现在知道他也获得了幸福,我真的很开心。”

  “因为我已经很幸福了。”

  他又悄悄把主语替换回自己了。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伸手摘下他的红框眼镜,他默契地带着阳光的温度吻下来,我的额前扫过他柔软的金发。

  幸运的还说不定是谁呢。

 

  于是就这样到了他生日当天。刚好是悠闲的休息日,我们睡到自然醒,一起做早餐,在他忙于回复RFA成员和朋友们的祝福信息时我拿出礼物,午餐用我做的生日蛋糕代替(虽然他已经试吃过好几次了),洗盘子的猜拳输的是我。午睡后一起出门看电影逛书店,回到家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无聊地玩起注视对方看谁先移开视线的游戏,直到他简单收拾一下后出门。虽然是他的生日这样特别的日子,硬要说跟平时有什么不同,好像也不多。

  除了我觉得是时候提醒他,剪刀石头布时他总是习惯先出石头。

  生活到如今,比起惊喜与变化似乎更多的是平静与安逸。满足与欣慰的同时,我偶尔也会怀念起以前的日子,想碰碰他翘起的头发,摸摸他容易变红的脸,或者故意摘下他卡在刘海的发夹。那时候我似乎也是性格更为张扬一点的少女,能更直率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如果他说了什么感动人的话,也会不甘示弱地回一句。比如,不会忘记“生日快乐”后,加上一句“我觉得遇见了你,是我更加幸运啊”。

  一回首才发现,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很多。有时候我也会想,自己的变化是好是坏。

 

  他是被Zen背回来的。

  打开家门的一刻酒气也扑面而来,他摘下了眼镜,睡得一脸安稳,除了脸颊泛着潮红之外就显不出什么醉态,在这种衬托下反而是背着他还喘着气的Zen有些狼狈,汗从额角流下,一副刚做完负重运动的样子。

  我们奇异地对视了几秒,最后还是Zen先抬起手向我无力地招了招。

  “嗨,lady,我把你丈夫送回来了。”

 

  经过Zen的说明,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本来准新郎是派对上的主要被灌酒对象,然后大家突然想起Yoosung拉仇恨的现状,就也想意思一下地灌一灌,直接结果是没几杯他就跟新郎一起倒了。人喝醉后有很多种表现方式,而他们俩的方式出奇地一致——一边哭一边叽叽喳喳地聊天。看不下去的朋友们终于说要替他打电话找人送他回家,不知为何Zen就在温习剧本的时候接到了这个麻烦的差事。

  “这种喝醉酒的家伙今晚就让他睡沙发吧。沙发!”Zen一边跟着我引路背他进房间一边骂骂咧咧地吐槽着,“明明刚才一路上吵得要死,一回家就安静了。……这家伙求生欲还挺强的嘛。”

  即使是这种情况,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Zen帮我把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之后就打算离开,听完我的道谢和不好意思之后只是摆摆手,揉着肩膀无奈又爽朗地说:“没什么,看在他生日的份上就原谅他了。……对了,虽然我说这话可能不太合适,喝醉之后的男人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你还是要小心一点。”

  “……哈哈哈我知道了。也期待你下一部音乐剧。”

  “当然,会给你们留两个好位置,bye~”Zen走出去顺手带上门,门快关起时我听见从门缝钻来的一句话。

  “啊对了,我背着他回来的时候,他还边哭边嚷嚷着要见‘MC’。”

 

  MC……?

  说到这个怀念的称呼,已经是我们刚认识时候的事了吧。

  我洗好毛巾带上盆子走进卧室,发现他已经醒来,正坐在床上一脸迷糊地打量周围,看到我走进来也只是睁着水汪汪的紫色眼睛天真又疑惑地盯着我看,醉醺醺的样子却奇怪地有点清爽。有点凌乱的金发朝两边微微翘起,没有戴眼镜,只是鼻梁两边有镜架留下的浅浅凹陷。

  他这时的样子,也像极了那个时候。

  “……MC!”他一瞬间抬高的声音带着软软的调子传来,然后是咧开嘴的微笑,随即歪着脑袋问我,“不过……这是哪里?”

