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Zen×MC】Fooling or Not

根本不敢说把生日贺文拖到了这个时候(心虚。

想写的有非常多,但是不擅长写剧情,文笔也有很多不足,写出来方向逐渐偏离……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qwq


食用须知:

*MC第一人称。

*时间线大约在情人节ae之后,剧情废以及文笔不足。

*私设有,因为掺杂了较多(尝试性的)人物理解,所以ooc可能较多。

*部分台词沿用了游戏里的英文台词。

*感谢阅读。


01

  早晨醒来时,我感觉到他正在注视我。

  我们依然维持着昨晚入睡时半拥抱的姿态,此时怀抱似乎还收紧了些。春日的天气不温不冷,冬天的棉被还未换下,属于夏季的空调也未打开,一觉醒来,小小的房间里紧贴着的肌肤传递着略高的体温和些许黏腻感,却滋生出让人不想轻易醒来的缱绻。

  我的头靠在他右侧胸口,睁眼目光所及便是宽松睡衣大敞开的领口下露出的锁骨,再往下则是隐隐约约的肌理线条。大早上的,这种局部的春光乍泄具有充足的提神功能,我在心里咽了咽口水,动了动身体示意醒来,努力抬起头时睫毛恰好刷过他的下巴。

  他正低垂着眼睑看我,那双红眸里流露出的不是往日早晨初醒来时的迷茫和天真,而是流转着深情与怜爱。饶是我看过不少这样的目光,场景搬到早晨,无所适从之余更是被这样的美夺去心魄。在一起之后逐渐磨合,我们的作息总算调整到跟对方差不多的频率,到最近早晨自然醒来只会相隔几秒钟。但看样子,他今天醒得很早。

  是睡得不舒服还是做梦了?

  我猜想他是顾及睡得正沉的我才没有提前起身,而此刻想必他被我枕着的手臂也早已经发麻,但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没有任何动作。一时没思考过来,我也直愣愣地看他,随后在他眼里渐渐升腾起期待情绪的微小暗示中得到了提点。

  “Zenny,早上好,生日快乐~!”

  “……噢噢噢!Honey,一醒来就看到你,还有你的生日快乐,这是最美好的早晨了~”他立马接上信号波,带着一点夸张的回应调动起房间里欢快的气氛,抱着我蹭了蹭,声音还有点雾蒙蒙的沙哑。

  这是讨糖吃的小孩吗?我笑着找到他的嘴唇覆上,有些干涸却很柔软。我已经完全清醒,想起之前信誓旦旦准备好的今日计划是,要主动出击,要给出很多出其不意的惊喜。

  然后就听见他轻声说,“亲爱的,不要在白天就引野兽出笼哦。”

  “Babe,其实呢,我昨晚梦到了今天会发生的事。”

  然而我万万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展开。

 

  有一个会做预知梦的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一下子蓄势待发的阵脚全被打乱,我目瞪口呆之际抓住恋人间也会有愚人节玩笑这个可能性,怀着一点侥幸问他:“那个……具体到什么程度呢?”

  “嗯……你昨晚趁我洗澡时把自己做的草莓蛋糕放进了冰箱。”他的语气温柔,却憋着笑,终于在我五官纠结出不知道该害羞还是该生气的表情时忍不住笑出了声,又连忙止住哄着,“唔,babe,不好意思。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此刻我真的希望他在我面前的演技可以好一点。

  “那,礼物……”

  “新买的睡衣什么的……我完全不知道!”

  “RFA的大家……”

  “虽然各自说有事……但晚上会过来……”

  “Zenny……可、可以了。”

  全军覆没。

  提前藏好的蛋糕,预谋好的亲吻与缠绵,与朋友们对好的口供,全部融化在这张脸好看到到妖冶的笑容里。我甚至埋怨起他的过分坦白,却还是无法把这些都归罪于他也无法生气。

  放在学生时代,这根本是考试前辛辛苦苦复习了个滚瓜烂熟结果发现考纲范围改变了啊!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秉承着当年“自己报名的考试,哭着也要写完卷子”的良好心态稳住自己,咬牙说道:“Zenny……那……”

  “所以,Babe,作为道歉礼。把你的今天交给我,好吗?”

  他在我犹豫的空隙把话接了下来,朝我眨了眨眼。

 

02

  奇怪。

  非常奇怪。

  为什么明明今天过生日的人是他,筹备了惊喜的是我,现在反而是我被带着按他的步调走?

