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精灵宝可梦|瞬遥】与你的二三事(五+番外)

时隔一年多,来替奶奶更新她的坑(心虚。

想要说明的是,一到四章以及番外写出来的时间是2016年的6-11月,而第五章则断断续续在2017年12月-2018年4月,中间隔了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更新。虽然段子们本身联系不大,但是内容、写法和文风上都可能有比较大的改变。

番外的主角是火箭队,内容是在(二)06提及的开拉面馆前发生的故事。

总体私设较多,人物ooc也是肯定的了。

不论如何,感谢阅读~


这里是年代久远的前四章传送门:

第一章 一起看细水长流

第二章 她和他和他们

第三章 你不知道的事

第四章 罗曼蒂克能吃吗



第五章 关于天气

01

  冬天,合众地区,雪花市。

  要问瞬和遥为什么在这里,原因很简单:看雪。丰缘是个南方地区,冬天固然冷,只是很少会下雪,于是这里的人对雪总有种超于北方地区的人的憧憬和热情,冷冰冰的雪在他们的粉丝滤镜下也美丽可爱几分。看雪就要挑好地方,雪花市连名字都带着冬天的特质,实际也是如此。厚厚的积雪,结冰的湖面,漂亮的风车和热辣辣的美食,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冬天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走出市区来到郊区的湖边,遥哈了口气,饶有兴趣地看完雾气消失,目光转移到瞬身上。遥不怕冷,自诩热血少女也是有根有据,瞬却完全跟不上中二时代被称为什么冰山王子的名号,怕冷得厉害。瞬的正常体温比常人偏低一点,大夏天就是长袖加身的常态,冬天更是追求温度,同样也对遥的穿着要求严格,直接结果就是——怎么看他俩现在都像两个球,加上雪球估计就是球球一家。

  尽管自己画风奇特,遥还是忍不住调戏瞬并试图展现秘制男友力:“你要是冷跟我说一声啊,我把围巾给你。”

  瞬白了她一眼,顺便帮她把围巾裹得更紧了一点。

  啧,调戏不能,男友给衣服的桥段不会出现,被扒衣服倒有可能。咳,话题好像跑偏了,总之遥试图开启了无意义的日常对话。

  “对了瞬,你喜欢雪吗。”

  “一般喜欢。”

  “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我很难接啊。”

  “喜欢美丽的事物,但不喜欢冷。”

  “还是缺少了发现美的眼睛啊,我可以帮助你更喜欢它一点。”遥一边说着一边捧起一堆雪,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来堆雪人吧,弄成怎样好呢。对了,看到雪你会想到什么?”

  那边传来良久的沉默,遥只当瞬没什么想法继续手头工作,直到他突然说:“看到满头的雪,突然想到六十年后,或许我们就是这样白发苍苍吧。……哦,偏题了。”他轻轻地笑,也没有什么懊悔的意味,只有声音轻得像飘落的雪花。

  瞬靠近她一起堆,隔着手套碰到指尖,遥却有种感受到了他向来偏低的体温的感觉,想起了某个场景她还牵着手吐槽他:“手好冷。”

  她把脸埋进了围巾里,藏起因为被冻得红扑扑所以根本看不出有没有害羞的脸,然后说:“要堆出最棒的雪人哦!”

  “好好好……”

 

02

  丰缘进入雨季,几乎每天都在下雨,淅淅沥沥的雨浇得整个城市的人和精灵都蔫蔫的,像过度吸水的植物,一整天困倦,耷拉着眼皮。

  瞬和遥倒还好,毕竟这几天有工作要天天往精灵研究所跑。家离研究所也不远,瞬撑着一把伞,两人在雨幕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也不过十几分钟的事。

  这天回来,瞬在门口收了收伞,遥找出钥匙开门,突然说:“对了,明天开始我们要不要分开撑伞?”

  “为什么?”他有点意外。

  遥指了指他的外套,右侧肩膀上的水渍:“我都发现了,伞朝我这里偏,你会淋到雨。”

  瞬略微思考了一下,其实他还挺喜欢撑伞的时候,遥一只手环着他手臂的感觉的,“我觉得可以买把大点的伞?”

