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Touch! 感谢太太!

杂食读者,偶尔写作。
瞬遥,mm,全职,各种少女漫。
自诩文艺小清新的死宅。
称呼是阿年。
 
 

【mystic messenger|707×MC】条纹眼镜的消失

久等了!这篇是100fo的点文之二, @穆羽 妹子点的707×MC。首先非常抱歉又是拖延癌的一篇(抱头)因为得到的指示是“想吃甜甜甜甜的小甜饼!”所以计划是写得轻松可爱(笨蛋情侣)一些,自由放飞地给他俩塞了个少女漫剧本,可能还有点沙雕,希望口味还能接受……?

脑洞来源是  @滿天星  星星太太的《吃醋》双人视角,非常好吃!

也分享一下码字的时候一直在循环的歌(并没有看歌词),愿意的话可以配合观看  


食用须知:

*交往后,第三人称,双人视角

*没有逻辑的无脑甜互撩日常

*女装有一丢丢,兰兰没有出镜

*私设多,bug多,ooc多

*感谢阅读



01

  对707来说,心情烦躁的一天从找不到眼镜开始。

  灰金色条纹的那副,除了睡觉和跟MC亲热的时候都会架在鼻梁上,就算没有戴着,平时在身边伸手一摸就能找到的。为什么今天早上把床铺附近翻了个遍都不见踪影?

  就像他的MC,平时早晨醒来,他下意识地手臂一捞就能把软乎乎的她抱在怀里,迷蒙着眼皮还在打架的睡眼,嘟哝着模糊不清的梦话,毫不客气地收紧手臂——她好像已经能习惯这种有时候勒得过紧的拥抱。等到他彻底清醒,金色的眼睛澄清,聚焦,第一样看见的事物就是她春日阳光一样温柔的眸子,或者毫无防备的睡颜。他会冒泡一样地升腾起一天的喜悦,傻呵呵地想笑,想要大叫,但真正做的第一件事是飞速索取一个早安吻。

  平常是这样的,但是今天没有,都没有。

  因为MC最近在赶DDL。

 

  赶DDL的MC是很可怕的。

  人类总会在特定的事物面前表现得不像平时的自己,707深谙此道理。他唯一一次听见Yoosung骂脏话是之前看他开黑打游戏,而他温柔的MC做起工作来非常专注,尤其赶DDL的时候。她会把长发扎起来,连刘海也一起夹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开了文档的电脑屏幕在键盘上飞速敲打,表情严肃,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忽略工作内容,大概比曾经2.35秒分心一次的他看起来要更像一个资深黑客。

  就算是这样她也很可爱。她那头漂亮的栗色长发扎起来,会露出白皙的脖颈,光滑的额头,多了很多方便进攻的破绽,会让他很想在上面做一些印记;还有,“生人勿近”里面,707从不觉得自己在这个范畴里,于是这种时候他更喜欢向她撒娇:给她打电话,在背后抱紧她,趴在她耳边低语,等到她受不了转过头来,就趁机亲一亲她——几次只能亲到脸颊后,他就摸清她的反应速度,后来每次都准确命中嘴唇。

  这种行为怎么看怎么有种角色对调的熟悉感,而且还是得寸进尺的程度。虽说这时候的MC看起来可怕,但也从没有对他生过气。因为MC也清楚,就算工作再忙,总把事情带回家里做也说不过去,并且托某人的福效率奇低,所以她开始采取另一种方式——加班。

  怎么会有这样的模范员工??

 

  总而言之,结果是,这几天MC早出晚归。MC很抱歉,707心里很不开心。

  原本MC回到家还要工作,他就又是心疼又是抗议了。虽然,不可否认地,也从频繁骚扰她中找到了一点乐趣,但他真正想要的,是更多的跟她在一起的时间,跟她腻在一起,让她眼里只有他,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他——简而言之,把她的大脑装个完全。如果能黑进她的大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他肯定不舍得改MC大脑里的任何一个字符,那样就不是他的MC了。有占有欲的707也是很可怕的。用之前的经验来说,他喜欢猫,但从没考虑过养猫,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对生命负责;他喜欢他的babe car——就算支付和保养都麻烦得要死,对家里蹲来说开出门的机会也少之又少——他觉得他费尽了心血,也表现得十分在意,但他隐隐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抛弃它,抛弃它们。

