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向。小透明。瞬遥亲妈,沉迷全职。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瞬遥】与你的二三事(四)

第四章 罗曼蒂克能吃吗

01

  那是瞬和遥两人还在一起旅行、参加华丽大赛、收集缎带的时期,两人去到一个将要举办比赛的城市,偶遇了几张熟面孔。市里的气氛因为华丽大赛的时间恰好与当地庆典时间重合而格外热烈。

  为了迎合庆典的需要,大赛举办方拿出了一套套演出服供比赛选手挑选,演出服清一色都是精灵的人偶装。

  早早宣布在这场比赛中仅作观战的纱织双手环胸,微笑看着大家或愁眉苦脸或一脸兴奋地挑选衣服。眼看着远处的哈利已经挑出了一套跟他身上的服装并没有什么两样的梦歌奈亚人偶服,瞬终于在身后毒蔷薇充满期待与调侃的目光下远离了面前一套毒蔷薇的人偶服,转而走向阿勃梭鲁的那套。

  大多数人都已经挑选完毕,遥却依然纠结不已,随口问瞬的意见。

  “当然是~玛瑙水母啊~”哈利经过抢先插了一句,然后就去换衣服了。

  “……”

  “哈奇蛇。”瞬开口。

  十分……意料之外的回答啊。

  正当千里遥还在期待着对方会不会来个少女漫经典台词一样的“我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盛装的你”的完美解释,这货只是微微笑了笑,幽幽地说:“贪吃蛇……”

  “……毒蔷薇,能麻烦你对这个人使用一下麻痹粉吗。”

 

02

  瞬上衣口袋装着的精致盒子里,静静躺着一枚熠熠生辉的小巧戒指,彰显着这将是一个特别的夜晚。

  遥并不知道瞬发起今晚邀约的用意,只当他是心情好或者想顺应今日夏日烟花祭典的气氛,没想太多便乖乖穿上盛装陪他到拉鲁斯市最昂贵的高楼餐厅的包厢里享受美食。

  用餐的过程本应是安静的,只是遥与若莱等人到旁边水静市新建的精灵饲育屋中当的一周义工恰好在昨天结束,遥刚回来,还有关于这段经历的一肚子的话要说,就在用餐的同时压低声线,断断续续地讲了不少:“……还有啊,第四天的时候,我看护的小波可比进化了,那时候我激动得快要哭了……”

  “嗯……”瞬一直回答得有点敷衍,对此他也觉得很抱歉,只是内心实在翻江倒海,甚至觉得面前的菜肴都有些食之乏味。

  他准备了这么久,今天一定要万无一失。

  饭后两人走到餐厅包厢自带的小型露台透气,远处夏日烟花祭典正要举行,这里将会是观赏烟花最好的地点之一。

  “瞬,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在瞬低头盯着手表等烟花表演开始的时间时,遥侧头屈膝把脸凑近,笑着道谢,眼睛对准了他的目光。

  “嗯。”瞬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挤出了一个看上去有点勉强的笑容。

  “你今天……有点奇怪?”遥重新站好,就算是她,也注意到了他的反常。

  还不是因为他现在太紧张,而身边的人打扮得太漂亮表现得太主动。

  未等到瞬开口辩解,手表的秒针已经点到了数字十二,烟花适时绽放,随着有次序的声响,艳丽的色彩散落夜空,城市被一下下点亮,各种颜色的光芒也不断覆盖到了两人身上。

  很好很好,现在就从口袋里拿出戒指盒——

  瞬意料中的遥“你看!烟花好漂亮啊!”的赞叹并没有出现,他一边悄悄拿出戒指盒一边转头看她——那个正呆呆注视着他的人。

  “怎么了?”

