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向。小透明。瞬遥亲妈,沉迷全职。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同人】【元气少女缘结神】缘结

缘结 食用须知: ※请叫我OOC小能手 ※漫画和动画都有base on ※小段与小段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 春
夜森神社的走廊上,雨点敲打着瑞希头顶上方的木质屋顶,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雨水顺着屋檐流下,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后精确地滴落在脚尖前十几厘米处,瑞希稍稍伸手比划——一条完美的深浅分界线。
连着几日都是小雨。
被闷了好几天的瑞希不免有些烦躁。刚从冬季嗜睡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便遇上这样的麻烦天气,原本对于春季的热枕似乎也随着雨水白白流逝了。
复而转头,瞪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旁边双手捧起杯子小口抿着酒的人。
于是夜森也将视线投来,温柔的语气还未散去米酒的香甜,携了淡淡的笑意问:“瑞希,怎么了?”
“夜森大人,没有什么感觉吗?”
“嗯…瑞希酿的酒果然是最好喝的。”
“虽然我很高兴,但这样可是会被说成酒鬼的哦,夜森大人。”瑞希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喜欢春天。无事可做的季节,神社会变得冷清,不能随意出门,还有就算离得这么近,院子里梅树的样子也是模模糊糊的。完全没有讨人喜欢的地方。”
简单的罗列和总结,是抱怨的语气。夜森了然地笑笑:“春天让瑞希觉得无聊了吗。但我并不这么认为。万物会在春天苏醒成长,也许悄无声息,却并不是无事可做。可以说是宝贵的等待吧。”
“呐,瑞希,要听我讲故事吗?你对孵化出来之前的事情,会有一点记忆吗?”
“…那时候我还是个蛋啦。”瑞希这样吐槽着,却同时蹭过来,乖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头枕在夜森的膝盖上。
“我是在这里当神明一千天左右的时候遇到了第一个人。是一位人神,也是个可爱的女孩,很着急在找着什么的样子,我们在山上相遇,然后我请她来神社作客,虽然那时候神社还很小……”
……
时间流逝的痕迹不再如此清晰。瑞希轻轻闭了眼,雨声和着夜森说话的声音,竟也变得悦耳起来。“嗯…然后呢?”
“小奈奈很认真地跟我道别了。小奈奈的拥抱非常温暖,好像在鼓励我,‘认真等待吧,一切都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所以,想再见见她呢。那样就可以跟她说,我变得强大起来了,终于赶走蛟龙了,种下了红梅,神社变大了,我也会整理东西了……唔,瑞希?”
瑞希的呼吸渐渐浅而平缓,是要进入睡眠的状态,模糊应和着:“是啊……如果我也能见见她,就好了呢。”
然而夜森已经偏离了重点。指尖轻抚瑞希的长睫毛,看着那似有星光洒下的银白色,有点懊恼:“瑞希,我是不是不擅长讲故事?”
瑞希的睫毛稍微动了动:“唔……并没有。我只是,觉得太温暖、太安心罢了。” 夏
“亚美,不接过苹果糖吗?难道更喜欢烤鱿鱼?”亚美注意到眼前上下挥动的手,才意识到自己出了神。匆忙接过另一只手递过来的苹果糖:“不是哦,小惠,谢谢。苹果糖,我很喜欢。”
“没事吧……”惠依然没收回担心的目光,“所以啦都说鞍马这种不会体贴人的人……噢不,妖怪有什么好。夏日祭典抛下句‘有工作’就这样一个人脱队跑到别的城市去了……明明亚美还这么期待。”
“天狗这是过度融入人类世界的体现哦。”旁边瑞希咬着苹果糖来了一句。
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典。虽说是夜晚,但灯光已经把四周照得亮堂堂。与奈奈生一行人过来的时候,亚美望着眼前热闹的摊位,熙攘的人群,各处传来的交织的声音,烤鱿鱼,苹果糖,金鱼……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期待的事物,让人不禁想张开手拥抱。
只是似乎还缺了点什么。一边奈奈生和巴卫正讨论着放烟花的时间。亚美想,果然,如果鞍马在就好了。真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亚美望着身上特意挑选的和服,轻轻地叹气。
……
烟花的声音是在毫无预兆的时候响起来的。亚美之前虽然认真核对确认过时间,却发现今天的自己其实完全没有在意。
“砰、砰”亚美抬头,五颜六色的一支支烟花被发射往天空后绽开,像开放的花朵,瞬间散成零碎的光点,美得短暂,绚烂,而耀眼。
声音渐渐与心脏跳动的频率一致。亚美拿出手机,微笑着拍下了眼前此起彼伏的绚丽光景。
“鞍马,夏日祭典的烟花,很漂亮吧?”附上照片,邮件发送。
意想不到的是,几乎马上就收到了回复:“是啊,很漂亮。”
心情突然上泛起来,变得满满的,但是又空落起来。是为什么呢。
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铃声是最喜欢的、鞍马的歌,亚美看着四周都抬头认真看烟花的人,急忙想趁着歌词未出来按下接听。
然而铃声里的鞍马已经唱出了两个单词,亚美也匆忙得忘了看,电话那边的通讯人是谁。
“……喂,你好?”
