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Jumin×MC】He

久等了!这篇是100fo的点文之一。 @荼灵夜 妹子点的Jumin×MC的厨房苹果派梗。但还要非常抱歉地说拖延癌的同时还有点离题了……(抱头)所以主体大概写成了两人求婚到结婚这中间发生的故事……如果有什么意见请尽管提出!orz

也非常感谢@excusememeow 卷卷催我稿陪我讨论。


食用须知:

*MC第一人称,独白回忆向

*流水账,白开水文风

*私设略多,ooc有

*中英文台词兼有

*试图补全了Jumin线求婚后结婚前的一些故事和想法,但有很多力不从心的地方,希望能写出一点他们的好

*感谢阅读



01

  我没想到接到久疏问候的挚友的电话,是听她倾诉一个甜蜜的烦恼。

  她订婚了。对方是那位虽然甚少露面,但几乎在她的每条动态都会被提及的男子。即使此时我回忆起来,对他充其量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但从她的话语中我能想象出她的神态,像旧时向我倾诉她与暗恋对象一点一滴的进展时那样,眼眸明亮,笑容张扬又被有意收敛,脸颊泛着恋爱中的人才会有的潮红。不论年龄,一如既往地羞怯又可爱。

  我相信她找到了对的人。

  与此同时爱情带来的患得患失让这场对话以预料之外的长度持续下去。她说喜悦之下总蛰伏着不安——世界上好像从没有百分之一百不会带来担忧的喜悦。她开始胡思乱想,从被求婚那天是不是被拍下了哭得毫无美感的样子,想到未来也许会面对的许多事情,譬如住所和亲人,譬如工作和还需要继续磨合的性格。她说,于是一下子晕头转向,一切是不是还不够周到?她是不是还没有准备好?又或者是——这份爱意还不足以承担上契约的重量?慌乱之下,有了这通电话和这场倾诉。

  “MC,如果你说我可以,我或许就更有自信相信自己——以前就是这样,你最了解我。”

  我笑着调侃她:“小姐,我说这只是婚前恐惧症,你信不信?”然后用回正经的语气,“亲爱的,你可以的。我一直相信你。”

  “……嗯。”

  “啊——不过我好难过,我该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你们已经谈婚论嫁的人吧!”

  “这个啊——你结婚的时候,我是不是也问过你一样的问题?嗯?失踪了十一天,多了一个未婚夫?”

  我一下子被她噎得哑口无言,她在那边莞尔。

  “不过啊你幸福就好。不用担心……亲爱的,我会给你最好看的请帖!红包不重要,让你老公看着给就可以了!”

  “??”

  我们又因为这个聊了很久,最后她嚷着 “约会要迟到了!”吵吵闹闹地挂了电话,我们道别的尾音还带着以前一起打闹时常有的兴致高昂。经久培养出的习惯就是这样刹不住脚,明明是场久违的谈话,我们仿佛瞬间又回到当初,用相似的方式谈论老上几个年龄段的话题。我庆幸有这样的朋友,又因为这场谈话触及了过去的点滴,带了点怀念的意味,在我发现时,我已经在记忆中再度翻出了装着与他的回忆的那个小箱子如数家珍。

  对我而言亲近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至于。但会望着我等我一个笃定的回答的,唯有他和她。我回答他的时候,相信他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猫主人,最好的丈夫;而她会成为世界上最好最幸福的妻子……或者说,之一?

  我也想起我与他订婚时候的那些日子了,望着结束通话几分钟后她发来的短信。

  “……其实我还是有些不安。MC,你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呢?”