  707曾经以为自己没有占有欲,也觉得自己不配拥有占有欲。大概是刚喜欢上MC那会,他一遍一遍把她推开,念叨着各种无懈可击的理由:我很危险,你喜欢的不是真正的我,比起我有更多人能让你幸福……他差点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差点那个害怕她就真的被他推开不会再回来的自私念头就被成功藏起来了。但MC能读懂他的心。她一句“我爱你,我想要了解你”就把他击溃了,一败涂地的那种。他在她坚定又温柔的怀抱里原形毕露,无所适从。

  这哪里是在意,哪里是喜欢,分明是爱情,甚至爱情这个词都装不下707的爱。707不是没有占有欲的,他也有想紧紧抓住死也不要放开的东西。占有欲出现了,生根发芽了,盘桓在他的心里,长成参天大树,想要把她完完全全纳入荫庇。

  轻飘飘的生活里好像不应该有这种沉重的感觉。他已经很幸福了,而她还有不得不应对的现实生活,而且这本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他不应该过度介入让她不适,他更害怕因为这被她讨厌。他挣扎,挫败,惭愧,最后在早晨里呆呆看着空荡而凌乱的床铺,顶着乱糟糟的红发心情烦躁。

  眼镜到底在哪里?

 

02

  对MC来说,忧心忡忡的一天从看到包里的眼镜开始。

  灰金色条纹的,他除了睡觉和某些时候都会架在鼻梁上的,是这副没错。

  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地铁入口前,正准备在包里翻出地铁卡的MC顿了几秒,在身后人的催促下匆匆回神,刷卡进站。清晨时分坐地铁的好处是,至少避免了成为早高峰特制沙丁鱼罐头的一员。她找了个空位坐下,在身边乘客耷拉着眼皮打哈欠或者插上耳机与世隔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打开包拿出那副眼镜细细观察起来。灰金色的细条纹亮眼,镜片还好说不上厚,镜框摸起来冰凉而圆滑——平时她为他取下来时,眼镜往往是带了点体温的。真要说起来,这不是一副谁戴起来都会好看的眼镜,MC相信她如果在认识707之前在购物网站刷到这个商品,肯定会立马否掉这个推荐。但是他戴起来真好看啊,就算是Zen戴起来也一定没有他好看,想到这里她自顾自地笑起来,又意识到自己还在地铁上,赶紧进行表情管理。

  回到问题本身,依旧疑惑的MC想了很多很多的可能性,但是就连“Saeyoung一定又在在恶作剧”这种一般听起来很合理的推论都似乎讲不通。她想起离开家的时候,他睡得昏沉的样子。他总是说她在他的面前没有防备,但他在她身边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呢?他的睡颜放松、天真而满足,闭上的眼睛敛起了平时流转的金色光芒,又长又直的睫毛垂下一片小小的阴影,比强撑微笑时要淡漠一点,比假装冷漠时要温柔一些,但这才是最真实的他。她在比他早醒来一些的时候,总是很想抚摸他的五官,眉毛眼睛鼻子嘴,幸好都还带着一点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未脱的稚气。他在过去的日子里太辛苦了,像是无法心安理得一样的无法享受正常的饮食和作息,也很少安分地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入睡,在Saeran痊愈前不时还会因为噩梦拧起五官露出痛苦或者怅然的表情。有天他提起第一次见Vanderwood小姐的时候,对方除了被他的阿拉伯语门锁弄到不耐烦之外,推门进来看到大白天里黑漆漆还乱成一团的房间第一句话就是:“喂,当特工就算了,你是要活成吸血鬼吗?”

   那时的707借着电脑屏幕前的亮光举了举胸前的十字架,笑得一脸坦然,“不,Vanderwood小姐,我不怕这个的!……蟑螂倒是个挺好的形容词?”

