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向。小透明。瞬遥亲妈,沉迷全职。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瞬遥】与你的二三事(二)

第二章 她和他和他们

01

  某一天,上野霞刚从某地旅游回来,与遥约在一家餐厅见面,只见她潇洒地把什么东西往桌子上一拍:“给你的伴手礼!”

  一只粉嫩无比的恋爱御守。

  千里遥一口果汁差点没噎着。

  “对了这是招桃花的哟。”霞拿起自己的包包在她眼前晃了晃,包上十分显眼地挂着与桌子上一模一样的御守,然后自顾自地碎碎念起来,“是啊,天涯何处无芳草,我们都要勇于放开双手拥抱未来……”

  “……”

  遥大概清楚霞的感情之路并不好走,所以对方偶尔也会有像这样消沉然后干一些奇怪的事的时候,毕竟对象是智这样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冒险家加恋爱白痴。浮现出早川智当年与自己同行时一腔热血直奔道馆赛的状态,遥默默为好友捏了把汗,不过鉴于自己目前的状况,还是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呃……不过这个……我就……”

  “买一送一啦!我没事带两个干嘛!”

  ……

  其实就在不久前遥跟瞬开始交往,但一直没好意思告诉任何人,看目前情况也不是能跟霞说得出口的样子,于是遥默默把御守收进了随身的挎包,然后陪好友大吃大喝开导感情问题。

  然而随手塞进挎包里的御守遥后来也没记得放好。也正是那么几天,遥跟瞬也约好在华丽大赛上会面,遥正准备进行赛前训练时从包里掏出精灵球,边走便觉得落下了什么,转身,瞬已经捡起了东西,问:“这是什么?”

  “招桃花的御守啊。”遥顺口回答完才发现说多了什么,看着瞬复杂的神情,开始了漫长的解释……

  御守后来被瞬以帮忙保管为理由收走,再后来遥问起的时候,瞬表示已经帮你的朋友转交给早川智了。

  ……

 

02

  瞬偶尔也有犯迷糊的时候,但有时候发作的时机非常重要。

  比如这是瞬把霞的恋爱御守转交给智的时候。

  瞬:“给你一样东西。”

  智:“?”

  瞬:掏出了一枝玫瑰花递给对方。

  智:“???!!!”

  瞬:瞬间收回了玫瑰花并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御守。

  智:露出了为难又欲言又止的表情。

  瞬:“这是帮人转交给你的东西。”

  智:长舒一口气 ,“早说嘛吓得我还以为……”,然而看到瞬的表情立刻闭上了嘴。

  瞬突然觉得他应该改一改随身带玫瑰花这个习惯了。

 

03

  世事总是出乎意料的,正如没有人会想到最后早川智和上野霞会成为一众朋友确定要结婚的第一对。

  霞打电话给遥的时候,眼睛还是泛着红的湿润,遥被吓了一跳,却捕捉到她泪光闪闪里的喜悦,便语气轻快地问起:“怎么啦?”

  “被告白和求婚了。”

  “啊?!谁?!”

  “……你说呢?”

  “???!!!”

  遥只能把内心所有的惊叹写在脸上,等待好友娓娓道来。

 

  也许海水之于上野霞,正如冒险之于早川智。早川智内心里似乎永远有一个长不大的男孩,让他永远能像十岁时的他那样,也许有点莽莽撞撞,却始终坚定地追寻着梦想和远方,有着燃烧不尽的热情。

  有时候这会成为霞的向往,因为如果没有当初的同行,她也许就看不到这样广阔的世界;有时候这会成为她的困扰,因为她也许无法跟上他的脚步,在他未来的无限景色里,她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只能成为他身后的一位好朋友。

  时间和他都很匆忙,她不好意思用自己的情愫束缚他,但也不敢苟同自己的等待。

  于是她海水蓝蓝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海雾,逐渐迷茫。

 

  那日道馆空闲,霞骑自行车与几个精灵到海边挥霍了一个下午,回到道馆已经傍晚。进门,早川智赫然出现在眼前,然后是朝自己挥手的皮卡丘,他前面的茶杯,大得诡异的背包,还有边倒茶边展开一连串追问的大姐。

  妇女的追问十分可怕,霞看着智那张浑然不觉的爽朗的脸,觉得有点头痛。

  只是在她试图解围之前,智就突然拎起背包对她说:“能跟我出去走走吗?”