  如果不是他身上还残留着酒味,我差点会以为自己正要面对某个传统韩剧必备情节。但是他醉酒之后的反应太可爱,为了验证我的猜测,我也就只是笑着坐到他面前逗他,“是我家哦。”

  果然,就算脸上已经足够泛红,脸颊的颜色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到耳根,“诶……不、不好吧,Zen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过夜??我、我该回家了……”

  我连忙拉住他,双手把他的脸捧到眼前,“亲爱的,我们已经结婚啦。”

  “亲、亲爱的?咳咳……”他像是被呛到一样咳嗽,又抬起亮亮的并因为惊讶而睁得更大的眼睛,含糊又不可置信地回应,“嗯?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是在做梦吗?”

  我阻止了他准备掐自己脸的手顺便握住,笑容已经完全忍不住,“嗯……你应该是在做回到二十岁的梦吧。今天,是我们认识后你的第七个生日了。”

  为了加强说服力,我拉起他的手在房间里指向各个方向开始介绍,“你看,这是我们的婚纱照,那边是客厅,我们昨天下午才一起打扫过,玻璃是你擦的。厨房在那个方向……对了,冰箱里还有没有吃完的泡菜,是我跟妈妈,啊……你的妈妈学了怎么做的哦!”

  “好痛!”他还是用另一只手掐了掐自己的脸,或许之前因为有很多感触已经哭得带红的眼里又是泪汪汪的样子,“那……我可以抱抱你吗?”

  “当然!”我拥抱上去,附加了一个点在唇角的吻。

  “亲爱的,你知道你现在一身酒味吗?”

  他点点头,但是又撒娇一样哼了两声。

  ……他太可爱了。这到底是谁的生日啊。

  “亲爱的,生日快乐。我真的,很高兴遇见了你。”

 

  他在醉酒后的第二天清晨醒来,我醒来时他已经恢复原样,甚至基本解决好了昨天的各种烂摊子,做了丰盛的早餐——除了几乎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

  看见我只是盯着他笑却缄口不提的样子,他只能无奈又委屈地说再也不喝酒了。

  而我藏起这个秘密时,已经思考起明年的这一天该如何与他度过。

 

02

  今年,我们认识后他的第八个生日,是工作日。

  我们都需要照常上班。掐着时间起床洗漱穿衣吃早餐出门的时候,我不由得感叹怪不得人们会随着年龄增长渐渐把生日的位置放轻。

  已经给出去的礼物是他正戴上的手表,还没有给出去的礼物则在我的包里静静等待今晚的开启。

  是我二十岁时的日记本。

 

  于是夜晚前的空闲时间我几乎都陷在回忆里,从我们各自的变化,到他说过的那些至今储存在我脑海深处的话。

  二十岁时的他是个可爱的少年。沉迷游戏,参加各种社团,除了学习几乎什么都想试试看,但其实聪明努力,只要开始认真就会变得很厉害。他对世界抱持的更多是善意,关心身边的人,笑起来能点亮整个世界,眼睛受伤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强撑着发自拍给我报平安。不爱运动,酒量不行,容易中招Seven的恶作剧,也曾把我跟表姐Rika混淆,但因为是他,大大小小的缺点都说不上是缺点。

  二十岁时的我是个普通的少女,人生却因为偶然加入RFA、遇见他发生改变。答应加入RFA后其实有点后怕,回复第一位客人邮件的时候生怕出现错误,第一次接到他电话时可能比他更兴奋和安心,得知公寓里有炸弹打着“没关系”的手有在发抖,有过很多紧张怯懦的时候,也拼命暗示自己要变得乐观可靠。如果他说要为我成长,我也想与他一起成长。