  “啧,脏死了。”从此Vanderwood小姐也开始了他的女仆生涯。

 

  MC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每天起早贪黑上学上班的日子,可是为什么现在会这样舍不得呢?应该归咎于他安稳的睡颜太让她安心,还是无声的依赖和占有欲太让她放不下?现在再加上一副他随身的眼镜——他会不会因为找不到而焦虑烦躁,会不会因为看不清而影响工作?话说他有备用的眼镜吗——按他平时那种买东西不考虑售后,买车不加保险的坏习惯来说,很可能是没有吧?

  明明是为了让自家男友保证睡眠不用太担心她,MC才特地蹑手蹑脚地出门还带上了电击枪,现在自己的情况保证了,对方的情况似乎又完全相反了。

  所以,眼镜为什么会在我包里呢?

  直到地铁到站,MC临时腾出来一个夹层把眼镜放回去,她也依然没想出个所以然。

 

03

  707久违地换上了女装。

  其实最开始他只是想戴上隐形眼镜——因为没有准备备用物品的习惯,家里没有第二副框架眼镜了。虽然视力不算太差,但极有可能一整天看东西模糊不清的感觉让他觉得难以忍受,这时想起了还有之前买回来的一堆隐形眼镜(女装用)。打开储物柜,堆满程度跟仓库里的HBC差不多的隐形眼镜让他不由得思考起是不是也有买一堆条纹眼镜的必要了。

  既然久违地用上了隐形眼镜,穿女装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消磨空闲时间的方法。遇见MC之前,在恶作剧的范畴内,女装算是707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大概因为他的骨架即使穿女装也不会太违和,化妆技艺也十分精湛——毕竟跟敲键盘一样都是牵扯到手指灵活度的活动,每次女装都以完美掩饰真实身份,被夸“小姐你好可爱”之后,故意压低嗓音来一句粗犷的“小哥,我好开心~”给对方造成严重心里阴影收尾。坏心眼的707可以从中获得快乐和成就感。

  当然在MC面前,他还是更希望自己被当成男性看待。嗯……毫不在意地穿着露出大腿的睡裙在他眼前晃悠这种例外。他给MC化过妆,闭眼的时候可爱的脸颊离他近在咫尺的时候,她大概不知道他的大脑正在“想亲她”、“要把她化妆成最美的公主……她已经是最美的了”和“不对把她化得太漂亮也不好吧”的念头中飞速运转,结果是大脑主机散热跟不上而闷红了脸。

  707的坏心眼消失殆尽了,他的MC却笑容神秘地主动凑近亲了上来。

  “??”

  “Saeyoung……你真可爱!”

  她怎么这么熟练啊?

  啊,口红画歪了。

 

  707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预备戴假发和猫耳,还有遮腿毛的长筒袜,今天的猫耳女仆装★就达成了,接着就可以开始考虑MC回家时的欢迎方式了。MC大概会忙到没时间刷聊天室,那顺便也可以自拍一张放群聊里,几乎每次都能上当的Yoosung和Zen得知真相时的反应很令人期待。

  把胡乱夹起的头发放下来,他才想起起床之后都没有好好梳理过,然后摸到了发尾一小撮头发居然被绑起来了。扯下绑头发的东西一看,发现是MC左手手腕上经常带着的那根发绳,花色跟他的条纹眼镜差不多。

  是她几乎不离手的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

 

04

  MC依然在认真工作。

  MC工作得有点惆怅。

  “诶?MC,很少看你工作时披头发的样子呢~”被邻座同事这么一提醒,座位上惆怅的MC就更加低气压了。

  继今天Saeyoung的眼镜平白无故出现在包里,她绕在手腕上的发绳也像说好了似的消失了。MC工作时一直有把头发扎起来的习惯,虽然发绳这种东西似乎买了再多也会很容易丢掉,但自从某次逛街偶然买到了跟他眼镜配色一样花色的那根,就坚持用了很长时间,以至于现在备用的其他发绳都放在了家里。

  还是找同事借一根吧?不……不是这个问题……丢了的话还是会有些难过?

  难道果然还是他的恶作剧?不过像重要的随身物这种东西,他也不会拿来恶作剧吧?