  霞这时也才突然想起对方的行踪不定,眼前的惊喜,大概只是一个短暂的立刻就要别离的会面,但是边迈开步子边发现又有什么不对,才想起要问:“皮卡丘不出来吗?你不是打算要走了?”

  “……不是啊。”智少有地回答得不太自然,“我们……先再走一走吧。”霞看着他用一只手拎起的巨大的背包,只默默地替他觉得好重。

  华蓝市的河边,河水上夕阳艳红的色彩晕开,夺目的浮光向外散射,光彩直逼天上的晚霞,湛蓝的城市,此刻却是艳丽的。

  智不知在何时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大束花,塞到了她的手里。

  “……嗯?诶诶诶?!”霞呆呆地看着他,继而发出一连串单音节的疑问词表示惊讶。

  “呃……祝你二十岁生日快乐!”智显然不习惯这样的做法,但笑得一脸纯真。

  “……那个啊,我的生日还有大概半年……”明明是对方记错了自己的生日,霞看到对方这样的兴致被打击却觉得十分抱歉。

  “啊是吗!对不起!”智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霞莫名觉得反而更想道歉。话还没有说出口,沉默的氛围中,智突然又开口了:“其实还有一件事。”

  “?”

  “我爸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我喜欢你所以,你可以以结婚为前提跟我交往吗?”

  “???”信息量太大,霞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等等……你没事吧???”

  “不是啊,我原本想等到你成年直接说的。”智的脸上虽然微微泛红,但表情依旧爽朗,“啊,突然有点怀念一起旅行的日子了!”

  “喂喂喂你不解释一下你前两句说了什么吗!”霞大喊出来,声音里带着笑意,眼里却闪现泪光。

  结果就在这样不明不白的状况下霞似乎与某人私定了终身。只是后来霞记得问起那束花:“为什么是蓝玫瑰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比较适合你。”智说这话的时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不过确实,早川智也并不是会多想的人。

  蓝色吗?海水的颜色?

  似乎真的很适合他们。

  ——不是热情似火,但是敦厚善良,纯洁如初。

 

  不过再后来,遥跟瞬聊起这件事的时候,瞬一副早已知晓的样子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

  “……你是干了什么吗?”

  “没什么,算是推波助澜吧。”

  不过觉醒的天然真是太可怕了,瞬这样默默想着。

 

04

  “你长大之后想要做什么?”这似乎是每个小孩在童年时代都不能避过的问题。

  瞬得知遥当时的答案,意外的是在与遥的父母某次很重要的会面上。

  那时两人的婚事已经谈妥,瞬将要道别时美津子悄悄把他拉到一边,说出了这个问题。

  “小遥当时的答案很出乎意料喔,她说长大后想当妈妈。”美津子边说边轻声笑起来,“不过我问理由,她的回答却是‘因为会做很多好吃的菜,这样就能吃到很多好吃的了。’哈哈该说是童言无忌吗,不过我想了想,这个却可能是我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了。”

  “所以小瞬,我们对小遥的婚事这么谨慎并不是不放心你,而是因为我们会永远把你们当孩子看。以后也不会期望你们多出人头地,而是希望你们懂得享受平凡的幸福。实际上你的承诺,我们早已经接受了。”

  有这样温暖的家庭,也不奇怪遥当年会选择这样的理想了。

  “嗯。”瞬只是点点头,但眼里的坚定足够让人信服。

  不过事实上千里遥的愿望到最后也并没有完全实现,毕竟小时候的她目标里的“会做很多好吃的菜”对若干年后的她而言依然难以企及……端上盘子看遥摆着无忧无虑的笑脸大声说“我开动了”,瞬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肯定早就把这个目标忘得一干二净了。

 

05

  对比起千里家这种满溢着爱的家庭,瞬的家里其实并没有这样温馨的氛围。

  周防家倒并不是那种过分保守封闭的家庭,只是家里的人都很优秀,也很忙。有天赋有野心并懂得去努力的人必然是优秀的,也是步履匆匆,甚至有些孤独的。家人之间并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不习惯于感性的表达。于是周防瞬慢慢长大的那段时间里,变得越来越耀眼,却似乎与家人和朋友之间越来越遥远。

  瞬对自己向来有充足的自信。但当“高傲”这个词越来越多地被用在自己身上,他也未必总是能应付自如。

  所以如果说他与千里遥的相遇是偶然,那么被她与生俱来的开朗与活力吸引,也许就是必然了。

  瞬依然记得当年他在某场华丽庆典失利后给家里打电话,第一次向家里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

  电话那边的母亲稍微愣了愣,然后温柔地说:“累了吧,要回家一趟吗?”