  遥想了想,点点头算是同意,却又扑哧笑了,“真浪费。”一边打开了门。

 

03

  今晚,月明星稀。

  瞬在书房整理随着精灵们的成长而相应改变的能量方块配料表,不小心翻开一本全是天空照片的相册,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突然想起他跟遥也是经历过挺长一段分隔两地的日子的。

  姑且不论还是纯洁的劲敌关系那会,见面纯靠偶遇,就算确认在一起之后,两个人也还经常是各自东奔西走,忙碌各自的工作。那时虽然不曾在她面前承认,也有过与日俱增的思念,但一开始每次打电话,除了聊旅行和精灵,两人都拙于提出其他的话题,有时还会出现干瞪着眼沉默着看彼此脸红的尴尬局面

  不过也有例外。

  遥无事时喜欢看天空,看到了好看的天空就会主动打电话给他。按下即时通讯器欢快跳动的铃声后,她更愉快的声音就会传来,“瞬,你看,背后的天空很美吧!啊等等,会不会拍照给你看更好一些……?”

  “不用,这样就好。”他连忙制止她像是要中断通话的打算。

  “哈哈不会啦,对了告诉你,我今天的晚饭是……”

  ……

  而通话结束后,他总会噙着嘴角的笑意也拍下当地的天空。

  冲洗出来这些照片时,遥问过他这些照片的用处,他只简单解释说是旅行途中顺手拍下的。

  “唔……这些景色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她一边浏览一边评论。

  “……”,而他总感觉年少时的那些情绪都被翻阅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她她就是那个特别之处。

  不过现在很少会有分隔两地的日子了吧。

  “瞬!快来阳台看,今天的月亮超级亮!”

  “知道了——”,他放下手中的资料,一边走向阳台一边懒懒地应着。

  她轻快的语气倒是十年如一日。

 

04

  春天使人困倦。

  也许因为今年的冬天比往常寒冷,就算是在偏南的丰缘,季节的转换也比其他时候要明显。气温渐渐回升,落着细雨的阴天变多,吸饱了水的空气湿漉漉的,搭在窗边就会变成雾气和水痕。

  用遥的话说,睡醒一睁开眼看到这种朦朦胧胧的场景,就会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隔着面前一碗拉面冒出的热气看眼前的世界。

  既然还在梦里,就任由眼皮再度合上,翻个身心满意足地再睡一轮。

  所以这就是你的赖床病拖了一个冬天,到春天反而更加严重的理由吗??

  瞬无情地指出来。

  话是这么说,休息日里,早晨在床边抱着双臂站定看她良久,最后他还是给她掖了掖被角。

  直到遥这样的倦怠持续了大半个月,隐隐有更加严重甚至影响食欲的趋势,他才觉得这不太对劲。

 

  今天他起的比往常要早,想着应该先准备好早餐,把遥拉起床,跟她提议一下还是去医院检查身体。虽然可能只是单纯的身体疲劳,但季节变换经常还是会跟生病联系起来。

  但是他发现,这时候一般还睡得安稳的遥已经先他一步起身了。

  他简单收拾了床铺,穿上拖鞋走出卧室。厨房里没有奇怪的声响,说明她没有心血来潮打算承包今天早餐,也不在客厅,今早应该也没有什么非看不可的直播节目。

  一路边张望边思索着,遥冷不丁地出现在他眼前,笑眯眯地看着他,那双近日来总是半梦半醒的眼睛炯炯有神。

  “瞬,早上好!”

  “你起得这么早,很难得嘛。”

  “那你猜是不是有什么事?”

  “……”,可能是刚醒来的那方反应总是更迟缓些,瞬难得露出了无从下手的表情,又变成无奈的笑容,“不过,我以为你最近嗜睡可能是生病了,现在看来没什么事就好。”

  “啧啧转移话题了!不过——”她一边佯装不满地嘟起嘴一边把一样东西递到他眼前,话语到最后还是只剩笑意,“还是有东西给你看。”

  白色的小巧棒状物,中间显示两条红色的横杠。

  她怀孕了。

  接下来是短暂的沉默。他的大脑快速运转甚至快要归于空白,却还是在她接下来那句好奇又带点谨慎的“要说感想吗”说完之前,低头抱住了她。这样的拥抱让身体贴得很紧,可是他的动作却轻柔得像碰触什么高价的易碎品。

  不不不,是无价的。

  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知道他放在她背后的手甚至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这样的动作维持了很长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慢而低沉地说:

  “……谢谢你。我爱你们。”

  这样直率的内心表达,也是他的突破了吧。

  不过,他为什么连表达快乐的方式也这么别扭。

  她这样想着,一边努力伸手去抹无端流出的眼泪,一边同时感受到自己的肩膀被微微打湿。

  果然春天也是充满希望的季节。

 

05

  阳光明媚的日子,适合瘫着,适合出游,适合……在家里大扫除?

