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Yoosung×MC】礼尚往来

*一篇迟迟迟到的白色情人节贺文。

*越来越老年感的文风。

*个人脑补过度的私设和ooc预警。

*时间线大约在ae前后。(个人认为的)小天使小奶狗和小狼狗属性并存的时期。

*因为不太清楚韩国白色情人节的过法,强行套进了日本的习俗。文章里“义理巧克力”、“本命巧克力”以及“女生在情人节送出巧克力,男生在白色情人节回礼”的设定都是日本那边的习俗。

*如果能接受以上这些的话,非常感谢阅读。



01

  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寒,温差伴随着日出日落格外明显。由黄昏入夜,几分明亮透在渐渐变暗的天色中,简简单单就衬得视野之内不那么沉寂,就像掺着凉意的晚风里,交握着的手传递而来的手心温度似乎比披在肩上的外套还要温暖。

 

  今天也是个平常的工作日。Yoosung下班后稍微加班了一段时间,MC就先到宠物医院找他会合。加班后的时间到底还是稍晚,整天盯着病历和各种仪器也对他的精神和视力有所消耗,她这么想着,看着他整理好桌上的资料,脱下身上的白袍,舒展了一下身体,在估计他准备说出今晚掌勺的菜单前环住了他的手臂。

  “亲爱的,辛苦了!对了,今天的晚餐在外面吃怎么样?”

  他稍稍低头对上她的目光,一旦笑起来就会回归少年模样,“啊,我刚想说,冰箱里的食材好像不够了。所以待会吃完晚饭,我们去一趟超市吧?——嘿嘿,看来我们是想到一起了。”

   “嗯……好啊!” 

  她有点心虚地想,她对家里的冰箱储备可没有那么熟悉。

  “那——烤肉可以吗?购物街那边,同事前两天推荐的。刚好那附近也有超市。”

  “OK——!”

 

  于是吃过晚饭,逛完超市出来,两人手里各自拎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购物袋——拿起来之前,他又在她的袋子里挑出了一袋西红柿,塞回去一包体积差不多的棉花糖。彼此间空闲出来的那只手牵起,已经是心照不宣的惯例。因为吃得有点饱,加上晚上已经没什么安排,所以他们走回停车场前稍微绕了点路,脚步也放慢了一些。如果有谁认真地分辨一下行人,在一路上不少行色匆匆的人中,忙里偷闲的他们倒真的有些特别。

  填饱肚子之后,被一整天的工作打包来的倦怠已经消失了大半。值得感激的是,他们都是容易被满足的人,只要能吃到喜欢的东西,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整个人就会进入充电中的状态。相处的时间足够长久,两人间的沉默也不会带来尴尬。MC就这样带着兴致看天空,看亮起的路灯和霓虹灯,一旁经过的两位女高中生的嬉笑声和谈话声传入耳中。

  “好希望明天早点到啊……能收到巧克力就好了!”

  “哈哈哈,我也想收巧克力。不过一想到明天数学小测……”

  “管他呢——啊不好!快八点了?!回家要被骂了呜!”

  “啊啊啊要赶不上公车了,快跑!”

  ……

  她们的脚步声一瞬间加快,MC在这时回头,看到了少女们奔跑的背影。扎起的头发、单肩的书包和西装短裙的裙摆也因为运动而快速摆动起来。两个人影在夜幕下逐渐变小,直到没入远方的街景。

  交握着的手上突然传来牵引力,她才发现自己似乎停下了脚步。

  “亲爱的,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年轻真好啊。”

  “??”

