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向。小透明。瞬遥亲妈,沉迷全职。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瞬遥】与你的二三事(一)

第一次用网页版……发现之前的文用手机排版真是惨不忍睹……

借鉴了前段时间风靡的《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的文体,用长段子来抒发脑洞,写一写我亲儿子亲女儿瞬瞬和遥遥2333

各方面都有些生疏了,OOC和BUG都可能会有,会尽量避免的。

全员向,主瞬遥,基本都是发(nue)糖(gou)日常。

致我的童年情结CP——


与你的二三事

 

第一章 一起看细水长流

01

  那是千里遥和周防瞬交往的第若干年,两人受邀参加在丰缘的水静市召开的协调训练家交流大会。彼时两人正因为工作位于合众的不同城市,便决定先在遥所在的雷文市回合再一同返航。

  然而在会合的前一天,遥持续了几天的感冒突然加重,在会合当天变成了高烧。随着公寓打开的门,瞬拖着行李箱看到的便是眼前人一张红彤彤还鼓着腮帮子的脸。

  “居然烧到了这个度数你是笨蛋吗,不对笨蛋是不会感冒的啊。”瞬帮她探体温时像往常不留情地吐槽,然而语气已经放轻了不少。

  于是遥只能留在公寓里休息,非常不情愿地缺席了大会。一边送瞬到门口一边说:“要替我跟大家打招呼哦,要记得带特产。还有我会看电视直播的。”

  “……我希望你更记得要多睡点还有吃药。”

  最后在大会召开的几天,友谊性对战和成果报告等结束后进行的例行采访,从来只是三言两语打发的瞬却尤其频繁地出现在屏幕上——

  记者:“除了这次交流大会的感想,瞬先生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瞬:“……最近流感多发,大家要保重身体。比如感冒的人要记得从电视下方茶几的第三个柜子的白色箱子里拿感冒药然后定时服用。”

  记者:“哈哈……感谢瞬先生接受这次的采访。”

  于是遥一边在内心吐槽着这是不是过分具体的描述一边在拿药过程中接到了大把慰问电话。

 

02

  交流大会后瞬回到雷文市,遥已经恢复了健健康康蹦蹦跳跳的状态,笑眯眯地开门接过瞬递来的特产,瞬深有一种自己被当成快递员的错觉。随后遥在默默表达没能参加大会的遗憾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瞬进行闲聊,看着对方走进空置的房间,放下行李箱,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放进衣柜里,直到过程快结束才想起要问:“你在干嘛啊。”

  “显而易见,整理房间。”

  “你要留在雷文市?那边的工作结束了吗?”

  “嗯,接下来的工作要在这边待一阵子。”

  实际上瞬和遥两人都在两年前获得三个缎带奖杯后选择加入协调训练家联盟,参与华丽大赛体制改革的探索以及各方面的调查,可以自由接下不同的感兴趣的工作以及与很多顶尖的训练家保持联系和进行切磋,基本从旅行过渡到旅居生活。而遥待在雷文市的这段时间里暂时借住在此前瞬家置办的公寓里,虽然已经活出了一种鸠占鹊巢的状态。

  不知道为何“同居”一词突然闪过遥的脑海,然后脸的颜色就默默上升了几个色调。

  “你真的没有发烧了吗?”瞬一脸怀疑的表情让遥瞬间觉得自己想多了,为避免更大的怀疑立刻坚定地点了点头。

  然而最后瞬端上来的晚饭菜肴却是清淡得让遥觉得自己离光喝白开水不远了。

  “……瞬,你汤里加盐了吗……”

  “加了精确控制后的量,感冒刚好还是吃得清淡点比较好。对了,同居生活请多多指教。”

  于是豆腐汤成为了正式欢迎女主人入住的第一道菜。

 

03

  在上野霞以前看来,瞬和遥这一对傲娇×天然的搭配,除了世人所说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之外还有更为合适的描述——让人操碎了心。

  遥和霞成为挚友的契机是遥在独自旅行至关都地区时前往华蓝市的短暂拜访,两位少女在曾经一同短途旅行的基础上在几天内很快就混熟变得无话不谈,霞也是这时候才清楚瞬的存在,同时很快了解了遥对这人已有而不自知的感情。

  霞也多次旁敲侧击地引导遥对这位仁兄展开多点想法,无奈天然属性太过强大,在发现遥与瞬认识六年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恋爱感情时不禁心疼对方一秒钟。

  然而两人的感情进程最后还是以令人欣慰的速度推进。霞猜测是瞬已经意识到在他们两人中自己必定要成为情商担当,比起拐弯抹角自我形伤不如扔直球来得痛快,然而霞并不知道的是瞬同时也莫名发现了千里遥对此的反应十分有趣而乐在其中。

  当然千里遥并不能理解身边人强行扭转自己属性背后的辛酸,直到某天两人会面霞指着电视上那个一直被她吐槽为“傲娇闷骚男”的人说:“你男人最近是不是转型了,看来最近冰山不吃香啊哈哈哈哈……”的时候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然后羞愤交加地露出一副要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样子。

 

04

  遥跟瞬刚认识那会儿,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太好,瞬当时就给遥起了“不华丽小姐”这个绰号,曾一度让遥非常不爽。

  不过现在遥已经可以时不时翻出这个老梗吐槽瞬说:“我觉得你那时候起名字的品味真不怎么好。”

  瞬也会很淡然地回敬:“是啊我能看上你已经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品味了。”

  “喂喂喂说谁呢——”

  一般这种时候罗丝雷朵都会及时出来劝架,虽然在其他的精灵们看来它似乎更想直接用麻痹粉让他们结束这种对话。

 

05

  自从遥和瞬开始交往之后,以下的类型对话也同时成为了家常便饭——

  “什么瞬你居然没有吃过章鱼小丸子?!真是不敢相信!”