  平时总是上蹿下跳擦玻璃洗浴室的遥现在不适合再乱跑或者做重活,于是只被分配到整理房间或者干脆睡觉的工作。在瞬那股认真劲的带领下,自家精灵们仿佛也颇得精灵中心的吉利蛋真传,整日盯着她该睡睡该吃吃该出门走一走也要注意身体状况。如果训练家论坛上有“活成了卡比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个问题,遥相信自己能写出一个高票回答。

  “谢邀……”两个字在脑海里蹦出来的同时,遥撸起了袖子,就算工作没有挑战性,还是得证明自己在家务方面,除了跟厨房八字不合之外还是有正常的收纳能力的。

  她从衣柜开始整理。

  两人衣服数量基本是对半分,但放在一起看,不论是颜色还是适用的季节基本都能完美区分开来。遥的衣服多是颜色明亮的运动短装,而瞬的衣服色调偏暗,大夏天长袖长裤加外套的春秋配备一度让她怀疑这到底是拿来防晒还是吸热。

  不过,这样一来就会想起以前的日子。她翻到箱底发现甚至还有自己十几岁时旅行和参加华丽大赛的衣服,布料已经有微微发黄的旧日痕迹,而这些现在也已经穿不下了。

  一边怀念着,她继续翻出了一件意料之外的衣服。

  是婴儿服。布料崭新,尺寸小巧,阳光一样的淡黄色,图案是常见的童稚款,没有剪掉的吊牌旁边还有购物小票,是上周的日期。

  既然肯定不是她买的,那么……

  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又是用怎样的表情买下的呢?

  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卧室里传来很轻的两下敲门声。听到她声音清晰地说完“请进”后,瞬打开了门。

  “……”,对方先皱眉嫌弃地看了一眼堆满床铺的衣服,一秒了解到这人肯定收拾到一半已经忘了自己在干什么,接着叮嘱道,“外面我拖了地,你先不要出去。”然后表情在看清她手里拿着什么一脸了然地向他笑的一刻突然变得很精彩。

  “那……我先出去了。”

  想起来了,瞬以前也偶尔会脸红的,像现在这样。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从前和未来交织。时间在悄悄改变,又仿佛从未走远。

 

06

  午后,空气闷热,天色阴沉,按天气预报来说,是要刮台风了。

  外面院子的花园里种着玫瑰和茉莉。最近恰好是两种花的花期,灌木丛里相继结出层层叠叠的花苞,大部分还是将开未开的状态。花朵毕竟比较纤柔,尽管两人已经提前为可能来临的大风大雨在花园里做了防范措施,遥还是忍不住担心地看向窗外。

  对于包含植物在内的生命话题,她最近还是变得多愁善感了些,连带着经常在花园里流连玩耍的狩猎凤蝶、雨翅蛾,甚至罗丝雷朵都因为这场还未到来的台风担忧起来。

  这种时候,还是该讲些有趣的事情吸引她们的注意力吧。

  然而这对瞬来说并不是一件易事。

  “咳……你们饿了吗?”

  坐在旁边的罗丝雷朵拉了拉他的衣角,指着钟表示意现在离午饭大概只过去一小时。

  “……”

  “希望今年两种花能顺利开放,能拍到比去年更好看的照片就好了。”遥双手托腮说着。

  “明年的话,就是三种花了。”

  “嗯?”

  “等孩子……宝宝出生了,她也会挑一种自己喜欢的花吧。”瞬说着对孩子的亲昵称呼时,还带着一点的不自然。

  当时选择花园里花的种类时,是用两人各选一种的方式决定的,当然就是各自喜欢的花了,种子的挑选和种植也多亏了祖母的帮助。说起来,一方在外旅行的时候,花园里的那种花似乎就成为了代表物一样的存在。

  如果家庭成员增加了,院子里也会变得更生机勃勃吧。

  瞬的是玫瑰,遥的是茉莉,而第三种呢……?