  当然,惊喜已经被看穿,达不到原本的效果是肯定的。可是主动提出做出补偿什么的,我也并没有那么生气……

  ……还是很奇怪。

  早餐后我这样沉思着的时候,他正把那辆闲置已久的黑色摩托跑车从储物间拿出来,感慨了一下上面灰尘的量,然后拿抹布细致擦拭起来。

  由于整个过程太自然,直到快结束,我才想起要问:“Zenny,这是……?”

  他刚好检查完轮胎的充气情况,抬起头朝我无害地笑,说:“Honey,我们今天用这个出行吧?”

  “??”

  “头盔和墨镜我都准备好了,我们不容易被发现,为了你车速也会控制在合理范围的。”这样说着,他把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头盔套在了我的头上,食指放在我因为思考而皱起的眉头揉了揉,微笑着看我的表情舒展开来,轻啄了我的脸颊。

  “……”

  “今天是我的生日呢……”他的声音里流露出恰到好处的委屈,并抛出了无懈可击的理由,连眼睛都亮得让人目眩神迷。

  他今天好像格外努力地散发自己的魅力。

  “……好吧。”我确实吃这一套,终于选择将种种疑虑抛到脑后,服软地点了点头。

  于是直到我坐上车后背搂上他的腰,才想起忘记问他目的地在哪里。

 

  第一个停下的地方,是他曾经常来表演的小剧院门口。

  这个本地的小剧院离家不远,坐落在比较偏僻的街区,初来的几次还容易摸不清位置。因为位置、规模和年代的原因,这里一直以来经营得并不算好。周末时间,城市里大部分大剧院的演出已经排得满满当当,此处门口却只贴着寥寥几张颜色褪黄的海报,上面还有些不怀好意的涂鸦,冷清得让人有点惋惜。

  那时Zen所在的剧团已经慢慢发展起来,但与这个小剧院还保持着比较稳定的合作关系,大部分剧目在这里都会有演出安排。问及原因,也是剧团与剧院老板有些私交,虽然知道这间剧院的存在只是苟延残喘,还是想尽量让它存在得长久一些。选择了这些路途的人,在某些方面总是容易达成共识的——当然也不完全无关利益,剧院空闲的大多数时间里,可以给剧团排练提供场所。

  而那时在排练后他也常常是最晚离开的那一个,在这个有着最恰当的孤独的场所里一遍一遍地练习走位,抑扬顿挫地念着台词,揣摩人物复杂的内心,仿佛要把角色跟自己都剖析到鲜血淋漓。在空闲时我也会过来看他,安静地坐在昏暗的角落里,看着他既不同于在我面前时倾注出全世界温柔,也不同于在正式舞台上吸纳万千星芒的模样。这样的观察更像在窥视,那个从少年时期为了梦想全力以赴的他,孤独、痛苦和快乐都如此真实,所以每次当他发现我的存在,有点不好意思地朝我微笑时,我都会刻意地笑一笑,说:“我刚到。”

  即使身下座位已经深陷很久。

 

  我感受到他的目光,才恍然发觉因为回忆的突然涌现,已经冷落了他好一会。

  “抱歉,一下子想起了好多东西……Zenny,我们来这里是……?”

  今天剧院的门口上了锁,连保安大叔也不在,看样子是无法进门了。

  “我听到消息,这里最近要被拆除了。”他用平缓的语气叙述。

  “啊……这样……”这样的原因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即使有什么复杂的情绪,似乎也只能落成感慨。

  他在本应该高兴的日子特意过来,说明了这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吧。

  “不过呢,来这里不单单是这个理由。”他反而是安慰着我,继续引导起我的回忆,“还记得暴雨那天你来找我的那次吗?”

  我点点头。

  其实只是回忆里细枝末节的部分。那天他参加完排练后照例留下练习到夜晚,却忘记了前一天天气预报的提醒。拨下第四个未被接通的电话,眼见着越来越大的雨随着天色沉下,我拿着两把伞走出了家门,可惜到剧院门口撑着的伞已经几乎失去作用,衣服湿到完全能拧出水来。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与刚走出来握着手机的他茫然地在剧院门口对视,谢绝了热情的保安大叔递过来的毛巾,最后还是一起只撑着一把伞艰难地回了家。

  回去之后,换了衣服,擦干长发,他叮嘱完我下次不要再冒着雨来找他后,又温情十足地说有人给他送伞已经是多少年未曾有过的事情了呢。

  我因这言语间的矛盾而失笑,在整夜雨幕的背景下得到了一个漫长而湿润的吻,而后除了他在耳边的呢喃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如果是在遇见你以前,我大概会冒着雨一个人走回来吧。”