“亚美,还在看烟花吗?”传来的是鞍马的声音,似乎跟平时有点不一样,略带了工作后的沙哑,“能听得到我说话吗?”
“啊……完全、没问题的。……因为只要听到鞍马的声音,周围的一切,都会立刻变得非常安静。”亚美不经意间,双手都握住了电话,“鞍马,那边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吗?”
电话那边的人略微停顿:“是啊,已经回到酒店了。”
亚美还没来得及接下一句,鞍马已经抢先继续说下去了。
“亚美,有些话用电话说会更好吧?”
“很漂亮呢,烟花,你的和服,还有你。”
“诶……?”脸颊变得烫起来,亚美看向四周,奈奈生和惠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她得意地晃了晃手机。
“亚美,期待着吧。明年的烟花一定会更好看的。” “……?”
“因为,有我在啊。”得意又温柔的声音,没有往日的高调与骄傲,鞍马是不是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呢。
但是,“嗯,最喜欢鞍马了!”亚美大声回答着,声音融入了四周的嘈杂。心情被填满了,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落在脸颊。 秋
“小太,这里,真令人怀念。”
这个不知名的公园,是两年前沼皇女与里岛小太郎时隔十年再度会面的地方。只是那时是夏天,茂盛的树木,长椅前小小的湖,虽然可爱,却没什么辨识度。如今秋季被小太郎带来,黄绿偶有染红的树叶轻轻飘落在地面,踏上去有清脆的声音,湖水的水位变低了,坐在长椅上的视野似乎更加开阔。沼皇女,或者说姬美子,觉得这样的景色更加美好。 “不过,今天小太喜欢的电影不是要上映吗。为什么来这里了?”
“因为今天有比电影更重要的事啊。”小太郎这样说着,从随身的背包里翻出魔方。两年前崭新的魔方漆色已经掉落不少了,小太郎也从魔方不离手才能正常与人交谈变得健谈了很多,姬美子看着这个,莫名有了些感触。
“姬美子,我能刷新之前还原魔方的记录了哦,要看看吗?”小太郎笑着,脸颊有些泛红,“今天是我们在一起两周年的日子,但我想不到什么好的纪念方法,这样你会介意吗?”
“当然不会。小太,妾身很高兴。”姬美子微微笑着,看着魔方的颜色在小太郎手里飞快转变,逐渐从凌乱变得统一。
“完成了。小太,好厉害!”小太郎也转身对鼓掌的姬美子自豪地笑,动作间,魔方不经意掉落在了地面。
“啊,等我捡一下。”小太郎从长椅上站起,弯腰,拨开草地上一些小草,手指触碰到魔方的时候,却惊呼了一声,“姬美子,这里有一株四叶草。”
“四叶草……?”
“人类的世界有这样的说法:因为四叶草很罕见,所以找到四叶草的话,就会碰到好运,有些人还会对它许愿呢。虽然应该没有真正的四叶草神明吧,但很多人都这么相信着。”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姬美子也凑了上来,“四瓣叶子,好可爱。小太,我们也可以对它许愿吗?”
“当然。”
“那么,想吃可丽饼。”
小太郎扑哧笑了:“这个的话,我可以帮你实现。……姬美子,再大一点的愿望也是可以的。”
“……想跟小太,永远在一起。”
“诶?”小太郎的视线微微垂下了,声音却变得十分坚定,“这个,我也会努力的。”
“果然,小太就像我的神明一样呢。”姬美子弯起大大的眼,轻轻拥抱着小太郎,“小太,在上次与你分别的时候,妾身曾经寻找过这里。可惜妾身并不熟悉人类世界的路,最后只得作罢。虽然从未告诉你,但这次你带妾身过来,妾身真的很开心。”
“小太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哭起来也很可爱的小男孩,已经成长为一个,妾身可以依靠的男子汉了。所以,谢谢你,妾身已经收到,最好的礼物了哟。”
风轻轻地吹着,似在谁的眼里洒下了光芒。 冬
“奈奈生,为什么你总是不听话硬要跟过来呢!”街上,巴卫走在前方,一脸不爽的表情,“都感冒了不是更应该呆在神社里吗!”
