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向。小透明。瞬遥亲妈,沉迷全职。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瞬遥】与你的二三事(三)

第三章 你不知道的事

01

  夏天最热的那段时间,瞬带遥到祖母家拜访。

  祖母的家在丰缘偏北的一个郊区,像一个小型的庄园,离市区有一段距离。下车走到门口,扑面而来的清爽的空气里糅合进了玫瑰的香气,而不远处便是一大片玫瑰花田,开得正盛的玫瑰们在阳光下美得花枝招展。

  千里遥觉得,这个低调又华丽的地方,很有周防家的气质。

  从花海中走出来的瞬的祖母是一位满头银发的妇人,一丝不苟地梳起来的头发让她显得精神而又得体,不过与千里遥身边的某位面瘫不一样,祖母嘴角的微笑是让人觉得她是由衷地为眼前两人的到来感到开心的那种,相较于想象中的雍容华贵,祖母给人的感觉其实更和蔼亲切。

  千里遥便不由得对花田的方向挥手大声喊道:“祖母好!我们来啦!”

  然后千里遥便看到了在双方之前尚有一段距离的情况下,老人也很开心地朝这边挥手,然后说:“你们来啦!小遥,自从结婚典礼后还是第一次见面呢,叫我绿子小姐的话我会更开心的哈哈哈!还有小瞬,让你带来的食物都带了吗!”

  嗯……?比起亲切,祖母似乎更应该用活泼来形容?

  千里遥用手肘捅了捅一脸嫌弃地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地大喊的瞬,觉得似乎可以比想象中更期待这次的行程了。

 

02

  瞬觉得,玫瑰花茶和玫瑰蛋糕真是罪恶的东西。

  因为这两样东西一放在外面院子的桌子上,自己的祖母和妻子就能一整个下午坐在院子里一边吃一遍天南地北地聊并且风雨不动安如山。

  回想起千里遥出门前还小心翼翼地问祖母的情况担心这担心那的,瞬觉得当时不禁也跟她一起担心起来并且安慰她的自己简直像个笑话。

  瞬在此刻从未如此真实地感受到,不论是自己被无视到差点被使唤去拔草还是自己存在感太强以至于成为话题焦点都是十分可怕的。

  在客厅里跟罗丝雷朵面面相觑的瞬,一边听着从院子里传来的有说有笑的对话声心一边跳个不停。

  “绿子小姐,果然这里的玫瑰开得真漂亮呢……话说啊,瞬……”

  这个称呼你还真叫上了啊?!为什么话题会这么自然就转到我?!

  “啊啊,小瞬从小时候开始几乎每个夏天都是在我这里度过的呢……我记得相册在……等会拿给你看啊。想起来小瞬小时候还有很多有趣的事呢……”

  求你别说!我说真的!

  “他父母一开始带他来的时候我反复问了几遍‘你们确定不是女儿吗?’,啊不过他哥哥小时候我也这么问过哈哈哈。还有小瞬和他哥哥五六岁的时候都不小心掉到过花田那边的排水沟被冲走了一小段距离,他好像因为这个一直不敢游泳……另外小瞬七岁那年……”

  罗丝雷朵把作为手的两个花苞叠放在脑后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家主人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莫名地觉得非常有趣。

 

03

  傍晚时分,晚饭后瞬和遥两人沿着庄园里的小路散步,顺便提了篮子帮忙采摘一些树果回去。

  “绿子小姐说这种树果是这里的特产,很适合做能量方块呢……好像也很好吃……”遥一边快步走到一棵果树一边开心地指着上面的树果说,又突然指着瞬的身后,“是夕阳!是真的太阳落到地平线的感觉!天空好漂亮!郊区太棒了!”

  明明并不是没有见过,遥每次去到某个地方还是很容易就兴奋得一惊一乍,瞬倒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很开心的感觉,不如说似乎是因为来到这里之后地位骤降有些不满,一路敷衍着“是的是的”,又嘟哝着:“我说你啊刚吃完饭别走太快……真亏你们刚吃完饭还打算吃下树果……”

  “瞬……真不知道该说你现在像个郁郁寡欢的老头子呢,还是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呢。”遥凑近认真地盯着他,却又露出一脸笑意。

  “哦?你们倒是好像一个下午都聊得很欢嘛。”

  “是呀是呀,听了很多关于瞬的小故事呢。明明小时候超级可爱,长大了却别扭起来了。”

  “所以说你对现在的我很不满吗?她跟你说的分明都是些黑历史。”

  “嘛,很可爱啦,就算是黑历史也不错啊,可以当做把柄,要挟你——“一辈子都为我服务哦!”这样!”