  “当然,你现在也还是很可爱——”

  “当然,作为你的丈夫我可是很有自信的。不过等等?你是在敷衍吧,亲——爱——的——”

  听到这故意的撒娇声线,她笑起来抬头仰视,他的脸上也挂着明显的笑意。说起他的样子,也不过是从发夹到眼镜的改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擅长从成熟到可爱一秒切换呢。

  “才没有。我最喜欢你了。”

  “诶,我更想听‘我爱你’——”

  “你先说。”

  “Honey,我爱你。”他这样说着,还特意偏头靠近到她耳边。“不能让别人听到呢。”

  喂,这是不是太犯规了。

 

  说起来,刚刚她们谈话里提到的“明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三月十四日。工作日,他生日之后的第三天,以及……白色情人节?

  确实是高中时代会为之着迷的节日呢。

 

02

  虽然感觉会被认为是幸福里的吹毛求疵,但其实在MC心里,还是会对他们二十岁前的毫无交集感到一点遗憾。

  出于最纯粹的原因,她想了解他的一切。如果像电视剧里一样,书架上相册里的每一张照片都能成为一次回到过去的契机,她肯定要穿越回去,把他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记录下来,比如刚学会走路时走得跌跌撞撞的每一步,换牙那会缺着门牙但毫不在意地站在景点门口咧嘴笑的灿烂笑容,还有比赛后拿着亚军奖杯却不甘心地抹着眼泪的模样。

  更幸运一点的话,她可以回到高中,像所有紧随恋爱潮流的高中生那样,在情人节那天向年级里人气颇高的他送出巧克力,然后满心期待他在一月后的白色情人节会给什么回礼。那时他还是深栗色的头发,没有完全长开的五官清秀端正,西装校服穿得标准,在主席台发言时肯定站得挺拔,声音清脆带着稚气,却十分冷静,可能还隐隐透出几分张扬的自信。她可以站在人群中,连稿子里官方客套的句子都认真聆听,自豪地想这是她的优秀的少年。

  再延伸一点,如果还有这样的如果,她希望能陪他经历那场骤变,在每个走向情绪化的瞬间安抚他,尽管她可能无法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任何改变。他是个温柔的少年,应该不会将她推开,就算那时的他还无法接受她,她也不会受伤。因为她已经从未来得到了有恃无恐的权利。

  因为她足够爱他。

  当然这些不过都是臆想,何况他已经学会将过去的痛苦安放在心底。他的人生钟表已经换好电池,滴答滴答地在每一天平稳前进,把不开心的日子存档覆盖。虽然无法亲身参与,她还可以从朋友们的阐述和他的回忆中拼凑起那些一点一滴,然后得知除了那些曾让他难过的过去,还有很多让人会心一笑的故事。

 

  他们在一起还不久的时候,他带她去了第一场高中聚会。进门的一瞬间,气氛热烈的卡拉OK包厢里,除了正投入唱歌和疯狂点歌的几位,其他人都围了上来,一来就是熟络的打招呼,以及抱怨他推掉了之前所有的聚会。

  “哇,好久不见会长染了头发——”

  “Yoosung大佬今晚有空上LOLOL带我吗,等等你居然交到了女朋友?!”

  “女朋友好!”

  也不清楚他在高中是怎样的迷之地位,总之接下来他们就被推搡上前点了一首男女合唱,跨越前面十几首歌直接被顶到最前。那是除了他隔着电话给她哼摇篮曲之外她第一次听他唱歌,有些晃眼的光线隐蔽了他潮红的脸,但她还是从他无奈又开心的表情中捕捉到了害羞的成分。唱歌的时候周围意外的安静,一首歌结束,又很快因为掌声和善意的起哄吵吵闹闹起来。交出话筒之后他们就被围进了闲聊的圈子里,高中和大学的话题交替着被提起。她被挤到挨在他身边,他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然后伸出一边手臂搂住她,让她跟旁边的人再隔离了一点点距离——大概是他细微之处的占有欲。

  但是那边接下来抛出的话题就对他不怎么友好了。

  “对了,我想起来,高中的时候Yoosung很受欢迎吧——虽然他坚持不谈恋爱。”

  “学习和活动就够忙的了吧,我记得Yoosung周末还会去做义工……?我到现在也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能在写数学卷时露出我打游戏时那种兴奋的表情,这就是学霸跟我的区别??”