  MC盯着上班路上不小心摔坏,现在开不了机的手机,又想到唯一记住号码的707的手机似乎会自动把其他的手机墙在外面,觉得今天仿佛诸事不顺。

  今天比往常时候更想回家了。

  MC长叹一口气,把身体重重靠在椅背上,意念请求她的前黑客|男朋友此时记得打开总是不知道装在哪里的摄像头和GPS。

 

05

  无所不能的God Seven当然接收到了感应。

  事实上他比MC邻座的同事更早注意到“MC今天没有扎头发”这个不符合日常逻辑的行为,因为在发现发绳之后他就试图黑进了MC的手机,又因为手机坏掉黑进了MC的公司电脑,而此时对方一筹莫展、快愁成八字眉的模样正呈现在他的眼前。

  她烦恼的样子……也很可爱。

  于是此时他正驱车前往MC的公司。

  以绝对不会失败的女装扮相。

  猫耳女仆装计划因为中途被打断和不方便出行而被干脆否决,但难得画好的妆容似乎还有保留的必要——前特工不爱抛头露面、卸妆麻烦是一点,他想起来,MC似乎还没有真正见过他女装的样子,不得不说他有点期待她的反应。总之,穿白色长裙的漂亮红发小姐从靓丽的红色跑车上走下来的飒爽英姿也不失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本人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直十分清楚地点却没有现身过的女友的公司,并成功通过前台小姐联络到了因为心不在焉正处于摸鱼状态的MC。

  MC接到内线电话听到对方过分黏腻的嗓音时就觉得有些不对,而见到真人的时候表情变得十分精彩——先是停住脚步,慢慢瞪大了眼睛,然后在对视的瞬间诡异地红了整张脸。

  是惊喜还是惊吓尚不确知,但她意外地非常容易害羞?

  MC似乎并没有打算对他的女装做出任何评价,一瞬间让他很想怀疑自己作为“女性”的魅力是不是已经降低了。

  “Sae、Saeyoung……你的眼镜。”更加意外的是她红着脸递过来的眼镜,接着是困惑又急忙的解释,“不知道为什么放在我包里了。”

  见到她这样的表情反而让他起了点不好的念头,递过来眼镜的手被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握住挣脱不开,然后另一只手绕到她的背后,身体逐渐靠近……

  “Saeyoung……!这里是公司!”她小声地惊呼提醒。

  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抓住她手的那只手很快放开,跟绕到背后的手一起慢条斯理地梳理了一下她的头发,头发很快就被简单绑在后脑勺。

  “???”

   “亲爱的,你的发绳也落在了家里~还有,我好想你——”

  刚刚被摆了一道的MC气鼓鼓地把他的脸推开,但想了想又不能推得太开,于是很快停下动作。疑问太多反而一下子只能干瞪着眼,她的脸再次不合时宜地开始泛红,最后只能干巴巴地说:“Saeyoung,我还有工作,你可以……先回去吗?我今天会早点回家的。抱歉……”

  事实证明逐客令确实无法让人愉快,漂亮的红发小姐表情瞬间从明朗变得委屈,蔫蔫的样子我见犹怜。

  MC只好无奈左右张望了一下,飞速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真的会早点回来的!”

  他满意地收起了方才的表情,把新手机留下来打招呼离开。

 

  其实并没有到满意的程度,但是看到她无奈的样子就不想更为难她了。

  把眼镜拿回车上,回忆刚才她的表情,707重新打开了电脑。

  忘了问——东西为什么会不知不觉互换了呢?

  先再查看一下她的情况吧—— 

  “MC,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同办公室一个跟她并不相熟的男同事带着社交的笑容走了过来。

  他的目光警惕起来。

  “刚刚来找你的那个女生是谁?我可以问她的联系方式吗?”

  ……

  MC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一会儿的沉默后,微笑着用有点生涩的语气回复:“对不起,因为有些特殊原因,所以不可以。”

  嗯?她好像有点生气了。

  然后听到了她自言自语的声音,“……他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啊?”