  “你有意见吗?我只是对吃没有什么兴趣而已。话说你确定在男朋友面前不用注意下形象?满嘴都是沙律酱。”

  “没办法配料很多嘛,哈哈哈哈瞬你不也是吃成这样!喂喂喂别把我的纸巾拿走啊!”

  ……

  时光飞逝,不华丽小姐依然是不华丽小姐,华丽先生却被拉下了神坛。

 

06

  那是一个早晨,晨光熹微的时分遥从睡梦中醒来,梦里是跟瞬在某场华丽大赛中比拼输掉了,这让她非常郁闷。

  于是她戳了戳瞬的手臂,对着刚睁开眼一脸茫然的人说:“现在起床!我们去进行小精灵对战!”

  “……哈?”

  “因为到目前为止我好像还输了你一场比赛。”

  这时候凭着赖床的强烈意志而急中生智的某人非常不要脸地说:“嗯,我们在一起是我告的白,所以我也输你一场,我们就扯平了。”

  “……”遥顶着默默烧红的脸把被子扯上来盖住了自己。

  最后这对笨蛋夫妇成功睡到了中午。

  但是瞬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的在遥心里成了一个谜。

 

07

  说起他们的告白,其实是这样的。

  那是遥开始独自旅行的挺长一段时间以后,独自旅行的时间虽然也称得上自由惬意,但也并非总是让人愉悦,遥会因为想念朋友和家人而不时地打电话给他们,只是发现每每跟瞬联系时总有种不同往常的紧张感。

  某日在打电话给霞时道明了自己的困惑:“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把瞬当成劲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习惯追随他的脚步,会担心自己不努力就会落后他许多,尤其是瞬每次收集缎带都会快我一步,所以每次面对瞬都会有些紧张。但现在觉得似乎这种紧张跟那种不太一样。”

  霞不知为何在对面长叹一口气,然后笑着感叹说:“遥遥啊你也终于有这一天了!我说……嗯不对,我建议你直接把你的心情告诉瞬吧,他会很好地给你解释的。”然后就着一个鬼脸挂了电话。

  后来遥跟瞬相遇在某个活动的庆功宴上,露天的宴会,对某个问题依然有所困扰的遥只捧了一块蛋糕就坐在一个角落安静地吃起来了,还是一小口一小口的那种。深感这样不正常的瞬很难得主动坐到了遥的旁边,高脚杯放在桌子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你怎么了?”

  “瞬,我们上次见面好像是很久之前了?”

  “啊?”

  “总感觉以前旅行经常会偶遇到你啊,但现在好像很少碰到你了……”

  “所以你这是想见到我的意思吗?”瞬不经意调侃道。

  “呃……是这样吗?!不过……”

  “……”瞬愣了愣,然后笑了。

  “对了千里遥,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可以不仅仅是劲敌或者朋友呢?”

  瞬十分少叫遥的全名,事实上他反而不喜欢直接喊名字这种过于亲昵的叫法,只是与遥相识得实在是早,名字就叫习惯了。

  遥显然有些吓到,定定看他,视线直接,眼眸在夜色中被映衬得更明亮。

  似乎在舞台上受众人瞩目都能永远骄傲得意的少年,却紧张得悄悄紧握住手中的杯子。

  看着遥一脸不解的神情,他语气淡淡地说:“比如恋人。”

  “???!”遥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低下头不知所措。

  只是霞说的那句“他会很好地给你解释的”突然萦绕在耳畔,曾经与少年的记忆便一个个袭来。

  原来是喜欢吗?原来是喜欢啊。

  “……好啊。”她轻轻答道。灯光微弱,少女的脸颊,少年的耳根,都在悄悄泛红。

 

08

  不久前遥和瞬约好去看枫叶,却因为工作问题把时间拖了再拖,最后到达目的地时只发现美景不待人,满山红叶已呈现一片衰败,让人哭笑不得。

  正要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时,初雪降下,动人心弦。

  “明年再来看?一定不能迟到了!”遥说,边用手心接起飘落的雪花。

  “也许明年不行,还有后年呢?”瞬笑着说。

  “瞬你真没斗志啊……”

  “哈哈也许吧。”

  正因为时间漫长,所以才能惬意地预估着未来时光。

  正因为时间短暂,所以才希望一起看更多风景。

  其实,只要珍贵的人在身边,只看一生看细水长流又何妨呢。


TBC





July
27
2016
 
评论
热度(34)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