 

02

  真要说起来,这是一段来得突然的婚姻。

  与Jumin相识的第十一天,RFA暌违四年的派对上,我穿上了那条他为我挑选的水蓝色裙子,并佩戴上与衣服一同送来的同色发饰。偌大的会场几乎不足以承载巨大的人流,以至于门口初次见面的Jaehee一边冷静地指挥管理现场一边露出为难的神色。邮件联系后欣然应允前来的宾客,C&R鼎力协助下严密部署的安保团队,摩拳擦掌的记者团在其间来往穿梭,站在远处的Glam Choi和Sarah因为着装格外显眼,RFA的其他成员一定也已经抵达。看着这样的光景,自豪、快乐、期待、不安,这些情绪也相继出现,我暗示自己应该表现得小心谨慎些,先与RFA的其他人会合——终于能与他们在现实中见面,一起确保派对顺利进行。然后,我想见Jumin。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时隔一个夜晚,我已经很想念他。虽说仅仅在他家里住了三天,我已经习惯他在我身边的感觉。我昨晚睡得并不好,或者说睡眠质量比初到Rika公寓的那天更差——这份情感可能比我想象中更沉重,这似乎还不能告诉他。

  到那时为止,我见过的他多半是在聊天室和家里,冷静克制下随意放松,慢慢地还会展现出脆弱和深情的样子,反而台上自信强势,取过Glam Choi手上的话筒时眉间带着不快的模样更为罕见。我总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就算看到这样的他我也不觉得难以接近,而他看向我的时候表情舒展,是我熟悉并且喜欢的感觉。爆炸性的新闻被他一个个抛出,我听见记者们的欢呼,舞台旁会长的盛怒和两位女子的呼喊,身边V和Seven的关心和鼓励,然后这些声音随着他走近的脚步逐渐湮没成背景音。他来到了让我安心的距离,单膝跪下,温柔亲吻我的手背,没有电流修饰的声音更为清晰真实。

  “Will you let me…to be your life companion?”

  我必须要说他自信而狡猾。以这样公之于众的方式,我甚至来不及矜持。

  “Of course I will.”

  他抬眸,墨色眼里亮起万家灯火。然后他微笑,我因他的微笑而微笑。他的诚实总让我忍不住更加诚实。我们的心意就这样在镁光灯下得到印证,似乎比名字并列在户口本上更让人信服。

  后来我翻看了无数遍那个时候的录像和照片,唯一不能理解的是那么多的素材里,为何报道上广泛采用的大版面照片反而是我一脸惊讶,而他的侧脸拍得有点变形的那张。

  他对此的看法是:“我听说一般对大众而言,戏剧化的故事更有吸引力。虽然我们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我的公主。”

  他大概很擅长找到让我快乐的语言,而我也十分赞同地表示:“嗯,不过这样看来,照片上好像是你更加吃亏?”

  他在身旁握住我的手,偏凉的体温带了点热度,“在我看来,现实向来胜过想象。”

 

03

  这场求婚与正式的婚礼间隔不过一月左右。尽管所有人在祝福前都要调侃一句太快了,我们开始筹备时却觉得一切尘埃落定得刚好。

  新闻的热度还未消退,我对于一下子成为被记者围追堵截的名人感到无福消受。RFA的工作告一段落,我也不再需要独自住在Rika的保密公寓里。于是出于安全,更出于感情起见,在他的提议下,我们安排了父母会面,接着派对结束的几天后我搬到了他的家,住进为我打理好的新房间里。不像上次的留宿那样仓促,这次一切都以C&R一贯的效率安排得井井有条,并因为婚约而名正言顺。他选择亲自带我到准备好的房间,表示这里的一切我都可以自行变更——以我的舒适为标准。房间的位置很好,临近他的卧室,格局和装修跟他的有七成相像,我能猜想是出自他的手。落地窗前的窗帘拉开,阳光能在早晨和午后照进来,如果坐在休息用的小沙发上,恰好能暖到脚尖。他说这里的夜景视角比起他的房间稍微欠缺,还有我离开后,他的房间里多放了一把与原来的式样相同的欧式椅,闲暇时我们可以坐在那里一起观看。

  我忍不住问:“那其他时候呢?”