  如今我们已经结婚四年。他拿到了博士学位,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兽医,跟RFA去过一次海边后不甘心地开始定期跑健身房,不过酒量大概还是原地踏步(多喝也对身体不好),表现出笨拙、被骗到或者害羞到脸红的几率小之又小,只有那双大到似乎塞隐形眼镜都不用扒开上下眼皮的眼睛永远因为直率与爱亮晶晶的。

  而我也曾对未来感到迷茫,辗转几份实习与工作后才更了解自己适合和喜欢做的事情,因为想照顾视力受损的他学会了如何照顾别人,让自己真正变得更乐观和温柔。通过RFA的契机认识了更多人和更广阔的的世界,也因为他感受到世界一角会有属于自己的温暖。

  “我曾以为像爱情电影里,发现彼此两情相悦的一瞬间就是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没想到,接下来每一天能带来更多的怦然心动。”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你在我身边。”

 

  夜晚,吃过生日蛋糕许过愿望,我把灯打开的一刻,也拿出了一直放在包里的日记。

  “Yoosung Kim先生,现在开始,我要读我20岁时的日记了。请你认真听,听完要作答哦。”

  我清清嗓子,不管他是否反应过来,自顾自地开始读下去。

  “2月1日,周四,天气晴。加入了叫做RFA的组织。……刚刚才认识了成员们,好像只有一个人跟我同龄,名字里有一颗星星,聊天室名字后面有一颗涂黑的星形符号。虽然加入组织才几分钟,他就打电话来鼓励我了。感觉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尽管对一切还不太清楚,希望能跟大家熟悉起来,努力工作吧。”

  “2月2日,周五,天气晴。一觉醒来还是不太习惯自己在哪里……今天也接到了Yoosung的电话,听见他的声音莫名有些安心,说起来他的声音挺好听的,不过他沉迷LOLOL的程度似乎比以前认识的朋友还要厉害呢……”

  “2月3日,周六,天气晴。……我给他打了第一通电话,讲电话的时候看到公寓窗外的阳光,天气真好啊……”

  “2月4日,周日,天气阴。……Seven对Yoosung做了恶作剧,他好像生气又难过的样子,下次我是不是应该早点指出来比较好呢?对了,他在电话里说了他会自己做饭,我是不是也稍微练习下会比较好?……”

  “2月5日……”

  读完了初相识的十一天,读完了第一次约会,读完了他的第一个生日,我终于敢抬头看他的脸,笑着问:“亲爱的,我写得很糟糕吧?”

  “亲爱的,我觉得我更糟糕,我快哭出来了。”

  我对他眨眨眼,“去年你喝醉了,我看到了二十岁时的你,所以我也觉得,今年应该用二十岁的我的方式进行回礼。”我边说着边走进他的怀抱里,感受着手臂一点一点收紧。

  “生日快乐。”

  “我想告诉你,从那时开始我就觉得,再也没有比遇见你更幸运的事了。”

 

03

  我似乎听说过,人的成长就是一条不归路,向前走便再也回不去。

  但是眼前的他,在还是少年的时候,初初长开的眉眼间全是青涩,说出那句“我要保护你”时却是让人安心的成熟坚定;而他长成男人,举手投足和谈笑间的游刃有余好似已全然没有当初手忙脚乱与羞涩的痕迹,但当我此刻对上他的眼,却觉得那个美好得恍若透明的少年从未离开。

  我只是再愚钝不过的平凡人,无法解释时光如此钟爱他的缘由。但我很清楚的是,不论他是曾经的少年还是如今的男子,不论他到未来如何改变,甚至直到以后失去时光对容颜的眷顾,我还是非常、非常地爱他。

 

  “现在是提问时间!Yoosung Kim先生,你猜我们还能一起度过几个生日呢?”

  “啊,肯定会到人生的最后一个生日吧。”


Fin.

11 Mar 2018
 
评论(24)
 
热度(89)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