  正中红心。

  噢,这时候其他的一切问题都不重要了。

 

06

  MC在回家途中。

  她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看到707的女装会忍不住失态——没有了镜片的阻挡,那双金色的,眼神坦诚热烈的眼睛传递来的目光好像带着炙热的温度,而且会让她不由得想起他们在很多个夜晚里紧紧相拥的时刻。那是一双猫咪一样的眼睛,在黑暗里仿佛更游刃有余,敏锐,直接,夺人心魄。

  糟糕,是心脏能跳到每分钟200次的感觉。

  他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这让她甚至来不及在意那副完美面具一样的妆容和女装装扮。

  回家要确认的事情很多。首先,得跟他报告工作的事,然后要问他东西是怎么交换过来,还有——摄像头和GPS也要顺便问清楚。

  走到门前,707精心打造的门锁系统又感应灵敏地开始了今日对话。

  “喵呜~检测到MC的气息!Tada!亲爱的,今天的开门问题是:请在以下选项中选择一个最喜欢的人,喜欢707请选A,喜欢Luciel请选B,喜欢Saeyoung请选C。”

  该从何吐槽起呢?明明已经能检测到本人了,还是锲而不舍地准备了后续提问。

  “选D哦,三个都最喜欢。”

  “Bingo!Honey,欢迎回来~”

  大门大大地敞开,宽敞的客厅理所当然似的亮堂堂,薯片袋、汽水罐跟牛仔裤没有再乱扔了,让人看了有种奇妙的欣慰。

  以为有了那个妆容,回到家会更进一步地穿上女仆装甚至戴上猫耳的男友意外地换回了平时的装束,口红眼影睫毛膏也好好地卸掉了,只有眼睛还恶趣味一样地裸露在外,被死死地盯着心脏再次不可抑制地怦怦跳起来。

  MC捂住了脸。

  “Bingo!弱点发现了!”理科生发出了实验成功一样的欢呼,然后不待回答就扑了上来——实际是把她抱了个满怀,眼神死死抓住她,低头亲上去,舌尖也灵巧探进了乖乖张开的嘴里。

  喂喂这节奏不对啊!今天好像比平时热情高涨?话说他又吃了多少包HBC搭配Phd.Pepper啊!

  “亲爱的,不要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任何人哦~!”

  “不会说的啦!不对——你连这个……也听到了吗??”与后半句明显减弱的语气搭配的是惊吓着开始搜寻今天是否有任何奇怪发言的表情,等到她发现再怎么回忆也只有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衬衫的扣子已经很微妙地被解开了上面两颗,敞开在空调房里凉飕飕的。

  好像应该阻止他,但似乎又并没有什么阻止的必要?

  “对了……Saeyoung,到今天为止,我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了。还有,明天请了一天假……”

  对方已经开始身体力行地收复这个消息。MC最后也只来得及报告到这里。

  嘛,其他事情,好像也没有太在意的必要了。

  ……

 

07

  对于两人来说,没有必要在意的事情是在梦中相遇的间隙间想起来的。

  那是昨晚的事情了吧。

  被告知“洗手间里有蟑螂”,睡得迷迷糊糊被喊去处理的707搞定之后回到卧室,经过MC的包包时停下了脚步。

  被告知“蟑螂问题已经ok”,却已经躺在床上快要睡着的MC,看到707闭眼打着哈欠躺下,模模糊糊的视线不自觉盯上了翘起的一撮红发。

  707把自己的眼镜放了进去。

  MC把自己的发绳绑了上去。

  不想分开什么的,占有欲什么的,沉重又轻飘飘的心情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睡着的时候也好,醒着的时候也好,如果能一直互相陪伴就好了。


Fin.


今天的莫名其妙沙雕小剧场。

Vanderwood:眼镜丢了?装个GPS不就好了,你家里不是一堆吗。

707:还可以再内置麻醉针!



最后有一些想说的话。

*拖稿真的非常抱歉!会好好审视自己的习惯和笔力的……

*77和兰兰的生贺大概没法磨出来了

*最近也逐渐忙起来了,写作状态也不是很好,打算稍微缓一缓,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偶尔点点小心心和小蓝手

*后续作品大可能也依旧是文风不定的杂食向,大家可以看情况取关没关系的~

*感谢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支持,并不是告别词啦2333我话好多啊




09 Jun 2018
 
评论(14)
 
热度(155)
© 橘久。 | Powered by LOFTER