“据说今天会下初雪,当然要出来走走!我没事的啦……阿嚏。”奈奈生立刻就被瞪了一眼,讪讪地低下头来,试图转移话题,“巴卫很怕冷吧。从背后看,你穿得就像个老爷爷一样哦。”
“有意见吗?”
“……阿嚏。”可惜奈奈生并来不及反驳。巴卫又望了几眼,终于无奈地停下来,取下自己的围巾,一圈一圈地绕在奈奈生的脖子上,然后说:“找个有暖气的地方坐着,我去下药店,等下来找你。”
“好。”奈奈生答应着,开心地看巴卫的身影走远。 轻轻朝双手哈气,搓着手,奈奈生想,现在的冬天,已经不再会像五百年前那般寒冷了呢。
……
巴卫回来的时候,发现奈奈生还站在原地。
“奈奈生,不是让你找个有暖气的地方等我吗?”奈奈生看着巴卫手里装着感冒药的透明塑料袋随着他走来的步伐晃动,然而却先传来十分严肃的疑问句。
“我刚刚有去那边的店铺。”奈奈生向一旁指着,“只是觉得你可能快回来了,就又走出来了而已。”双手放在巴卫的脸上,“你看,我的手还很温暖哦。”
巴卫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把奈奈生的围巾,再往上提了一点,遮住大半张脸。
雪花,落了下来。
先是一两片,然后是漫天的白,只是轻柔得仿佛,像某种法术散下的微光,与修学旅行那时巫女赠送的光雨,异曲同工。
“真的有初雪诶。”
“巴卫,这是继五百年的大雪之后,我看到的第一场雪呢。”
“现在巴卫还能这样在我身边,实在是太好了。”
奈奈生这样笑着,感叹着,温暖的笑颜,太过明媚。
巴卫牵起奈奈生的手,说:“走吧。”
不远处有一对互相搀扶着并排行走的老夫妻。巴卫想,或许,老爷爷和老奶奶,也真是不错。
“对了,巴卫,今天的晚餐是什么啊?”
“以香菇为主的任何料理。”
“诶!绝对不要!…阿…阿嚏。” 末
年内的最后一天,是御影神社夜晚聚餐的日子。 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奈奈生走进来,“好安静。瑞希呢?”
“说着要取酒,大概回去夜森神社了。”巴卫边摆下一道菜边回答,“可能还要对着那棵梅树发呆好一阵子吧。”
其他的人相继而来。
“哟,好久不见,大家。这是礼物,我可是推掉了年末所有的工作特意过来的。”鞍马拉开门进来的时候这样说着,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大家鄙夷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一遍。
“鞍马,迟到了。”
“天狗还真是时间观念糟糕的生物呢。”
“啧啧。亚美,快坐过来,别靠近那个人。”
众人毫不留情地吐槽着,但并不影响鞍马完全不客气地直接坐下,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各式菜肴。
“可比设想的要丰盛啊。”
“那么,人都齐了。我们,开饭吧!”
饭后,奈奈生走到走廊。隆冬,漆黑的夜晚,积雪反射着月光,与室内的明亮相得益彰。
大家还留在室内聊天。巴卫跟瑞希似乎又因为什么扭打成一团了,奈奈生忍俊不禁。
最近会突然涌起过去的记忆。曾经,那时候,是谁揉着她的头发,跟她说“你只是,现在会孤身一人而已,以后你会成为一个热闹到让人头痛的神社的主人”呢。不知道是谁,只觉得话语温暖,语气也温柔至极。
不由得小声念出这句话。巴卫恰巧也摆脱了瑞希出来走廊,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听到,却顿了顿。“奈奈生,想起什么了吗?”
“最近,一直能想起这句话。到底是谁说过的呢?” 夜色完美地隐蔽了巴卫苍白的脸上平添的红晕,他转过头去:“是啊,是谁说过的呢。”
“奈奈生,新年快乐。”
在安静的室外,室内吵闹的和音中,巴卫微笑着,这样说道。 尾
“总觉得很不可思议,原来人的缘分就是一条线呢。”
“这条线会和各种人的缘分连在一起。”
“缘分会不断结上别的缘分,一切都是从过去连到现在的东西。所有人都是循序渐进到最后才相遇的。”
春夏秋冬,等待过,约定过,许愿过,展望过,面对相逢或是重逢,我们都有变得越来越勇敢,越来越珍惜这样能同在的机会了吧。
所以,与你缘结,与你们缘结,一定是,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站在缘分的某条延长线上,我们一定,要并肩走到无限远的未来。
END

December
28
2015
评论
热度(11)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