  他挂上电话后,转身,刚好看到千里遥寻找着他的身影。

  他突然觉得应该庆幸,人生并没有给他安排一场捉迷藏。

 

06

  如今千里遥偶尔会参加一些美食节目录制,机会来源于某次莉莉安小姐临时有事请她代班一场,遥明显业余录制的节目却意外地反响不错,从此便不时会接到一些邀请。

  对此热爱各种的美食的遥当然是乐意至极。

  不久前录制完一期在一家叫“果然拉面”的店的节目,遥回到家异常兴奋。

  “瞬!你猜我今天在那里看到谁了!以前的火箭队三人组!你还记得吗!”

  “……他们?为什么?”

  “那家店是他们开的啊。他们已经好像退出那个组织了,肯定也是经历了些什么吧……不过真是太好了,他们不擅长干坏事但是赚钱能力很不错呢,店铺的评价非常高喔。”

  “话说瞬你知道那家店为什么叫‘果然拉面’吗,他们说是因为起名字的时候三个人……嗯两人一喵喵争执太厉害了最后就用了果然翁的名字哈哈哈!”

  “……真亏你还能跟他们聊这么多呢。”瞬看到遥绘声绘色地描述着,有点无奈地笑。

  “大概是因为他们现在已经不干坏事了,而且做的拉面还很好吃吧。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其实他们意外的友善啊。”遥转头看瞬也对着他笑。

  不过当遥第二次去到那家店的时候——

  “小次郎!那个吃很多的丫头来了!记得多加些肉还有面!”

  “吃很多的那个丫头吗!好的!”

  “武藏!吃很多的那个丫头在几号桌来着!”

  ——听着三个人这样在人很多的拉面店里大喊的遥用手挡住脸默默想,近段时间内她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里了……

 

07

  周末,虽然与普通的上班族的工作时间并不一样,遥与瞬忙碌的工作也算是告一段落。趁着大好时光,遥果断拒绝了瞬留在家里补眠的请求,拉着他上街采购给家里囤积粮食。走到商场门前,大屏幕上还滚动播放着与刚结束不久的全国精灵联盟挑战赛的有关的各项资讯。

   “以上对冠军选手的介绍完毕,接下来是亚军选手的介绍。”

  “获得亚军的是——来自丰缘地区橙华市的千里胜!”随着主持人宣布比赛结果的回放,千里遥便看到了自家弟弟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屏幕上,接着是比赛中的一些精彩瞬间的回放。

  虽然比赛过程她已经都看过了,但还是忍不住端详起来。屏幕里的少年意气风发,在比赛中往往能表现出超乎年龄的淡定与冷静。千里胜——如今已被父亲认可为代理的道馆馆主,已经从以前那个只能羡慕着姐姐的人小鬼大的小孩长大了。

  不过,千里胜也不再是那个会又乖又甜地叫自己“姐姐”的孩子了。

  盯着大屏幕,千里遥不由得有些忧伤。

  可是现在的千里遥最忧伤的是,平时商场前大屏幕滚动播放的每日美食店铺推介不见了……她并不想看自家弟弟的精选写真集!

 

08

  瞬跟胜的关系似乎很好。

  千里遥在后来想起,似乎有两件大事都跟自家弟弟有关。

  那是在千里遥看来“我们才刚开始交往不太好意思告诉别人”但在瞬口中却变成“都这样了你还不给我一个名分”的时期。

  某日千里遥回到家终于打算跟家里说清楚这件事,却硬是从早上磨蹭到了晚饭时间,而第二天早晨她就要离开家继续旅行,所以愈发苦恼。

  “对了我有件事……啊还是没什么了……”千里遥再次支支吾吾地打断了自己的话题。要不还是下次再说了……?她的内心几乎已经是这样想的了。

  只听见旁边几不可闻地传来一声叹息,坐在她旁边的千里胜边夹起一块青花鱼边以一种“这块鱼煎得不错啊”的平淡口气说:“姐姐为什么我姐夫今天没一起来啊……?”