  “希望也是夏天迎来花期的植物……!”遥似乎已经沉浸在想象中,笑了起来。

  “也许是一年四季都顽强生长的芦苇也说不定呢。”

  “瞬!!”

  果然,心情阴沉的台风天,注定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07

  窗子外面的天空逐渐高远,凉爽的风刮过,摸摸脸偶尔会感到干燥。

  秋天来了。

  房子里堆着的礼物似乎很清楚地说明了秋天是丰收时节这个说法的正确性。最近来探望遥的人很多。智和霞过来了,各个地方的特色精灵球和安产符这两种画风截然不同的礼物让挑选人的身份一目了然;刚和幸子过来了,除了带来了一大份现在成为大热品牌的小精灵食物(小刚自创)外,还贴心地准备了一系列健康菜单;哈利送了一个长得比较诅咒(?)的幸福娃娃,纱织笑眯眯递过来的精装童话书里夹着一堆瞬小时候的黑历史照片,而若莱那边心情激动地表示要把瞬和遥以前的所有对战和采访剪辑压成光盘寄过来。

  而更让人值得开心的,是与这些年少时结识的、如今在各自的领域忙碌着的朋友们因这样的理由再度相会。

  家人这边,由于橙华道馆基本已经交给胜打理,千里夫妇隔三差五就会以旅行经过的理由来看遥的近况——虽然电话那边的胜总是碎碎念,大概是到现在依旧不信任姐姐的生活自理能力吧。瞬的父母也来过,不方便出远门的绿子小姐寄来了家那边收获的一大袋树果,在里面遥甚至惊喜地翻出了枝荔果,脑补起当年梦幻岛里的小果然们是不是都已经进化成果然翁了呢。

  毕竟瞬都跑去学会游泳了。

  不过遥最近最常用的礼物,还是瞬的母亲拿过来的画笔和颜料。

  只是把金色的头发简单挽起,气质都能格外凸显的美丽妇人说,无聊的时候画一下画,可能意外地让人愉快。

  遥倒真的从中感受到了乐趣。

  虽然没有学过绘画,遥画起精灵倒是有模有样,也试过画了一次瞬,然而后者的成品被本人端详了很久之后表示你不考虑一下火柴人吗。

  遥顿时不满,抢过瞬手里的画布看。

  上面画着一片枫叶林。

  可能因为母亲是画家的缘故,至少在遥看来,瞬画起景色的专业程度不逊色于某些展览上的图,而且还能看出是他们曾经约好去看枫叶,最后却只赶上看初雪的那个地方。

  只是,画里中间一坨红色的物体,到底是个啥?

  遥戳了戳瞬,后者表示并不想理她。

  难道是辣茄果吗?

  她这样想着,心情莫名愉快的,再次看向了窗外的秋天景象。

 

08

  瞬其实不大喜欢冬天。

  这样的想法从小时候感知到自己怕冷的体质开始,持续了很多年,最后在今天坐在病床旁握紧她温暖手心的那一刻无声无息地被倾覆。

  从春到冬,这一年过得格外地快。

  从前一天的夜晚她就隐隐感到了不适,于是醒来后他们就做好准备来到医院。宝宝一直以来还算乖巧,在阵痛中她先是勉强保持一如既往的微笑,然后时间渐渐流逝,医护人员就位,他也跟随指引坐在了靠近她头一侧的被规定好的位置。只记得过程漫长而折磨,她露出痛苦表情的时候,他的心也揪紧着,她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时,他的嘴唇也发白颤抖,疼痛引发出压抑不住的叫声与喘气,声源的位置靠近跳得极快又恍若静止的心脏。

  像获得往往伴随着失去什么的恐惧,在婴儿的清脆哭声响起前,他们都在悬崖边走了一遭。

  幸好记忆中的悬崖没有那么恐怖,年少时他们在那里看过夕阳,木制的栅栏围了一圈,青涩地、愉快地、试探地畅聊着未来。

  而未来具象化为后来的很多事物,沉甸甸的缎带奖杯,沉甸甸的亲人托付,沉甸甸的婚礼捧花,到现在,是怀里皱巴巴的婴儿。

  她睁开眼瞳孔的颜色会更像谁,她笑起来会有多好看,她会成长为多么好的孩子,这些都还是后话。

  他再度握起她的手与她对视,室内暖融融的空气像是冬天已经过去。

  他想,从今以后,不论什么季节,不论什么天气,他好像都能喜欢上了。




番外篇 火箭队的二三事

 