  “我曾以为这样的路途只能一个人走下去,如今却能与你相伴。”

  “……谢谢你,亲爱的。”

  而此刻,他的红眸再度锁定了我。

  “我在这里有过很多的回忆,比起站在舞台上的,在台下的时间更多。”

  “这个剧院的老板,曾经也是音乐剧演员,他说过我的表演中,挣扎与傲气太多,却缺乏了柔软的爱意。”

  “可是我看到的你,总是充满了柔软的爱意。”我忍不住替他辩解。

  “亲爱的,这要感谢你唤醒了它们。”他拉起我的手,嘴角上翘出好看的弧度,“你送伞过来的后一天,他赞赏了我演技方面的提升,也告诉我你常在我独自排练时坐在后排。”

  “你……会因为我这样的做法不开心吗?”自己的行径一下子被戳破,我小心翼翼地问着,紧接着又想起有什么不对,“可是,我来的时候,明明只有保安大叔在,拜托他偷偷把我放进来的……等等!难道……?”

  他本来挺严肃的脸笑得花枝乱颤,把两个问题一起解答:“亲爱的,我永远不会介意……我只希望让你看见更好的我。嗯……保安大叔吗?我记得这里以前的保安是三十岁不到……?”

  “他还告诉我,这个剧院也许不将存在,但希望在此见证过美好的人记住它——以及,感谢我们让它见证了另一种美好。”

  “……Sweetie,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他把我载到了RFA的公寓。

  这个曾经因地址绝密而格外安静的地方,如今的静谧却是因为一切都已过去。拆除了炸弹,也没有情人节那会费尽心思的装饰,这样看来便只是一个简单舒适的普通住所。尽管这里有太多的回忆,从我阴差阳错踏进来成为RFA的一员,到逐渐被他吸引牵挂着他的一切,再到在惊心动魄的那一刻扑进他的怀抱,最近的则是情人节那天过分甜腻的巧克力滋味,我依旧一时无法理解这次的故地重游。

  接收到我疑惑的眼神,他还是保持着一脸神秘,首先走进房间,拉开了床边的窗帘。

  临近中午,阳光正盛,明亮但不至于刺眼,随着窗帘的开启毫不吝啬地洒满房间的每个角落。我想起住在这里的时候,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拉开窗帘,从十四楼的窗户俯瞰这个城市,希望这也是美好的一天,美好的、能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他爽朗笑声的一天。

  如今室外的景色依然没有大变化,只是对面的商场的广告牌换了又换,现在变成了他代言的巧克力广告——这样想起来,如果情人节那天拉开了窗帘,好像会有奇妙的效果。

  他缓缓开口,语气里满是怀念的味道:“亲爱的,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你,爱上你却无法与你见面那些日子里,我想过,如果我是更加出名的演员,能让你的生活里有更多我存在的痕迹就好了。……除了电话,自拍,网上的录像,还有更多的,比如这个广告牌。”

  “可是后来我又开始担心,你会不会因为我的工作而感到不安。我会让你承受流言的压力,让你总是等待……当外在的我更多的出现在你的生活中,真正的我却无法在你身旁。但是,我自私地希望你只属于我,也自私地希望只被你拥有。”

  “……谢谢你。”

  他的眼里划过落寞的神色,说着还未有分离就寓意挽留的话语,我的心里却感受到比照射进来的阳光更温暖的情绪。我该如何告诉他,感谢他的这份在意,我便可以不在意社会纷杂。

  在意的日子也是有过的,在清楚知道公司宣传和节目台本上默契的不去提到他有女朋友时,在看到恋人含情的目光和温柔的嗓音也能被很多人欣赏或者消遣时,在想象着他是如何在我完全不了解的那个圈子里与他人谈笑风生时,缠绕着手指的头发打起结,牵扯到头皮连带着心脏生疼而苦涩,然而这些都会随着钥匙转动的声音后面,家门打开,他明明脸上透出掩饰不住的疲惫,却还是精神满满地喊一声“亲爱的,我回来了~”消失殆尽。

  说起来,这位演员还努力让自己过得像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天天提醒我三餐准时。

  “Zenny,我才要感谢你。总觉得,我们是不是提前过上了感恩节……?”我笑着伸手摸了摸他被阳光烘得暖暖的银白色头发,转移起话题,“啊,突然想起来,我前两天被搭讪了……”

  “?!亲爱的……你是想让我吃醋吗?”他把额头抵着我,撒起了娇。

  “是买完东西准备去坐车的时候,被问电话号码之后,我指着身后你的广告牌说‘不好意思,请找我的男朋友要吧’然后离开了。”