  “啊我想起来了!每年情人节超多女生来我们班找他送巧克力,义理的和本命的都有。本命的一般都会被婉拒吧,所以女生们会偷偷塞他抽屉和鞋柜里,还记得他那时候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

  “噢噢我以前一直以为他有外校的女朋友来着。聊天的时候不是经常跟我们说不去打球,因为周末约好了见‘Sally’嘛,后来他给我看照片我才知道‘Sally’是他表姐的狗……”

  “啊啊我想起来了还有——”

  “等等……你们??我还坐在这里啊!”

  他羞愤交加地打断道,蔓延到耳根的烧红已经连昏暗的光线都盖不住。

  “啊,当事人生气了,还没有讲到重点。”

  “一、二、三……女朋友君,这家伙的幸福就拜托你啦。”

 

  回程的路上他意外地沉默了。他在无法回避有关Rika去世的回忆的那段时间里,其实也有意无意地连带高中的记忆一起回避。高中交好的朋友或多或少也知道他进入大学之后的改变,他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依旧嘻嘻哈哈的同时也在担心着他,并因为他振作起来而感到开心。

  ……话是这么说,感动之余,是谁提议把高中的糗事搬出来的?

  而她一直走在他身旁安静地看他,像刚刚郑重地点了点头说“当然”那样,再度给了他一个让人安心的答复。

  “作为今天听到的故事的回礼,我也告诉你我的一件事吧。”

  “我的舍友说,最近我的梦话里频繁出现‘流星’这个单词。”

  这次是她涨红了脸看对方绽放的笑颜,却被感染得忍不住也笑起来,阻止的语言变得毫无力度,“……不要笑啦!”

  那时他们都不熟知安慰彼此的方法,也不会计较感情中的得失,只觉得什么都应该礼尚往来,对方付出了一分,便应该也努力回报一分。

 

  觉得无以为报的时候也是有的。她收到第一份来自他的礼物不是在任何节日。他把那堆作为礼物的发夹拿出来,认真解释着:“今天班里有女生找我借发夹,说上体育课可能要用到。不过我身上只有夹在刘海的那只,想了一会还是没有给她。我说过不想对你隐瞒任何事情,这样说可能有点自恋,不过我觉得她最近对我有点在意。然后再想了想,突然就想把发夹全部给你。”

  “话说,我不戴发夹,会看起来更可靠一点吗?”

  她伸手摸摸他的头,说:“会的。你已经很可靠了。” 

 

03

  时间飞逝。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节,他生日之后的第三天,依旧是普通的工作日。

  如今他们对这样的节日已没有太看重。早晨他在厨房忙碌着早餐,她便在饭桌上摆好碗筷和蘸面包的果酱。她先坐下,正对着厨房的位置刚好能看到他的后脑勺,距离上一次补染金发已经过去挺长时间,隐隐约约能看出他新长出的深栗色的头发。

  她心下一动,向着他端着平底锅走出来、还穿着围裙的身影喊,“亲爱的,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嗯?”

  “高中时的我在情人节给你送本命巧克力,被拒绝了,然后偷偷塞到你抽屉。”

  “然后呢?”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想要回礼了。”

  他正低头分着煎好的鸡蛋,听完只是弯起嘴角,“可以啊,回礼的话,多少都可以。”随着话音落下,煎得恰到好处的鸡蛋稳稳落在她的盘子中间。“今天打出了双黄蛋哦。”他补充一句,语气带着一点得意。

  她抬头与他对视,拿起了筷子,理智气壮地撤回前言。

  “我又想了想,回礼什么的,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因为过去的永远无法寻求过去的弥补,而未来才是等待他们点亮的整片夜空。

  因为仅仅此刻他在眼前,就已经是生命最大的馈赠。



Fin.


18 Mar 2018
 
评论(6)
 
热度(35)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