  与这个故事有关的,是一只闪光的胖丁,一只颜色跟其他的特别不一样的胖丁。

  火箭队一行人见到它大概是在第2835次作战会议上,也就是第2834次被炸飞之后。现在想起来,被皮卡丘的电击炸飞的次数似乎就从此定格在那个数字了。

  胖丁的出场方式再普通不过,一如既往地从作战会议地点旁边的草丛抖动开始,两人一喵喵紧张地对草丛遮蔽下的不明物体行起注目礼,在看到来者只是一只圆滚滚的胖丁而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之后松了口气,随即却定睛看向它身躯不同寻常的紫粉色,然后看向它那与身躯一样圆滚滚的碧绿色大眼睛——如果没记错的话,普通的胖丁眼睛应该是湛蓝色才对。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奇异胖丁不怕生人,只是大胆而安静地用目光回应它们的注视。被这样看着,两人一喵喵脑海中却突然飞驰过很多曾经对于作战成功的设想和升职加薪的念头——虽然从来没有成功过。

  他们十分有默契地立刻动手捕捉胖丁,扔出捕捉小精灵的网。被装好套牢的胖丁挣扎了一下,作为本就不擅长战斗的精灵,没能挣脱出来。直到他们带着抓到的胖丁登上热气球,也依然没有遇到任何阻挠。没有小鬼头一行人,没有皮卡丘的电击攻击,抓捕没有遇到任何麻烦,而且能想象这只特别又温顺的胖丁肯定能让坂木老大满意,成功的简单甚至让他们没有实感,没有实感到只能理解为时运终于眷顾他们。

  他们把胖丁交了上去,像理所当然般地得到了从未有过的称赞与奖励。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未来好像突然像他们曾经搜肠刮肚组织出来的自我介绍台词一样,“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可是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当他们几天后春风得意地回到抓到胖丁的那个城市,打算找一家大餐厅大吃一顿当做第一场庆功宴时,他们路过了某条街道,接过了某张传单——原来不是宣传传单,而是一则寻小精灵启事。

  少见的东西啊。

  他们边走继续随意地往下浏览。居然还是寻找一只自己没有收服的精灵?

  然而所有的吐槽都在看到下面的照片和几行小字的一刻停止。“它是我患病住院的孩子最好的朋友,平时每天都会来到医院理跟她一起玩,一起唱歌一起睡觉,但从五天前就不见了踪影。我的孩子因为这件事很担心也很伤心,病情也一直恶化下去。如果你们有看到这只精灵请务必联系我,感激不尽。以下是联系方式……”

  小字的旁边是一张照片,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圆滚滚的胖丁在病床上腼腆地微笑,胖丁的身躯是紫粉色的,有一双碧绿的大眼睛。

  三只手同时放下传单,三道目光突然相遇,百味杂陈。终点的餐厅突然被改为医院,他们远远地、偷偷地从某个窗外看到了一个戴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孩子。

  “要去吗?”问话的是小次郎。

  “……去吧。”沉默了一会,武藏说。

  “看来我们果然没有成功的运气呢,喵。”

  他们乘上了热气球。

 

  把胖丁偷回来的过程也很顺利。深夜里,已经被坂木老大当做花瓶一样的展示物的胖丁,被偷回的时候似乎感受到他们的意图,连捕捉网都不用出动,就乖乖地跟它们走了。

  然后他们悄悄地,回到了原来的城市,悄悄地在清晨把胖丁带到了医院门口。

  他们偷偷在某个窗外,看见病房门开了,小女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带着惊喜的笑意望着胖丁的回归,又在它的歌声中缓缓入眠。

  ……

  他们突然觉得一切都值得了,虽然明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接到被开除出火箭队的通知时,他们好像表现得比自己想象中要淡定和帅气,就像接受一场普通任务的失败。

  “啊,果然还是失败了。”

  “不不不,我们这次也算成功了吧?”

  “别说这个了,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

  “不知道——”

  但是世界那么大,总会找到下一个容身之所的吧。



TBC.




03 Apr 2018
 
评论(17)
 
热度(39)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