  估计那时我的表情太过理所当然,以至于我离开的时候,对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停留在尴尬而复杂的“我怕不是搭讪了个傻子”的表情。

  但是傻子的男朋友很满意,抱住我又端详了一会对面商场的广告牌,感叹道:“突然觉得,这样的代言也不错呢。”

  “对了,我的公主……我还有一个想带你去的地方。”

 

  这次的路程似乎会比较长,于是我先到便利店买了便当,向他确认“生日吃这个会不会太寒酸”时,也只得到了“跟亲爱的一起吃什么都很好,不过下次还是一起吃更健康的食物吧”的回复。

  哎,年纪轻轻的,我们是不是太养生了。

  再度坐上车后座,贴着他的后背看城市景色纷纷涌向身后,我突然觉得,今天像是一场从过去向未来的旅行。

  像他所说的那样,今天行车的速度和缓,身旁的风也只是擦过脸颊,带着绑起的头发飘动起来。我甚至注意到我们吸引的一些目光大概不是由于他被认出,而只是这身装备与这个速度的不搭调显得有点滑稽。

  在过去我不曾坐在他的背后,但我能想象他曾经骑着它在夜晚的城市里疾驰,凉风带得他直视前方的目光凛冽,束在脑后被吹起的长发像路灯下一瞬间被拉长的影子一样显出孤寂。他曾经这样单打独斗,为了生存,为了梦想,为了未来。

  所以我很庆幸能遇到他。他这样好,或许也恰好需要着我。

  车行上上山的公路,停在了半山腰。

  他牵起我的手走到栏杆旁,我想我不需多问就能猜出这是什么地方。

  不同于从十四楼的公寓俯瞰,从这里往下看,大半个城市缩小落入视野中,高楼平地,远山近树,车水马龙,尽收眼底,城市的繁华与平静,仿佛与我们相关,又仿佛都不相关。

  他说过,这是他的秘密基地。

  “有一段时间,我面试了三个音乐剧的角色都遭到拒绝。想成为演员,却得不到承认,自己还存在多少不足,这样的想法盘踞在内心,我陷入了空前的迷茫。”

  “……有一天深夜开车在城市里绕了很久,最后开到了这个山顶等待日出。我想看到了日出,至少会给自己增强一点信心吧。”

  “所以……看到日出了吗?”

  “那天早上刚好起雾了,最后只是在山上吹冷风干等了一个多小时。”他笑得有些无奈,“不过,下山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里。看到这里的景色,觉得那些烦躁的情绪好像又没有那么重要了——大概没有一件外套来得重要。”

  “……所以后来这里就成了我的避难所。亲爱的,我想带你过来已经很久了。”

  “虽然很明显了,我还是要强调,你是我带过来的第一个人哦!……哦,Han Jumin那家伙不算。”

  “Zenny……那你想好了,这下子可就没有我找不到你的地方了。”

  他凝望我的眼瞳像一颗温润的红宝石,他轻轻地说:“亲爱的,求之不得。”

  大概是阳光太耀眼,我觉得他美得犹如神祗。

  “我们……回家吧?”

 

03

  回到熟悉的街口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今天是个有晚霞的傍晚,层层叠叠的火烧云铺了满天,夜幕的深蓝反而像是点缀。我漫无边际地想,天边的一抹红像是从他的眼角漏出的颜色。

  我在街角买了鲷鱼烧,手里隔着纸袋捧起热烘烘的鱼形饼干时幸福感蔓延,这种日常的喜悦反而让我反思今天是不是让他过得太平淡了。

  草莓蛋糕,新睡衣,RFA的大家……

  等等,大家可能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我连忙用一只手掏出手机,他也急忙接过我手里的纸袋。手机解锁,打开RFA的聊天室,打开……只有他不在的小群,然而消息记录都是空空如也。

  不对劲的是,今天甚至连日常的谈话也没有。

  然后他打开了门。

  ……一间主人不在的房子,在主人整天都不在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

  如果做好防盗的话,大概是一成不变,但是应该也没有小偷会帮忙把房子打扮得如此……浮夸?

  飘起在天花板的粉红气球,洒成心型的玫瑰花,点好的香薰和蜡烛,堆在某个显眼角落的礼物,加上眼前人突然认真起来的表情。

  我用眼角余光瞄到垃圾桶里有HBC的包装袋、PhD Pepper的饮料罐,可能还有几根洁白的毛发。

  “啧,Jumin the……咳”,他的目光顺着我的方向看去,摸了摸发痒的鼻子,随即为我判断情形:“Honey,他们好像已经来过了。”然后笑得愈发温柔,“抱歉,亲爱的,向你开了个愚人节玩笑……但接下来我说的话,是完全出于真心的,好吗?”