  他轻笑了一声,回答:“也随时欢迎你前来。”

  这种理所当然让我觉得我们似乎更像分房住的夫妇,但细想从我们的感情确定下来就大致如此——这次要说变化,最大的反而是我偶然听到门口的警卫讨论是不是应该把我的称呼从“小姐”改成“夫人”。

  一瞬间有了真实感。

  他在门前等到我将东西粗略整理好,准备带我到餐厅吃午饭。我以为他会看手机,在聊天室与大家闲谈或者处理公司事务,但等待过程中的目光一直很专注,我不禁怀疑起之前留宿的时候我是如何在这样的注视中入眠的。我与他对视,安静的几秒后变为询问。他开口:“抱歉,会让你感到不适吗?我很开心你能重新住进来,并且在思考是否要以一些方式表达我的心情。”

  “比如呢?”我走近他。

  他一只手落在我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拨起我的刘海,低头吻在额前。

  “我很开心,因为你,这里不再空荡。”

 

04

  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是在循序渐进的,虽然并不那么典型。他把分寸感把握得很好,连每个亲吻都会因为我的回应而逐渐加深。这段日子里RFA的大家对婚礼筹划的帮助也拿出了组织RFA派对的热情:Jaehee在短途旅行回来后,立即跟上进度帮忙联系婚礼的会场安排、礼服设计师并处理这之前的工作;Yoosung推荐了很多新婚旅行的地点,每天截图媒体的跟进报道并配上开心脸红的表情,提前思考婚礼当天应该穿什么;Seven说可以协助让婚礼进行全国或者全球直播,并且在婚礼当天义务照顾Elly——对此Jumin再度纠正叫法是伊丽莎白三世,不过他会考虑这个提议的——这样的回应让Seven在聊天室用爱心刷了三分钟的屏;Zen参加派对后工作忙碌起来,但依旧积极参加讨论,而且依旧很担心我——仿佛站在父亲的立场,说如果是以前的Jumin,一定会说出“反对婚前同居”这样的话来。

  Jumin:“我现在也不支持婚前同居。但是她在我身边让我安心。”

  Zen:“??MC,在房间里记得锁好门!……虽然这似乎不是我应该干涉的问题了。”

  Jumin:“是的。”

  Zen:“……You the jerk.”

  我用上了Seven为我加上的一套表情包里的大笑的表情。

  “不,我很感谢。一直都很感谢。”

 

05

  婚约的时间里,有点遗憾的是我们没法进行一场普通的约会——我们大概到婚礼结束为止都无法从公众视线中淡出,他也比平时更忙。但我们约好为各自做些事情,我去学习红茶和宴会礼仪之类的课程,而他则是要学习表现得更可爱一些。总之“Han Jumin如何变得可爱”这个话题在RFA聊天室有了惊悚的效果,因为想起“可爱”,大家给出的第一印象分别是假期、猫耳、《可爱颂》以及女孩子。

  Seven: “猫耳!猫耳!猫耳!lololololol”

  Yoosung:“陷入沉思……我先去打盘游戏压压惊……”

  Zen:“别说了!我已经能想象到画面了……”

  Jaehee:(因为我还要上班,所以就算有想说的也只能保持微笑)

  Jumin:“我会考虑的。你们在害怕什么?”

  我:“亲爱的……这很值得期待,不是吗?”

 

06

  他的生物钟十分稳定,睡眠偏浅,每天都醒得很早。我弄清他的作息后随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睡眠,在一个早晨主动请缨替他挑选领带——虽然光是看他纠结今天的式样也是一种享受。不得不说他的衣服储备量惊人,对称的程度也惊人,我拿出看好的那根领带的时候生怕破坏了这种排布的和谐。他在早晨看起来也总是精神奕奕,与平时无异,但低眉看我为他系上领带时,我能悄悄捕捉到一点残留的困意和迷茫。我发觉我喜欢上他之后很容易就注意到这种细节的地方。

  我看着他整理完着装,转身看我,一只手还扣在袖口上。他实在太好看,尤其笑容柔和的样子。他开口,低沉的声音带点早晨的困顿:“亲爱的,谢谢你。不过,我希望你在这里可以觉得更自在些……我是不是要求得太多了?”