  听到瞬的疑问,也许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太过直接,遥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脸微微泛红——这时候瞬只能有点自恋地认为,他的正装足够有魅力。

  一切都很顺利。

  “那个……”绚烂的夜幕背景下,烟花绽放的声响中,瞬正要把戒指盒放到她的眼前,句子刚吐出两个音节,却被她不合时宜的解释硬生生打断。

  “没、我刚刚差点以为,你要进化了……”

  “啪嗒”,瞬的戒指盒掉在了地上,两人的目光一瞬间聚焦。

  ……

 

03

     遥最近爱上了研究能量方块不同口味的制作,买了一台制作机器回来整天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在厨房里捣鼓,瞬每天经过乌烟瘴气的厨房都要叹一口气。

  但是城门失火绝对不只是伤害了自家厨房的自尊心那么简单,瞬——作为一条无辜的池鱼,很快就被殃及了。

  “瞬,你张开嘴吃一下这个!”遥用牙签戳起一块土黄色的能量方块试图往他嘴里塞。虽然喂食很美好但是也请务必注意一下食物的选择啊!瞬微微笑了笑,后退了几步,拿出精灵球把罗丝雷朵放了出来;罗丝雷朵微微笑了笑,走到了瞬的身后。

  说好的要做彼此最坚强的依靠呢!

  瞬接下了牙签,瞅了一眼装着暗红色墨绿色灰蓝色黑色的各种能量方块的盘子,对遥说:“这些我会帮你解决的。”

  遥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众亲友走了进来。

  “你们家突然说要开什么聚会,好像很可疑啊~”

  瞬迅速关上了大门,“啪嗒”上了锁,拿出了一叠卡牌说:“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然后他指了指桌上的某个盘子:“这是惩罚奖品。”

看着那堆颜色怪异的能量方块,大家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口水。

 

04

     遥已经第五次骑车摔着了,一瘸一拐地走回家里。这次瞬一边皱着眉帮她处理膝盖上的伤口一边继续展开让她放弃骑车的游说。

  首先是晓之以理型的——

  “我可以开车载你。”

  “不不不这样你会成为老司机的。”

  接着是动之以情型的——

  “这样的话我很担心。”

  “但是失去了自行车我也会很伤心的。”

  然后是人身攻击型的——

  “你骑车技术太烂了。”

  “就是因为不够好才要继续练习啊!”

  还有是生搬硬套型的——

  “哪天又有人炸了你自行车你就跟人跑了怎么办。”(微妙地曲解了AG智跟遥开始旅行的情节)

  “但是后来我又跟另一个人跑了。”

  ……

  “所以,最后,你们是怎么妥协的?”听着遥倒苦水的霞问道。

“他说‘那我知道了’,然后买了辆双人自行车……”

 

05

  瞬的生日。

  这一年没有邀请好友,仅是两人简简单单地度过。

  绿发男子吹熄蜡烛,在身边人的催促下闭眼几秒许了个愿。说实话他向来不怎么信愿望这些,不过千里遥那股兴奋劲就像一股推动力,嗯,生日的一切都应该按部就班。

  接下来千里遥就自娱自乐地鼓起了掌,然后抽出蛋糕上的蜡烛递过来一把刀,还叮嘱道:“第一刀应该由寿星切!”

  “好的好的。”蛋糕是千里遥做的。虽说她在厨房里捣鼓的时候强调了“瞬禁止入内”让人担心,好在跟小刚长达几个小时的视频教学效果总算出来了,蛋糕卖相正常——如果她能控制一下通话音量的话没准还能是个惊喜。

  蛋糕分好,千里遥捧起来吃得欢快并且自夸起来,话题却冷不丁转了过来:“话说啊,瞬你刚刚许了什么愿望?”

  怪不得从刚才开始她的目光就异常热切。

  但瞬只是笑了笑,调侃道:“说把愿望告诉别人的话就不灵了的不是你吗?”

  “嗯……你偷偷地告诉我,神明们不会知道的。”

  “啊,愿望是——希望你下一年做的蛋糕能好吃一点。”

  “喂——”

  没等千里遥的反击开始,瞬又把话题转了转:“你知道吗,每过一个生日还有另一个意思。”

  “什么?”

  “这也代表着,你在我的生命中占的比重又大了一点。”

  瞬笑得很温柔,遥却懵了懵,随即掏出纸和笔。

  “……这是干什么?”

  “我来算一算……瞬今年是二十六岁,我们九岁第一次见面,然后二十六分之十九……跟三分之二哪个大来着??”

  瞬哭笑不得了,却凑上去:“让我看看,三分之二比较大吧。你看这样……然后这样……”

  手忙脚乱地对付数字后,得出的结论是:明年不就等于三分之二了吗!