  “我……不是一个那么好的人。”

  “我曾经胆小自卑,不清楚梦想为何物,也曾经莽撞叛逆,在人生的道路上磕磕绊绊,除了演员工作和锻炼之外没有更多的爱好,三餐和睡眠不定时,不擅长应对他人关照,也曾经以为我会永远抛弃Ryu Hyun这个名字,只作为Zen活下去。”

  “但是我遇到了RFA,更遇到了你,除了一味向前看,我学会了直面过去,谈论起我的未来,我的信仰,我的缺陷,甚至我的家庭。”

  “我想,我应该作为演员,也作为家人完全得到认可之后再对你说这样的话……但我害怕这样会像是拖延的借口,给你带来更多的伤害。当然,这些我都会解决好的。”

  “所以现在,我想请问你。亲爱的,你是否愿意让我牵着你的手,在今后的人生中作为你真正的家人呢?”

  “……I love you, and only you forever.”

  他单膝跪了下来,向我打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丝绒盒子,露出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

  但是一切都没有此刻的他明亮。他的眼眸湿润,脸颊泛起绯红,嘴唇紧张地吐着气。我看到我倒映在他的眼里,渺小却唯一。

  我伸出我的手,说出了跟那时一样的话语。

  “Hold it tight and never let go.”

 

04

  我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只有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和一个少年的背影,少年有着银白色的头发,脊背瘦弱却挺得笔直。少年沿着那条路一直走,不时会停下脚步,茫然地看向路边。

  然后少年渐渐长大,背后的头发逐渐留长,笨拙地绑起。他长高了很多,身体也强壮起来,他喜欢奔跑,所以有时会跌倒。他看起来总是伤痕累累,我却来不及追上给他递一张创可贴。

  后来少年的背影成长为我最熟悉的模样。他走得很快,每一个步伐却很坚定,他似乎也很忙碌,只是偶尔会停下来抬头看星空。

  我注意到他从不回头。

  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眼前的小路曾经荒凉而曲折,而眼前的路途正在逐渐变得宽阔和明亮。

  但这样毕竟不太好,这些道路即使曾经带来伤痕,至少让他回头时有迹可循。

  但我也不希望他回忆起来全是痛苦,这样想着,我在这些路途中洒下了星星。

  它们与星空连接起来。

  于是我便看见了我也倒映在他的眼里。

  尽管后面的路途还有很长,我相信繁星依旧能洒在他走过的每一步道路。

  

  他曾经面对多少的痛苦和期盼。

  他首先被希望是王子,家境优渥,家庭和睦,而他品学兼优,温文尔雅。他执起谁的手,谁就能将一生交付,美好得恍若走进童话故事。

  然后他被希望叛逆,从家庭逃出,不良与戾气幻化成青春期独有的自由潇洒。有人与他走一场天涯,终因未来的分歧分道扬镳。多年之后重逢,不论他落魄还是精彩,那段时期都会成为关于青春美好疯狂的谈资。

  但是他终究只是个美丽的普通人。他优秀过,迷茫过,抗争过,紧紧攥着手中的梦想,走进了自己的希望,散发出越来越耀眼的光辉。

  看到他我偶尔会想起小时候用网页玩过的巫婆熬汤的小游戏,到底要放入怎样的配料,才会有他这么好的人。

  我想起那首诗歌的只言片语。

  “In me, past, present, future meet”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i]

  但我知道盘踞在他内心的一直是一只无比温柔的野兽,从眼角的泪到唇边的吻,从柔软的发丝到温热的手心,最后到阖上的、抚平了所有暗流涌动的那双眼瞳。


  我醒来时,感觉到从心脏传递到皮肤的温热。

  今天依旧是半拥抱的姿态,在松松的怀抱里抬头看,他的睡颜就像个毫无防备的孩童。我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体温的戒指轮廓,安静地注视他。

  从昨晚开始,手机屏幕里的聊天室界面似乎就被“生日快乐”和“恭喜了”的主题刷屏。请他们原谅我,暂时还未做出任何回复。

  而此刻我也只是想着,等他醒来了,想要告诉他。

  亲爱的,这或许也是一个预知梦吧。


Fin.


[i]两句诗歌,节选自萨松《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的英文原文,用意对比原文有所改动。

07 Apr 2018
 
评论(2)
 
热度(52)
  1. 一颗糖橘久。 转载了此文字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