  我有点意外他似乎跟我一样敏感。我诚实地回应:“没有。嗯……我的一些改变,或者拘谨的行为,也只是因为喜欢你而已。”

  “那么,”他轻轻把我带过来拥抱,“感谢你留在离我近在咫尺的地方。我已经开始期待每个早晨。”

  我靠在他的胸口,感到他的体温比我记忆中要高一些。我听见了心跳的声音。

  这份感情鲜活得移不开视线。

   

07

  那天的下午他问我有没有什么喜欢的食物,他想在明天为我做早餐。他会下厨这点一直让我很惊奇,不过印象中V说过他大概只擅长松饼这类?

  “我想想……苹果派……?”

  那天他回来得有点晚。我以为是工作缠身,但开门后他身后的工作人员搬进来几箱苹果,看起来干净新鲜。这下我能猜到他去了哪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有点哭笑不得。

  “亲爱的,幸好这附近有一个不错的苹果园。我希望下次能带你过去……或许我应该考虑把它收购下来?”

  我还是被这阵仗吓到了。我知道他是认真的,我想我应该阻止他,却忍不住想笑,只好说,“比起这个,我更期待明天的早餐?”

  他若有所思地点头。这让我不由得想摸他的头发。他的头发一直梳理得很好,却像猫咪一样细软。由于动作先于思考,我再看向他的时候好奇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他深深地看我。气氛也许刚好,工作人员小心关门的声音之后,他垂眸吻下来,在这个距离里我甚至闻到一些苹果的清香。我能确信现在身边没有人,但他还是伏在我耳边低语:“我想……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观众,也不需要借口了。”

 

  房子里苹果的清香持续到第二天清晨变得更加浓郁。我遗憾之前错过了他做草莓松饼的场景,他做苹果派的样子绝对不能错过。他说我不需要帮忙,于是我只好站在门口等一个机会——电视剧场景里总会出现的背后拥抱。大概因为围裙的图案是暗色的竖条纹的关系,他穿围裙的样子比想象中平常,但不能说没有惊喜——一个大部分时间应该是坐在办公桌前,拿着沉甸甸的钢笔的男人此刻在为我一丝不苟地料理面团和苹果,我就算不感叹自己何德何能,也会觉得非常窝心。

  所以我想大概没有契机可言,我从背后抱住了他,环过他的腰两手交握。他的身体结实可靠,这样的距离,衬衫的质感,古龙水的味道,我不自觉地把这些都划进舒适区,感到依恋。他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但我听见他笑了,带来一种白瓷餐盘上装满热腾腾食物的充实感。

  “我的公主,这让我想到一部电视剧的场景。”

  “电视剧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故意附和他,

  “他们不小心把材料碰掉了,女主角差点滑倒,被男主角扶起。……不过我相信我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所以我直接跳到最后一步吧。”

  “嗯?什么?”

  我松开了手,他转身,笑容带着一点实践性质的不可预测。我突然脚下腾空,被拦腰抱起,我惊呼一声,几乎是本能地死死搂住他的脖子,被带着走出厨房被放下在沙发上,心脏怦怦直跳。

  “亲爱的,抱歉,因为我还要上班,所以一个人效率会比较高。”他认真解释道,然后微笑,“而且,在合适的时机之前,我不会做越矩的事情。……还是喝伯爵茶吗?”

  “嗯。”我点点头,如果我没理解错,他刚刚大概也算在恶作剧?

  “我很开心你在这里生活得舒适。MC,比起一周前,你大概重了0.2公斤。”

  “不、Jumin……闭嘴!”

 

  他做出来的苹果派很漂亮,烤成焦糖色的栅格状表皮酥脆,内里的新鲜苹果清甜——我猜他喜欢派类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图案对称。这个温情又有点惊心动魄的早餐之后,我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准备送他出门,忽然想起要问:“Jumin,下次你能教我做苹果派吗?”

  “我很乐意。不过为什么?”