  最后千里遥收拾着桌上的盘子和叉子,后知后觉发现主题从生日派对变成了数学小课堂,自己好像是主题偏离的原因……

  重新想起瞬的那句话,其实应该是很浪漫的呢。

  瞬也默默收拾着,想着在发呆的遥肯定已经忘记她原本想追问的问题了。

  正确的答案是,以后的生日依然有你在身边。

 

06

  有一种默契叫,就算用所有的联络方式都联系不到你,我也能知道你在哪里。

 

  千里遥是个不会认路的人。

  千里遥是个经常忘带手机的人。

  千里遥是个就算带了手机也经常忘带充电器的人。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每每在街上走散了瞬也能找到她,堪称一种才能。

  “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后来瞬终于被问到。

  “你知道在野外跟人走散或者迷路了,一般该怎么做吗?”

  “……找有水的地方,沿着河走。”

  “你知道你跟我走散了,一般会怎么做吗?”

  “……”遥很认真地思索起来,“先四处看一看我在哪里?”

  “……然后你会注意到店铺的广告牌,然后你走进最近的一家甜品店。”

  “是这样吗?!”

  “是啊。要多亏了你吃很多的才能,我才有能找到你的才能。”瞬履行着日常吐槽,满意地观看着千里遥要炸毛的表情。

  这世上还有很多才能,不是基于天赋,而是基于默契和了解的吧。

 

07

  盯——

  瞬这几天揣着小心肝瑟瑟发抖忧心忡忡。

  自从上周一起去海滩玩了几天回来,他就一直遭受着千里遥一种如同怨灵般的幽怨目光的凌迟,就连每次靠近都会被近乎嫌恶地避开。

  那么问题来了,他哪里得罪某人了吗?

  回忆起在海滩游玩的几天,千里小姐吃得好睡得香玩得尽兴还买了一堆纪念品就差抱着酒店的柱子说“我要扎根在这个地方!”了简直无从入手啊!

  正当瞬对自己的智商和情商开始产生怀疑的时候,他好像,不经意间,瞟到了某人的日记本。

 

  10月12日,海滩好好玩啊,虽然人多到像下饺子。

  10月13日,强忍着困意终于熬到一起看了日出,啊早上的太阳和云彩,想起早茶的流沙包了……

  10月14日,度假要结束了,好舍不得这里的海鲜啊,为了下次的度假一定要好好工作!

  10月15日,怎么办!!回来才发现我晒得好黑!!瞬一点都没变啊!!凭什么!!我跟他站一起简直是奥利奥啊啊啊啊!!在白回来之前绝对要远离他……

  10月16日,……

 

  ……噗。看到这里瞬终于不厚道地笑了。

  出门散步中。

  遥偏头愤恨地看着他:“为什么靠这么近啊!走开点走开点!”

  瞬十分自然地忽略视线攻击拉起某人的手,说:“别介意。我跟你说,这种时候,应该形容为黑白配。”

 

08

  植物园。

  两人在大周末里出现在这种奇妙的约会地点,其实是因为昨天千里遥的童心未泯一时兴起:“啊……好想去亲近绿色亲近大自然!瞬!不如明天去植物园吧!”

  虽然瞬并不理解遥想亲近自然的结果是来植物园的脑回路,但现在更让他困惑的是,为什么明明提出的人是遥,现在拿着地图带路和规划路线的人却是他。

  “嗯……谁让我是个路痴呢!”

  “别那么自豪地说出来啊!”

  来到各种花卉的展览室,遥才发现除了玫瑰,瞬其实对其他很多品种的花也颇有了解,于是瞬先生荣幸地成为了半个讲解员。

  直到逛完植物园,操心了一天行程的瞬还是有些迷之困惑。

  “……说起来,你之前不是买了一本花卉大全兴致勃勃地看了好几天吗?”

  “然而都没记住。谁让我是个花痴呢!”遥以同样的句式回答完,才发现自己的表达有什么不对,“等等!刚刚的话撤回!呸呸呸!”

  然而瞬连带他手上递过来的一支玫瑰都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于是乎,遥收到了一支颤巍巍的手递过来的玫瑰。

  “嗯,这个你应该感到自豪。噗……”

  “瞬……别再笑了……喂!”


TBC

December
05
2016
 
评论(4)
热度(23)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