  瞬盯着千里遥的扑闪着的双眼,有种自己输了的感觉。

  于是用一只手捏起她的半边脸颊,说着:“求之不得呢。”绷紧的脸也破功地笑了出来。

  千里遥也不甘示弱地用空闲着的手同样捏起对方的脸:“啊——话说瞬小时候被邻居的纱织小姐拐骗着穿上了裙子,是真的吗?”

  瞬的脸色渐渐跟天色一样暗了下去。遥心想,又糟糕了。

 

04

  第二天,在跟祖母——也就是绿子小姐,一起逛花田顺带被普及各种关于玫瑰花的知识的同时,遥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那个,绿子小姐,瞬喜欢玫瑰,是受这个地方的影响吗?”千里遥脑中大概描绘出了一个小华丽先生拿着一支玫瑰花,摆着某种高傲的表情捋了捋刘海,然后把花递给祖母的场景。

  “……这个嘛。”祖母那边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突然“扑哧”地笑了出来,

  “大概可以这么说吧,不过说来话长。”

  “小瞬那时候还很小,一开始的确是喜欢这里的玫瑰花,因为很香很好看。有一天我没有注意,他想自己摘一朵玫瑰的时候被刺伤了手,哭着说‘玫瑰好可怕’就再也不太敢靠近了。”

  遥心里的小华丽先生的高傲的形象,破灭了。

  “我后来觉得这样不好,而且这孩子越看越有点孤僻,就跟他说‘要勇敢一些跟大家打好关系,送人玫瑰是想跟人交朋友的礼貌的表现哦’,让他努力了一下。”

  遥想,送玫瑰的含义似乎被很微妙地曲解了呢。

  “不过后来,似乎他经历了被一群小女孩说花心这样的事呢……”

  “扑哧”,遥也忍俊不禁。想起相册里眨着大眼睛,眼眸是温柔的绿色,清澈得像浅浅的小溪的小小的瞬,真是可爱又辛苦啊。

于是遥蹦跶到瞬身边,揉了揉他的头发,发丝葱郁而柔软。

  “……干嘛?你洗手了吗?”

  哦,说错了,某洁癖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05

  千里遥说,在祖母的家里,生活很慢很惬意,却不会让人觉得在浪费时间呢。

 

  对像她和瞬这种习惯了在各地辗转奔波的人来说,即使有安分下来的意识,在某个地方有“能安顿下来”的感觉也是很难的。当初随着年岁增长,两人决定从旅行过渡到旅居生活,一方面固然是出于想坚持梦想、继续磨练自己并且为后来人创造更大的空间这样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了未来和家人的因素。只是这样,与这种生活磨合也不是一件易事。奔波的生活方式自由而直接,不会让人想起很多有的没的;相对悠闲地生活,却反而容易让人迷失方向,好像不经意间便会忘了什么曾经多到满溢,便没有发觉不可或缺的东西。

  这时候便会出现,某种本能般的反抗。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遥想的是,能舒适地泡温泉、享受各种美食、让人洗去一身旅途的疲惫的地方当然很好,但她更愿意在这样的地方短暂歇息,然后离开,让自己再次变得风尘仆仆。

  瞬应该也是如此,或者说,更严重。

  原来除了学会从无所事事的偷懒中忙碌起来是对人生做出的理智回答,懂得如何让自己的生活节奏稍微放慢,却区别于空虚的游手好闲的也是一种睿智。

 

  重新回想自己的选择,是由于老人一句类似托付的话。

  短短几天,遥与祖母聊了很多,不仅仅是关于瞬的各种轶事。当遥提起他们的过去与现状时,站在房子门口的祖母,目光渐渐放远,穿过门前的小路,越过大片的玫瑰花田,直到远处被层层墨绿覆盖的森林。

  她说:“那里,是小瞬旅行的起点。”

  “就算依然被叫做‘绿子小姐’,但毕竟是老了,现在想的东西也越来越像个老人家。”

  “小瞬跟他祖父一样,爱逞强,有点孤僻,又特别固执。就这样一直一直向前走,好像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虽然——就这样走下去也很好,不过偶尔让他们有所眷恋,回头看一看,或者稍微放慢脚步,不要错过了太多东西,好吗?”