  这姿态这语气简直是影帝级别,以至于让当时的千里遥都忘了疑问为什么千里胜会知道这件事,而是对这一句话激起的千层浪即父母的“什么我家女儿难道背着我私定终身了???”的疑问展开一长串的解释。

  也因此,瞬在千里夫妇眼中的定位直接从“某长得不错的协调训练家”、“我女儿每天嚷嚷着要打败的人”直接飙升至“我的准女婿”,也算是为后来省了很多力气。

  至于第二件事,那就是两位协调训练家的恋情是因为在观众席上一同观看胜的比赛的场景被拍到而曝光的。摄影机刚好在拍摄观众席时,记录下了遥因为弟弟的胜利而欢呼雀跃并抱紧了身边的瞬的一幕,似乎在不少人眼中也成为一个经典镜头。

  只是后来,遥每每回想起这两件事的缘由,都不禁会怀疑这是不是套路。

 

09

  千里胜的初始精灵是一只拉鲁拉斯。

  在他成为一名精灵训练家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会像父亲一样优先选择懒人翁或者晃晃斑这种看上去慵懒但十分有力量的精灵。可是正如大家所言,训练家与精灵之间的缘分就像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一样不可捉摸,胜在跟随姐姐一行人旅行的一路上,在遇到越来越多精灵的过程中,也逐渐改变了先前的想法。

  胜遇到拉鲁拉斯的地点是旅行中途经的赛罗斯市附近的一个森林。平日里不常出现在人前的拉鲁拉斯因身体虚弱而展开呼救引起他们注意,受到火箭队阻挠的一行人把救援任务托付给看上去最不可靠的他,当时自己不安的心跳,焦急的模样,还有奋力奔跑的疲累感,在未来回忆也依然印象深刻。

  千里胜在关都地区旅行回到家的三年后踏上了属于自己的旅途,刚开始旅行便直奔与拉鲁拉斯约定的所在地。站在当地的神奇宝贝中心前空旷的平地上大声呼喊,纷纷扬扬飘落的银杏叶中,两只沙奈朵与一只拉鲁拉斯出现在眼前。

  拉鲁拉斯和他一同跟沙奈朵道别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拉鲁拉斯三年来似乎没有任何变化。然后便看到拉鲁拉斯乖巧地把一块不变石放到他的手心,在一团乳白色光芒的包裹下进化为奇鲁莉安。

  原来只是担心变化了会让人认不出来啊。

  看到奇鲁莉安望着穿上一套三年前的有点小了的衣服的自己,他也一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果然,就算是看起来很不靠谱的约定,只要彼此都认真对待,也一定可以实现。

 

10

  这天,千里遥去往神奇宝贝能量方块中心打算补给小卡比兽准备的能量方块,到达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已经开始制作的森田光,兴奋地打招呼:“小光!好久不见!”

  “诶小遥!好久不见!”

  “小光前阵子的华丽大赛我看了喔,非常厉害呢。”

  “哈哈谢谢,昨天我也看了你的美食节目,在大晚上饿起来找东西吃……”

  两人一边叙旧闲聊一边制作能量方块并消磨着等待机器制作的时间。遥从光递来的一盘完成品中拿起一块试吃,晶莹剔透的粉色能量方块,味道与外表一样甜美。

  遥一边赞叹着一边顺手把装着自己做的能量方块的盘子也递过去,片刻后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始提醒:“等等小光,这个……”

  可是提醒已经晚了,光已经顺势拿起了一块说着:“第一次看到黑色的能量方块呢……不过味道肯定大丈夫的吧!”然后放进了嘴里。

  回去的路上,对于让好友对能量方块的味道产生了怀疑这点,千里遥觉得非常抱歉。

 

11

  新年,一场聚餐让平日里分散各地的几位好友相聚一方。趁着三位男士被赶去点菜,三位女士开始了快乐的八卦时间。

  佐藤幸子是佐藤刚的妻子,人如其名,是一位温柔美丽的大姐姐。结束了一个话题,上野霞喝了一口水然后感叹:“没想到小刚以前屡战屡败地搭讪美女,后来还真的能搭讪到幸子而且结了婚。”

  “是啊是啊,记得以前旅行时小霞和小胜总是要揪他耳朵呢……”

  “你们误会啦。”幸子听完微笑着说,“其实是我找他搭讪的呢。”

  “诶诶诶?!”

  “我看到他在神奇宝贝医院里实习,对待每一个小精灵都很温柔,而且样子也非常可靠,于是就上前跟他说想跟他交个朋友了。现在我还觉得当时主动上前交谈真是太好了呢,难道你们第一眼见到你们的那个人不是这样想的吗?”

  “……”,上野霞回想完毕,“哦?那个炸了我自行车的人?”

  “……”,千里遥也回想完毕,“绿、绿色护眼?”

  ……都是些谜之第一印象啊。


TBC


July
27
2016
 
评论(2)
热度(30)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