  “想做给你吃啊。”

  “嗯……”意料之外地他好像开始思考什么,“那我应该让Kang秘书尽快安排我跟苹果园的负责人洽谈收购事宜了。”

  “这、这个就不用了……”

 

08

  我在空闲时间有打电话给他的习惯,很多时候只是期待一个回应。后来我发现除了重要会议,就算在工作的时候他也会接我的电话,这种待遇一时让我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开始琢磨起他的空闲时间。

  他给了我很多合理的理由,比如他正常工作时接电话完全不会耽误效率,比如他会担心发生急事他不是我第一个联络上的人,比如他也单纯的想听我的声音。

  “你可以有更多的索求,对我更有恃无恐些。”他这样引导我。

 

  而他在婚礼前也生了个小病。原本只是感冒,但因为婚礼前需要处理的工作过多,他稍微疏忽的情况下严重到了发烧。我很担心,因为这对他而言很少见,但我反而被要求不要接近他——他说感冒是会传染的——他在一些方面容易大惊小怪。所以接下来我做的事,就变成了端着主厨送过来的粥,进到他的房间,一边强行拿着勺子喂他一边恶狠狠地叮嘱他:要注意自己的身体,需要我的时候不要对我有所保留,还有——越是这种时候,我真的很想陪在他身边。

  他点点头说好,发烧的样子带了点喝醉后的迷糊。

  他真可爱。我好像有点坏。我这么想。

 

  其实说到最后,我也不是总能理解他,或者说很多时候是在尝试理解他,然后渐渐觉得那些地方可爱。我喜欢他对不了解的事物报以好奇,喜欢他特别的幽默点,也喜欢他对细节的格外敏感,喜欢他的占有欲。他偶尔难以预测的行为可爱,能信手拈来电视剧情节可爱,抱着伊丽莎白三世絮絮叨叨也可爱。我建议他学习的课程其实算不上课程,就像他提议我学习的东西我也知道是一种必要——但我们都希望带上一些为了彼此的名义,感到我们联结在一起。我们真正在学习的或许是如何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抚慰心中的脆弱与不安。我一直觉得婚姻有点沉重,又有点虚无缥缈,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契约,我们内心的爱意与忠诚,似乎又无处证明与安放。所以一切都刚刚好,我们藉由婚姻尘埃落定,然后继续磨合,继续前进,继续相爱。

 

  婚礼的前一天,我们翻看整个婚礼流程的安排,他突然打电话联系Jaehee:“我觉得婚礼的歌曲部分还要做一点调整。”

  像是临时起意,相信对Jaehee而言这是不小的工作量。但我投去询问的眼神,他也没有向我解释缘由。真正知晓原因,是第二天我换上婚纱后,Jaehee先行见到我跟我说的。

  “MC,你今天很美。”

  “昨天Mr.Han突然让我在婚礼配乐中加一首歌,《Notting Hill》的那首《She》……我相信它很衬你。”  

  “虽然众多媒体宣传你们的爱情,用集团之子与平民姑娘的恋爱把你包装成灰姑娘。但我相信你们是真心相爱,也真心地尊重、理解彼此。”

  “感谢你温暖了他——我真难想象明天开始我又有了一场假期。”

  她笑着看我,我也朝她笑,但不知为何有点想哭。

  我想念他,虽然只时隔几个小时。

 

09

  于是我这样回复了那条短信。

  “Maybe…he's just a boy, standing in front of a girl, asking her to love him.”[i]

  “I love him, so we are together.”

  “And I really believe in you.”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伊丽莎白三世敏捷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到我脚边蹭了蹭,像是在提醒我该走过去了。

  我走到门口,感受他的拥抱。这是我们一直保持的仪式感。

  “亲爱的,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my love。”


10

  他迷人至极,可爱至极。

  而我是唯一一个用可爱形容他的人。 

 

Fin.

 

[i]此句表述改自《诺丁山》(1999)女主的台词原文:“I'm just a girl, standing in front of a boy, asking him to love her.”


一个写不进正文里的小彩蛋。沙雕预警。

Kim司机觉得自己的老板最近有点奇怪,

“Kim司机,你觉得‘可爱’是什么意思?”

“Mr.Han,在我看来,我的女儿很可爱。”

“嗯。你觉得我‘可爱’吗?”

Kim司机手一哆嗦,差点开出了职业生涯第一个高速公路上的漂移。


31 May 2018
 
评论(10)
 
热度(90)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