  其实祖母眼里的一些情感遥还无法解读出来,只是那种古典的宝石般幽深的绿,跟瞬的太像了,珍贵得让她想成为守护者。遥没有说话,只是郑重地点了点头——坚定而让人安心的感觉,跟她并不知道的某个时刻的瞬重叠了。

  “这不是什么要求,仅仅你陪伴在他身边,就足够了。”老人微笑,脸上皱纹印记加深,却并不影响她美丽优雅得如同油画里的玫瑰。

 

  听完遥的这句话,瞬了然地微笑,然后顿了顿,用很淡的语气说:“这里,从很早之前,就是我的避风港。”

  表情却极认真。

  “因为我家,很客气。”

 

06

  瞬鲜少提及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大概也是性子使然。遥与瞬的家人会面都不多,除了祖母超乎想象地可爱之外,其他人给遥的感觉就是跟瞬很像。

  内心应该是温柔的,只是表现出来,很内敛很礼貌,隐约透露出威严,如果他们作为陌生人,大概是让人不敢靠近的类型吧。

  遥很容易害羞,但在想要表达什么感情的时候,却习惯直接说出来。比如小时候常常对父母说“爸爸妈妈我喜欢你们”,然后父母便也会摸她的头,笑着说“我们也喜欢小遥喔”。

  与祖母在一起,更接近于这种感觉。如果她的这种想法,也同瞬一样的话,也许她能有点理解瞬可能一直以来承受着的什么了。

  不能示弱,要足够优秀,才会被认同。

  独自旅行,独自变强,独自前进。

  孤独。

  瞬语音落下后的沉默遥不知该如何打破,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安慰他,于是遥便只是凑近,依偎着他,然后就睡着了。

  郊区的夜晚不太有夏天的感觉,凉爽得反倒有点冷。没有话语,至少有谁依靠着,很温暖。

 

  瞬没有叫遥起床。次日醒来,遥拉开窗帘,是与前几天一样的阳光灿烂,鸟语花香,可能是昨晚睡得早,眼前景色似乎更加清明。走出房间,下楼,瞬正在餐桌旁摆放早餐,祖母向她招手,说:“小遥,早上好。”

  “终于起来啦。”

  “早上好~”对祖母甜甜地笑之后,遥转头瞪了瞬一眼。只是自己起得的确最晚,她只能心虚,昨日的某些情感,似乎也被一场睡眠轻松荡涤,只留下些许余温。

  有些事情,确实需要寻找一个适宜开头的氛围。
     瞬也坐了下来。祖母喝了一口柠檬水,然后说:“话说啊,要听一听小瞬你父母的恋爱故事吗。”

  遥切煎蛋的手停了下来,转头看瞬。瞬给面包涂果酱的动作却没有停,依然低着头,说:“他们不是相亲,或者什么政治联姻认识的吗。”明明是疑问句,却几乎是笃定的语气。

  现在瞬有点像个赌气的小孩。

  祖母放下杯子,也拿起刀叉开始切煎蛋,一边用带着温和笑意的语气说:“不是的,有些你还不知道的事情呢。”

 

07

  瞬的父亲是一位商人,母亲是一位画家。

  父亲周防宏和母亲三条安奈美出生在两个相距甚远的城市,前二十年都处于互不相识、毫无交集的状态。两人相似的地方却不少,比如,最外在的,家境优越,容貌端正,看起来有些高傲,以及内在的,不长于表露真心,和认定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他们的缘分始于一场画展。那是三条安奈美作为初出茅庐的画家,开的属于自己的第一场展览。她的实力是不错的,但由于一方面作为新人,画技尚属稚嫩,另一方面,画展的开办一定程度上借助了家族的力量,她和她的作品都招来了不少非议,即使她的形象一向低调淡漠。

  她对此的表示也是一贯的不卑不亢,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轻易低头,更何况,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只可惜,这样的态度,不容易被认同。

  她依然会坚持下去,用实力证明自己。但那时候,她最想要的,恐怕还是来自外界的支持。

 

  彼时周防宏正忙于自己的事业,未曾想过要关注除此之外的事物。他出现在画展,也只是出于与客户的交流所需。

  一路上走马观花,他不热衷于欣赏绘画作品,甚至还没记住这个画家的名字,可他的脚步,突然在某幅画前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幅用水彩细致描绘的玫瑰花园图,在众多的画作中,其实有些普通。只是画中的这个地方,像极了他独自定居拉鲁斯市前所住的家,一个温暖得让人想像个孩子一样扑进它怀里的地方——虽然他定眼看了看,并不是。

  他依然没有迈开脚步,继续端详着画,继而沉吟:“这个地方,色调应该要更深一些。”

  “可是这样的话整幅图的色调就会暗下来吧。”一个有点低沉,听起来却很舒服的女声接下了话。

  他侧过头,看到一张精致的脸正在向他展露官方微笑,只是嘴角的弧度有点大。她瀑布般垂下的金发,颇有几分童话故事的色彩。

  “你好,我想听一听你对这幅画的建议。”

 

08

  “所以故事是这样展开的吗……真美好啊……”千里遥很快便融入了听故事的氛围,一边把一块煎蛋放入口中一边满足地感叹着。

  “才不是,我那个笨儿子居然把人家当做画展的工作人员在讨论了一番画作之后问了她筹办一个画展的详细工作安排……唉,看着挺聪明的人,迷糊起来简直不能忍。”话是这么说,祖母的表情却满溢着自豪,“不过某种意义上,他们的缘分是因为这个地方而出现的吧。”

  瞬一直很安静地听着,以及默默地吃着东西。

  “我想说,你们与其把他们看作是‘外表严肃内心温和的人’,不如直接理解成‘内心其实很敏感只是喜欢逞强的人’好了。即使他们并不了解你们的领域,即使表面上要求再严格看起来再冷淡,没有父母不是关心着子女的。”

  “还有小瞬你哥,以前我问他‘想要蛋糕还是要弟弟啊’的时候他说了‘弟弟’喔,放弃了最喜欢的蛋糕呢。”

  “哈哈哈哈这是什么选项啦。”遥被逗笑了。

  “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可能只是没有时机,又或者碍于面子说不出口。这些我倒是能看得一清二楚。”祖母的语气恢复平淡,然后解决完煎蛋,把目标转移到面包,“今天的面包看上去也挺好吃的。”

  瞬喝完了杯子里的水,低敛着眉眼,低声说:“我吃饱了。”

 

  那个下午,瞬跟祖母也聊了很多。遥没有试图用听力解析一言半语,只是偷瞄了一两眼,他们的表情很认真。

  瞬回来的时候,像有时候心血来潮恶作剧一样揉乱了她的头发,从凌乱的刘海的间隙中抬头看到他的脸,笑容似乎有点释然。

 

  “瞬,我可以问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旅行的吗?”

  “比你早的时间。”

  遥又瞪了他一眼。

  “……大概八岁,跟那年夏天在这边的森林里遇到的毒蔷薇一起。”

  “你家是怎么说的呢……?”

  “是吗,去吧。”

  “哦……这样啊。”遥不自觉地翘起嘴角。

  简洁的话语,是否可以理解为施加了某种信任呢。她不知道。

 

09

  让人不舍的离别之后,瞬和遥踏上了回程的列车。

  “啊——好想再在这里呆一会啊!!要不是假期余额不足!!”

  “偷懒太久会变得更蠢的。”

  “瞬!!”

 

  离开之前,祖母还说了,以前有一段时间,瞬的表情变得有些凌厉,幸好现在柔和了许多。

  这些地方,可能是始终站在他不近不远处的人才能注意到的吧。

 

  随着科技的进步,如今的列车行走得快速而平稳,遥却在这种沉静的氛围中安定不下来。书看了几页,放下来;窗外景色看了一会,转过头。

  “瞬,为什么祖母不过去跟你们一起住呢。”

  瞬的眼睛没有离开书本,却也应答着:“那里是家乡,祖父也葬在那里,祖母说想守着那个地方。还有——让我们有空去休息一下。”

  瞬的回答,意外的很长。

  “祖母说你跟祖父有点像喔,‘一个嘴硬的老头子’什么的。”

  “看到你跟她意气相投的样子,我也觉得你跟祖母某些地方很相似。”

  “这样也不错啊。”

  “是的是的……”

  “又开始敷衍了。”遥凑近看瞬书页的内容,看了几行还是放弃,“这一趟,总感觉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啊。”

  “我的黑历史请你务必忘记。……你不知道的事,其实还有的。”

  “哦,是吗。”

  “哦?不问下去了?”

  瞬回忆起某年的夏天,带着轻便的行李独自到来又独自离去的时候,临走时他附加带走的一束玫瑰花有些惹眼。

  祖母笑着调侃:“哎呀,挑走了最漂亮的几朵呢,是要送给谁吗?”

  “只是因为好看才带走罢了。”

  “哦——脸红了——”

 

  遥睡着了,头靠在他的一侧肩膀处有些重量。瞬合上书本,低头看她的脸。

  其实遥心里有些未说出口的话:不问下去了。或许有些事情什么时候知道也是看缘分吧。况且,比起什么都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更能让人安心吧。

  ……我这样说,你会不会笑我太煽情。


TBC

 


July
31
2016
 
评论(2)
热度(25)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